简单多数当选制Or比例代表选举制 您选哪一个?

0
2018年选举改革公投已经开始,相关部门已将投票资料以邮寄的方式发给已登记的选民,选民可在11月30或之前以邮寄的形式参与投票。您的那一票将会投给哪个选举制度,简单多数当选制(First Past the Post)还是比例代表选举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

2 (1)为何进行公投?

卑诗省2017省选,选票出现“尴尬”局面,省自由党获得省议会87个议席中的43席,新民主党(NDP)获得41席,绿党获得3个席位。掌握3个席位的绿党成为2017年省选的“造王者”,无论是自由党还是新民主党,只要得到绿党的支持,就能成为第41届执政党。最后,新民主党与绿党达成信心及支持协议(Confidence and Supply Agreement),从自由党接过执政大权,卑诗省继1953年后再次出现少数政府。

两党结盟达成的其中一项协议就是改革选举制度,计划在下一届省选改用比例代表制。

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在今年6月公布了省选公投细节,并表示,为了确定公投的内容,省府在去年11月底开始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民意调查。此次民调共收到91,725份网上调查问卷果、46份团体信函、208份个人独立信函等反馈。hands-up选举改革之路很坎坷

回顾卑诗省的选举改革历程,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屡败屡战”。

卑诗省在15年内进行了3次关于选举制度的公投:2005年,当时的卑诗执政党提议将选举制度改为可转移单票制(Single Transferable Vote,BC-STV),但由于因为的支持率只有57.7%,并未当时定下来的60%标准,选举改革失败;2009年,卑诗省再就BC-STV公投,60.91%选民支持继续使用简单多数制,改制之议再次遭到否决;2017年,新民主党提出新一轮选举制度改革。

除了卑诗省,加拿大其他省份也曾经尝试对选举制度进行改革:2005年,爱德华王子岛希望改用联立制(Mixed member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但是公投未不获得通过;2007年,安省亦希望采用联立制,公投结果如爱德华王子岛的结果一样,以失败告终。

下一届卑诗省选制度是简单多数当选制还是比例代表选举制,到目前还是处于扑朔迷离的状态。

民调公司Angus Reid在9月28日公布了一项民意调查结果,两种选举制度的支持率不相伯仲,支持比例代表制的民众占33%,反对的受访者比例为31%,不确定的受访者占33%。支持省自由党的受访者,57%希望保持现有的简单多数当选制,16%支持比例代表制;新民主党的支持者中,50%希望改革制度,采用比例代表制,但也有19%的受访者表示支持现行的选举制度;至于绿党支持者,有40%的受访者支持比例代表制,17%支持简单多数当选制。

此次公投通过标准是50%+1票,与从前的通过率相比,标准调低了。

公投选票的类似样本 资料图片

公投选票的类似样本 资料图片

支持简单多数当选制

省自由党坚持维护现有的选举制度,他们认为新的选举制度弊大于利。

省自由党认为,新民主党政府把这次公投的门槛下调至极限。不论有多少人投票,只要支持比例代表制的有50%+1票就可以通过。因为人口数目庞大,决定权将会掌握在大城市居民的手中,偏远地区居民的代表性会被忽视。此外,自由党认为,在比例代表制下,部分议席将根据各政党在所有选区所得的总票数按比例分配,导致原本在各选区无法得到足够票数的极端政党候选人也可以得到议席,甚至能够在选举过后,左右胜出政党筹组政府。他们以采用比例代表制的德国、瑞典及新西兰为例,认为这些国家都有新纳粹主义背景和反移民的边缘政党取得议席,甚至成为大政党筹组政府的造王者。边缘小政党将能够影响政府决策,这对市民来说并非好事。

自由党党领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批评,“新民主党举办的公投是一场被幕后操纵的游戏,新民主党少数政府为了维持政权,正试图改变我们选举省议员的方式,新民主党又再一次试图操纵公投,玩弄民主政制,推出不成熟的法案。”此外,他在9月24日向省长贺谨发起挑战,要求在公投之前就比例代表制进行一场公开辩论。这场辩论将于11月8日晚上6点30分在卑诗省CBC电台进行。韦勤信希望通过辩论让卑诗省民了解更多有关公投的事实和信息。

自由党省议员屈洁冰(Teresa Wat)指出,“这次公投的程序充满漏洞。基本上,新民主党和绿党要求省民盲目相信他们,先投票再弥定改制后的细节。但信任不应是凭空而来,应该言行一致获取省民信任。”
智库组织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在10月19日公布的一项研究指出,如果卑诗省采用比例代表制度,省府开支将会大大增加。研究分析了26个国家在2004年至2015年的选举资料。结果发现,希腊、丹麦、爱尔兰、葡萄牙、奥地利及挪威等采用比例代表制度的国家的平均政府开支比采用简单多数当选制的国家(如澳洲、法国、美国等国家)高出6.6%。菲沙研究所高级分析员兼温莎大学(University of Windsor)政治学系副教授米尔杰(Lydia Miljan)分析道,“采用比例代表制度的政府,为了满足个别政党的要求、推动更多有利于政党发展的政策或项目,是需要花费更多的开支。倘若卑诗省改为采用比例代表制,政府财政负担将会无可避免地变得更加沉重。”

有人士认为,比例代表制度可能容易导致候选人和选区联系疏离的问题。此外,因为票源较为分散,也容易导致政策推动难的问题。

2 (2)支持比例代表制

比例代表制,是按照比例分配议席,有利于小党发展,能让他们有更多发声的权利。就如卑诗绿党的意见:比例代表制度产生出来的政府将更能代表民意,更能回应民意。

据媒体报道,省长贺谨于10月23日在维多利亚支持比例代表制集会上批评省自由党使用恐吓手法,鼓励选民投反对比例代表制度。他还呼吁选民积极参与投票,因为比例代表制度是一个公平的选举制度,对省民、社区和政府都是起着积极的作用。

新民主党省议员及贸易省务厅长周炯华也曾发声:“卑诗自由党心知肚明,在一个更好更公平的投票制度下,他们若是只有少数选票将无法继续掌控百分之百的权力。因此他们会尝试所有的技俩,去阻挡省民在卑诗如何投票上有自己的发言权。韦勤信先前宣称在我们应该如何投票的公民投票是不民主,企图指称这项公民投票混淆选民。”

此前,卑诗自由党的政治献金大户、独立建筑和商业协会(The Independent Contractors and Businesses Association,ICBA)向法院申请禁令,要求终止改革公投,企图阻挡公民投票。他们的阻拦以法院宣告失败而告终。卑诗首席选举官鲍曼(Anton Boegman)针对该案件发表公开言论:“我认为公投问题对选民来说简单明了。这些问题在既有选举制度和比例代表制之间提供明确选择。”

由20多个团体组成的联盟The Vote PR BC,代表近60万人支持比例代表制。The Vote PR BC在温哥华、北温哥华、维多利亚等社区进行比例代表制度宣传,希望争取更多的选民支持。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