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果:要改变你死我活的思维惯性

0

关于是否赞同比例代表制的公投,正在进入尾声。继我们加拿大百人会做出民调之后的十多天,民调公司Research Co的民调也出炉了,结果大同小异。即表示“肯定”或“可能投票”保留现有制度的受访者有四成,和赞同改爲比例代表制的受访者比例相当,不过仍有一成五没有决定。这就是说,公投结果仍是五五波,鹿死谁手尚难定论。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民调中,中年人和年轻人出现了差距。55岁或以上选民中,支持保留现有选举制度的有五成七,而18到34岁选民中,支持改爲比例代表制度的有五成三。我曾经强调,比例代表制将给我们的下一代,带来公平竞争和分享权力的重要平台。为下一代着想,我们也应该投票赞成。1令人深思的是,华人社区的大部分人赞同维持原状,一些为大党立场奔波的华裔,甚至对赞同比例代表制的人进行恶言攻击。为何华人社区的民意主流,总是与主流民意有如此大的差距?即使在对待一个相对中性的选举制度改革上也是如此?华人的主流思考,就是政党利益的尾巴?为何华人社区总是你死我活的两元对立思考?

我在跟黎全恩和贾宝蘅共同撰写加拿大华人近现代历史的时候,也会碰到相同问题。举例而言,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发生的“烧腊风波“中,因为烧腊食品的特殊性,无法依据食品法规定的温度条例来进行销售。在烧腊风波的十年中,温哥华卫生检察官杰拉尔德·博纳姆(Gerald Bonham)确实固执地要执行对熟食的温度条例,给唐人街商铺和烧腊商带来很大的挑战,当时华人社区对这个检查官的印象也比较差,有的甚至还认为他是“歧视华人”。当时,很有名的温哥华侨领、元昌肉类食品公司的老板黄威带队到国会进行烧烤,证明烧腊是好东西。于是,当时的华文媒体就认为华人赢了,温度条例输了,卫生官输了。这也是两元对立的思路,与历史事实不符合。

客观而论,博纳姆作为卫生官依法执法,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即使华人社区里也有人赞同执法。在一个法制社会,如果将法例当成“可有可无”,对华人社区来说并非好事。博纳姆要求一视同仁地执法,至少有这样几个积极的意义。首先,他并没有将华人社区当成是“边缘社区”,而是将其视为是卑诗省社区的一部分,华埠的熟食与其他的熟食一样,要接受食品安全的制约。这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华人社区以及华人食品的地位。其次,因为博纳德的认真执法,逼使华人要站出来,一方面要坚持烧腊的质量以保证消费者的安全,另一方面为烧腊的特殊性做广泛的解释,其中包括到国会去做烧腊让国会议员品尝的大手笔,这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华裔社区走出去做社会公关和政治公关的勇气与自信,也提升了华人社区弘扬中华文化(包括食文化)的自信心,黄威一战成名的意义也在这里;再次,华人对烧腊的维护,也给加拿大立法和执法带来了新的视角。在多元文化的框架下,单一的法律可能无法涵盖执法对象的多元性。如果烧腊销售在温度上“不达标”,却能满足法律要求的食品安全,这就值得执法者深思:是否法律的建设,没有跟上社会多元发展的现状。如此,或者要酌情修订相关法律,或者在执法层面要更加细腻,而非以刻板的方式跟少数族裔文化“过不去”。中医在加拿大从“江湖”走向立法的过程,就是一个好例子。未来的食品温度制定,是否也会细致化?

博纳姆卫生官在加拿大主流社会是备受尊重的一员,他在烧腊风波中和风波后,从温哥华晋身到省府,再转战到亚省,之后又回到学界,资历完整,并无太大瑕疵。可见,社会对他秉公执法的立场是肯定的。而在与烧腊商的交涉中,相信他也慢慢理解了烧腊文化的特殊性,理解了烧腊销售虽然没有达到条例规定的温度,但却满足了食品安全的要求,片面强制执行温度法,或将危及一种美味的中华传统食品生存,这对加拿大多元文化是一种伤害。之所以做出上述的判断,重要的依据是博纳姆到了亚省后,并没有重复在温哥华对烧腊严厉执法的方式。可见,华人在烧腊问题上的抗争,带来的是多赢。

华人如果有多赢的思维,或许进步更快。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