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08:小平您好!

0

1因为读书和写作的原因,我的生物钟属于典型“夜猫子”。晚上睡得很晚,自然早上要太阳照到屁股才肯起床。例行的阅读习惯就是阅读阅读“今日头条”,尽管这“头条”已经和谐了很多……

我的新闻阅读习惯,已经坚持了好多年,就是坚持只看一个新闻栏目,尽量少的去阅读其他。其中原因,便是你可以拿自己最简单的经验积累,跟踪某个话题或者政策、事件的不同描述和评价……本月与上月、上上月有什么不同?本年与上年、上上年有什么不同?……因为谎话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而真话会一以贯之的心平气和。当然,对于那些个炒股、换汇或者买房什么的,我常常会神预测,只是自己从来不碰。因为我知道,这是瞎说……

居住中国的时候最喜欢看的是央视《新闻联播》,居住海外最喜欢读的就是《今日头条》,这与广告无关。

今早醒来,发现“小平”这个名字又火了!《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中国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内容就不要说了,吴小平先生已经站出来解释“我的文章很多人没有读懂!”确实,我就没有读懂,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也叫“小平”!

我们都认识一个绰号叫“周带鱼”的网红段子手周小平,其功力不大持久,余威还在,前些天我浏览了一个他的新作《疫苗事件是外国人的阴谋》,有理有据的,让我这正在参与一个美国疫苗研发项目的人有了点时空转换、不明就里的感觉,也许他是派在美国堆里的卧底。

吴小平先生的横空出世,应该是抢了周小平的风头,亦或是带动了周小平这只已经垃圾了的股票。吴小平何人,就不要讲了,网上正火着呢,我跟朋友说:“这人将比周小平更奇葩,但因为这人“学历”较高,危害性会更大!”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1984年10月1日,国庆35周年,首都群众大游行,北京大学的学生行进队伍中意外的打出一条永存记忆的横幅 ——“小平您好” !此画面瞬间传遍全世界,深深的刻在了人们的脑海里。那一年,小平同志80岁。1997年2月19日,小平同志与世长辞。

剑桥的日子无疑是一个自由的时间,我已经去了剑桥大学经济系(The Faculty of Economics)报到。访问学者的身份便是可以自由进出经济系大楼的角角落落,可以去剑桥大学图书馆,可以去参加你想去参加的任何经济系讲座,并欢迎将自己的“小众行为学”研究心得和案例与其他同事们分享和探讨。

2

天气一直不好,剑桥的秋天是越来越近了,中午的气温才14摄氏度,我出去走了走,Tesco超市买了点吃的,就回来了。这些天一直清水寡欲,刚才发现了超市烤箱里有新鲜的烤鸡,提回来的路上,我就吃了两只鸡腿,顿时觉得浑身暖了起来……看来这空洞的谈理想,可不能当饭吃。

吴小平先生建议“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中国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其中的主语对象是“中国私营经济”,宾语对象是“中国公有经济”,谓语的主要题义有两个,一个是“协助”,即“被利用”,二个是“离场”,即“滚蛋”。

同时,吴小平先生关于“很多人没有读懂”的解释,大概是指文中内容,他建议政府采取“公私混合制”,而不是消灭私有制,这潜台词不还是一个意思嘛。而且,这词听着是不是很熟悉,本届政府已经说了好多遍了,但不是你说的“被利用”和“滚蛋”这个意思。而且这词早在1956年的时候就实践过,那时候叫“公私合营”,定义是: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完成没收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财产之后,针对民族资本家和私营个体劳动者,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和运动。

我们都知道,中国的改革开放源起于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其后的40年,国企改革的标志之一就是国企改制,即私有化改革,其中的是是非非我就不妄议了。但是中国可以成为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百姓不敢大块朵颐烤鸡,再也不是因为害怕“偷鸡”被抓而是担心肥胖,却绝对是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国富民强,而养鸡场却都是私有经济干的,国企才不会干这又脏有累的活。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如果非要说说这“私有化”,其实还真的不是上世纪80年代小平同志的发明。1980—1990年代,“私有化“首先发生在英国和美国,撒切尔夫人和里根总统的政策对“私有化”的兴起产生了重大影响,我们常常听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便是指“私有化”,被看做全球化浪潮的重要部分。而小平同志的英明便在于审时度势,积极的投身到了这一全球化浪潮,而且与撒切尔夫人还有里根总统走的挺近,顺手还把香港1999年回归的协议签了,很和平,还挺有面儿。

理论上,私有化的好处是:有利于建立自由市场,鼓励竞争,使公众以竞争性的价格获得更广泛的选择。坏处是:政府将重要公共服务的控制权赋予私有企业,会削弱公众对公共服务的控制,私有企业会因追逐利润而过度压缩成本,造成公共服务质量低下。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英国还有美国,以及采取“新自由主义政策”诸多国家的实践,“四小龙”、“金砖五国”、“中国崛起”……都以雄辩的事实为这一政策做了最好的注脚。但任何政策都有其复杂两面性,非线性发展,而是呈正玄曲线波浪型演进。实事求是的讲,英国这些年来一直在反思上世纪80年代以来“私有化”政策的利弊得失,对于撒切尔夫人的诟病也不绝于耳……

研究英国80年代开始的“私有化”进程,主要是指政府以及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私有化,我们可以理解为“国企改制”。而中国80年代开始的“私有化”进程,却首先是允许私营公司的存在和发展,其后才是国企改革改制开始,英国的反思与中国的反思不可以简单的类比。

英国反思的类比对象应该是西欧的德国、法国以及实行福利主义的北欧国家,当然还有美国。而中国凡是可以垄断市场的国企或者说公共服务机构都控制在政府手里,因此反思的对象不仅仅是横向比较,更要纵向的反思自己,不要忘记1956年以来的国计民生和苦痛的“摸索”教训。

吴小平先生的标题确实达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资深金融人士的帽子估计很快就会被“新网红”的荣誉取代……

刚才读到朋友懋兄的一段文字,觉得说的挺好,就借用一下:“  哪天能碰到这些叫小平的家伙,我一定会郑重地提示他们,只要你不姓邓,该干嘛就干嘛去,别到处充当大尾巴狼。”

一晃,这40年真的就过去了,80后、90后的孩子们都已经成为中国建设的主力人群。中国上上下下正在忙着的40年庆祝,我觉得,最值得庆祝的其实就这四个字—— “小平您好!

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