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九合一”选举:“碧水蓝天”之变

0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结果是民进党的失败,却未必能被视作国民党的胜利。
碧水变蓝天(新浪);

碧水变蓝天(新浪)

“九合一”民进党惨败

11月24日,台湾“九合一”选举投票在台澎金马各地举行,选举范围包括台湾6个直辖市(“六都”)、13县3市的行政首长,乡镇村里长,以及各级地方民代。这是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后最重大的一次选举,也是2020年下届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前最令人瞩目的试金石和前哨站。

自马英九第二任期以来国民党在各级选举中节节败退,选前民进党在“六都”中执掌四个,在地方县市行政首长中占据13个,而国民党仅占据新北“一都”和6个县市,形势可谓危急。

但“九合一”之后形势为之大变:“六都”中民进党在“韩国瑜攻势”的汹涌冲击下丢掉了执政长达20年的高雄,和上届虎口拔牙拿下的台中,县市中丢掉了嘉义、彰化、澎湖、云林(执政13年)、宜兰(执政24年),地区执政范围缩减到二都和6个县市;国民党不但收复多个县市,执政地方增至15个,基本收复上届“九合一”丢失的地盘,更由大唱“老兵新传”的韩国瑜拿下民进党大本营之一的高雄,台北市长候选人丁守中也仅以极微弱劣势输给现任市长、无党派候选人柯文哲。

上届“九合一”后许多台湾媒体曾以“蓝天变绿水”形象概括当时台湾地方政治版图的巨变,而这一次则倒了过来,“碧水变蓝天”。

韩国瑜异军突起(多维新闻网)

韩国瑜异军突起(多维新闻网)

民进党之失 未必是国民党之得

许多观察家指出,这次并非是国民党赢了,而是民进党输了。

相对以往,此次投票率极高,一些台湾当地朋友反映称,很多投票点要排队两小时才能投出一票。台湾“九合一”需要到常住登记地投票,以往实际住处离登记地比较远的人往往懒得为投一张票跑远路,这次却大不相同,很多人宁可折腾上百公里跑个来回也要投上一票,这足以表明选民渴望借此表达一种情绪和态度,即对民进党的不满。

大陆和其他一些住在台湾以外的华人朋友,喜欢将台湾政坛的一切问题直接和台海问题捆绑,事实上民进党选前只怕也是这麽想的,所以才会有选前不到两周的金马奖“碰瓷”,以及针对对手的一系列“抹红”操作。但摒弃思维定式不难发现,这次选民恰恰并不是这麽想的——他们将主要不满直接针对了民进党执政的具体错误,包括“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军工教问题、电力和基础设施、抛弃核电,甚至性别认同问题等等,当然,两岸政策也是问题之一,但并不像以往那样是问题的重点和选战的“劫材”,而更多是作为“民进党经济治理不及格”的背景一部分出现。

上述问题在任何一个选举社会都是经典“胜负手”,任何一个政党和执政者只要在其中一两个“胜负手”上出现“大漏”都会狼狈不堪,而民进党执政一届居然挨个都犯且全无检讨,不输才怪。

具体战略战术上,选前民进党错估形势,一心把国民党赶尽杀绝,所以才会在党产、党工等问题上步步紧逼,并且将大量资源投入到选前唯一的国民党执政“六都“——新北,想毕其功于一役,结果适得其反:原本用人颟顸、暮气沈沈的国民党被这当头一棒打出几个另类火星,借公众对民进党的强烈不满迅速成燎原之势;而民进党直到最后才手忙脚乱救火,却仍旧沿用老经验”抹红“和“打两岸劫”,殊不知这几个被逼上一线的另类并不像蓝营老人那样在乎会忌讳这些题目,”特效药无特效“,对方不慌自己先慌了,被绿营逼的连菜都卖不上的韩国瑜一点突破,民进党满盘皆输。

除此之外,蔡英文在当选后自认为羽翼丰满,在人事安排上比较“任性”,原本民进党屡屡赢得选战的关键,一是接地气,二是“平时可以打到头破血流,选时一定团结一致”的看家法宝这次也钝化,此消彼长,居然被其实并没什麽特别王牌和好政纲的国民党在自己最拿手的民粹和最稳固的大本营打了个冷不防。现在看来,当初被一些分析家看好的“绿营新生代”,较四大天王那一批,不论接地气还是看风色都差得多——换吕游苏谢任何一个掌盘,大概都不会在短短一届任期里把那麽多马蜂窝都给一口气捅了,以至于给奄奄一息的国民党以可乘之机。

蔡英文请辞党主席(《光华日报》)

蔡英文请辞党主席(《光华日报》)

 关键在2020

“九合一”失利后蔡英文宣布辞去民进党主席职位,许多民进党籍领导人也纷纷辞职。

但同是“请辞”,结果却大相径庭:包括蔡英文本人在内,请辞党内职位者几乎都照准,而赖清德、陈菊等请辞行政、民代体系职位者则几乎都被“慰留”。

不难看出,民进党在大败后选择了“弃保”,即希望牺牲党这一部分,竭力保护“政”这一部分不受大的冲击。

很显然,民进党已迅速总结教训,并开始为2020年的立法和地区领导人选举做准备,“九合一”看似声势浩大,但毕竟是各级地区行政选举,主要围绕地方经济、民生博弈,这几项恰是民进党这些年最遭人恨的,反观国民党,两年前的大选和四年前的“九合一”输得凄惨,反倒无官一身轻,地方经济、社会福利、人事改革之类的黑锅基本上不用背(个别选前国民党仍然执政的地方,都是该党地方干部素质较好的,否则当初一溃千里也不会硕果仅存,所以同样背不上黑锅)。

但2020年的选举是全台立法、行政的选举,侧重点就是所谓大政方针问题,这方面民进党是操盘老手,而从选前吴敦义等“遗老遗少”的表现和选后的一团乱麻看,国民党并没有做好准备——包括此次赢的准备。

更有趣的是这次国民党的收获如前所述,其实是拜选民投民进党抗议票所赐,几个脱颖而出的人都是此前边缘化的人物,但跳出来丑表功的却又是“遗老遗少”们,倘是这样的阵仗选2020,赢面未必很大。

距离2020年还有两年时间,一切都不好说,民进党如果不闹大的内讧,选举后调整能力还是不错的,如果能在未来两年少捅几个“马蜂窝”,淡化一下选民不满情绪,如果国民党韩国瑜等几个新人(其实也不怎麽新了)担任行政职务后治政实迹不佳、党内根基浅薄的命门暴露,“遗老遗少”们继续充当“猪队友”,从而分走民进党部分黑锅,后者届时在全岛级别行政、立法两部分保住如今优势地位的概率也并非没有,甚至可以说还不小——因为从蓝党几个大佬选前选后的言行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究竟赢在哪。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