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双非婴 加国国籍还属于他们吗

0
卑诗省列治文民众就加拿大双非婴问题二度发起请愿,要求禁止双非婴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国会近日正式作出回应。

本报整合整理

列市民众发起签名请愿

家住列治文的斯塔查克(Kerry Starchuk)在2016年因发现自家附近的住房“变身”成为“月子中心”,担心双非婴对加国公共开支造成沉重负担,收集了8,886名民众的签名请愿,要求国会禁止双非婴自动获取加拿大国籍的政策。该请愿得到联邦保守党列治文中选区国会议员黄陈小萍支持,并由黄陈小萍提交至国会。然而首次请愿遭到时任移民部长麦家廉(John McCallum) 的驳回。

今年早些时候,斯塔查克再次提出禁止双非婴的请愿。这次请愿由她与列市其他5名市民联合提出。该请愿得到了全国范围内1.1万人的签名支持。10月5日,自由党国会议员苏立道(Joe Peschisolido) 代表选民向国会递交请愿书。

1移民部长:将会进一步了解情况

据悉,联邦政府需要在请愿书提交后的45天内做出回应。

11月22日,联邦移民部长(Minister of 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胡森(Ahmed Hussen)代表国会对关于禁止双非婴的请愿作出正式回应。

他明确指出,加拿大一直沿用1947年制定的加拿大《公民法》(Citizenship Act),除外国外交官及领事馆官员等的孩子外,在加拿大出生的婴儿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加之,根据《移民及难民法》(Immigration and Refugee Protection Act),女性怀孕或将有可能在加拿大产子的情况,并不能作为拒绝发签证或者拒绝入境的理由。不过他强调,签证申请人一定如实告知访加目的,如果提供虚假信息或者文件,将会被视为移民造假,如此一来,将会造成严重后果。联邦政府将会制定相关对策,以对付利用政策提供“不道德的顾问服务” (Unethical Consulting Services)的顾问与行业,及利用政策漏洞造假的行为。

胡森引用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2016年的资料,加拿大每年约有38.5万名婴儿出生,仅有313名婴儿是非加拿大女性生产,所占比例不到总新生儿的0.1%。这个资料没办法看出问题的普遍性。接受移民部委托的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对双非婴资料做了研究,结果发现,需要支付生产费用的非居民总数不足医院所有生产女性总数的1%。

请愿书发起人斯塔查克在移民部长胡森作出回应后表示,联邦移民部的回应仅在研究问题与资料的阶段,希望相关部门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时间作全面检讨,不能用借口拖延了事,更是希望移民部能够提出打击双非婴的具体措施。

为民发声的国会议员苏立道随后接受媒体采访并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从移民部用“不道德”描述此类问题上,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立场是“不欢迎双非婴”的,移民部的回应是好的开始,他们积极收集资料对相关法规进行检讨,才能更好地修法。但是,除了联邦政府的努力外,省市镇级政府都需要各司其职,处理好双非婴问题。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

联邦移民部长胡森

另一组关于双非婴的数字    

据《星报》报导,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资料,从2013年至今的5年时间里,共有1,562名双非婴,每年约增加312名双非婴。但公共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Public Policy)通过加拿大健康信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CIHI)直接收集到的出院账单资料发现(不包括未提供资料的魁北克省),加拿大在2016年期间共有3,200名双非婴,此资料与联邦政府公布的313名双非婴的资料相差甚远;双非婴的数量从2010年至2017年每年约在1,500-2,000人左右;非居民母亲去年大幅上升至3,628人,较2010年增加约1,354人。

公共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专员、前移民部官员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认为,这些资料表明双非婴的人数远比联邦政府公布的数据要高出很多,加拿大双非婴数量呈上涨趋势。

对于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质疑,联邦移民部长胡森表示联邦移民部已成立项目小组,研究生育旅游(Birth Tourism,即通过旅游签证到加拿大生产,通过属地主义原则<Jus soli>婴儿自动获得加拿大国籍的行为)的相关问题。

据其他媒体报导,卑诗省列治文医院(Richmond Hospital)2016-17年出生的双非婴儿有383人,占医院新生儿总量的17.2%;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ancouver Coastal Health Authority)提供的资料显示,该数据在2017年上升至469人,占医院新生儿总数的22.2%,且大部分母亲是中国人。

加拿大移民部前任移民官员(Director General)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接受CBC采访时指出,单纯从资料出发,双非婴儿占据了当地居民的医疗资源,而列市的双非婴问题更为严重。

有媒体分析,采用的指标不一可能是造成资料差异的原因。如列治文医院采用的填写 “自费”(self-pay)非居民母亲的指标,而加拿大统计局则使用非居民生产(Non-resident Live Births)的指标。上述资料存在偏差,格里菲斯认为因为对于“非居民母亲”没有做出详细的划分,例如国际留学生、工作签证人士等不属于生育旅游的范畴内,但是根据他的保守估计,生育旅游仅占加国婴儿的0.5%,数字虽小,但是如果资料一直在增加,值得重新评估这个问题。

双非婴

双非婴

存在争议

生育旅游一直都是热议话题,今年8月25日,联邦保守党通过投票通过了一项修改《公民法》的动议,要求取消父母双方均为非加拿大公民或非永久居民的“双非婴儿”自动取得加国公民身分的法规。国会议员黄陈小萍曾明确表示支持该动议。格里菲斯(Andrew Griffith)持有不一样的想法,“保守党的政策动议,可能犹如‘用锤子打苍蝇’,原因是双非婴比例并不高。”胡森(Ahmed Hussen)则认为保守党政府的动议剥夺了一直把加国当作是唯一家园人士的身份,这样只会让他们变成无国籍的人士。加拿大总理杜鲁多的首席秘书Gerald Butts也曾表示,保守党的动议非常错误,还让民众不安。据悉,该动议并未列入保守党政府未来的政纲内(Non-binding)。

大多伦多地区移民律师Nancy Lam接受《加拿大都市报》采访时说道,她不太相信会有这么多人采用生育旅游的方式让孩子获得加拿大国籍,不过明确的是这种行为是不被允许的。修改法规的时候需要权衡各种可能性,不可能做一个统一、“一刀切”的禁令,也许有婴儿在加国出生,但无意留在加拿大。再者,外国人在申请签证时被问及“是否怀孕”、“孕期时间”,等等问题,可能会被某些社会群体视为歧视。

列治文-昆士堡(Richmond-Queensborough)选区卑诗省自由党省议员周豪杰(Jas Johal)表示,列市的市民普遍对双非婴感到反感,为此他将会提出请愿书,要求政府调查双非婴的相关行业生意,并研究包括月子中心在内的商家是否需要通过牌照的方式进行监管。

4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