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与东盟商业委员会圆桌会谈 杜鲁多在新加坡推销加国

0
东盟(ASEAN)目前是加拿大第六大贸易伙伴。
下周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亚太经合会(APEC),加国争取更多经贸合作机会。

【本报讯】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结束欧洲访问后,和代表团周二(13日)抵达新加坡,展开为期三天的东南亚之行,其间参加东南亚国家联盟 (ASEAN)峰会,冀进一步拓展经贸合作机会。

杜鲁多(右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新加坡外长

杜鲁多(右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新加坡外长

东盟这次邀请杜鲁多出席东亚高峰会议,在18个国家参加的地区安全会议上,东盟也给予了杜鲁多一个位置,地区安全会议包括美国、中国和俄国,探讨朝鲜半岛局势等。

昨天在新加坡,在加拿大与东盟商业委员会(Canada-ASEAN Business Council)举行圆桌会谈,杜鲁多发表了讲话,特意从北京赶来的联邦贸易部长卡尔(Jim Carr)一同与会。

总理杜鲁多(左)与国贸部长卡尔在新加坡会议上

总理杜鲁多(左)与国贸部长卡尔在新加坡会议上

与会的有一些加拿大公司的代表,这些公司在亚洲国家和地区都有投资。而与会的一些本地公司代表,在加拿大有投资,或对加拿大投资感兴趣。杜鲁多表示,加拿大要进一步密切与亚洲国家的商贸关系,提供更多的商业合作机会。他强调加拿大投资环境的优势,无论政治、社会还是经济都保持稳定,高科技又相对发达。他喊话说,既然美国关上了大门,为什么不选择加拿大呢?

利用东盟会议这个平台,自由党联邦政府意在推行自由贸易的理念,促进加拿大与东盟10个成员国之间的经贸关系。据了解,东盟目前是加拿大第六大贸易伙伴。

约克大学Schulich商学院全球企业中心主任怀特(Lorna Wright)昨天说,加拿大在亚洲投资方面,往往是中小企业先行一步,要比大企业捷足先登,具有灵活轻便的特点。由于频繁退群推行单边主义,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国与东亚国家遇到一些经贸麻烦,而加拿大提供了弥补这些裂痕的机会,这也是加拿大之所以转向亚洲的部分原因与动力。当然加拿大与东盟的经贸关系也需要克服一些障碍,包括企业文化等,还有与CPTPP的关系等。

前魁省省长庄社里( Jean Charest)目前是加拿大与东盟商业委员会主席,他表示,特朗普的贸易障碍客观上推动了加拿大与欧盟和环太平洋国家的经贸联系。

时隔一年,杜鲁多与东南亚国家领导人再度会面,气氛较去年为佳。加拿大西部基金会(Canada West Fondation)贸易投资总监戴德(Carlo Dade)说:“这次杜鲁多与会是修补关系的好机会。”虽然本届峰会并无重大议题要谈,但加拿大与会依然重要。

3加拿大希望有朝一日,成为东亚峰会(East Asia Summit)的成员。通常东盟峰会后就召开东亚峰会,加拿大被列为东盟的“对话伙伴”。透过参加东盟峰会与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会(APEC),杜鲁多希望借着多曝光来争取更多经贸合作机会。戴德说:“想要与这些国家有更多的交易,就必须要出现。”

据悉,联邦政府已与10个东盟成员国讨论了全面贸易协定谈判的可能性。卑诗大学亚洲研究院院长肖逸夫(Yves Tiberghien)认为,扩大市场总是好事。正值中美对抗,加拿大试图找到一个切入点。同时,加拿大需要继续加强与日本的关系,只不过在峰会期间,至今尚未确认杜鲁多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否有一对一的谈话机会。

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年会暨领袖峰会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尔兹比港登场,再现新的国家角力。澳洲会在美国协助下派海陆空部队提供保安,亦在会前宣布向巴布亚新几内亚提供一笔总值达20亿澳元(约19.07亿加元)的经济援助。巴布亚新几内亚位于印尼以东,菲律宾和澳洲之间,战略地位重要,也有丰富天然资源,一直被澳洲视为后院。该国今次主办APEC,成为大国争夺区内影响力的棋子。不过东盟峰会、亚太经合会议(APEC)美国总统特朗普都不赴会,由副总统彭斯代表出席。不过彭斯表示,特朗普缺席亚太区多个国际会议,并非冷落这个地区,强调美国对印太地区的承诺“从未如此强”。特朗普是自2013年以来首个缺席这两个峰会的美国总统,2013年时任总统奥巴马因政府停摆取消行程。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