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03:剑桥市印象

0

WeChat Image_20180918092223剑桥这地方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因为海外旅游热的水涨船高,自然成为旅游英国人群的必选之地,毕竟这地方充满着英伦故事,似乎每一栋建筑、每一片云彩、每一丝空气都透着英伦文化的味儿,而且还可以这样的美……

WeChat Image_20180918093144沉鱼的西施、闭月的貂蝉、落雁的王昭君、羞花的杨贵妃……只怕是见了这剑桥,也只能将“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的李白诗句还给这人间烟火之地。

我从温哥华飞到伦敦的航班是AC896,恰好是我手机的吉祥尾数,一个好有历史感的故事,算一算,竟然伴我走过了整整20年的奋斗岁月,记忆了无数已经远去却常常犹在眼前的场景—或成就、或遗憾、或得意、或失落、或温情、或悲伤……无论如何,大多的已经物是人非,留下的唯有“珍惜”二字。

AC896是波音787-9飞机,飞行距离是7570公里,飞行时间用了8小时25分钟,记录下这个数字是因为我们经常的被问到这样的问题而永远不知道准确的答案,即使是Google也是五花八门。不过,根据地球经纬度计算距离的方法非常有意思:伦敦的经度为0度,温哥华位于西经120度,两城市之间的经度相邻距离为80公里,因此算出两地的直线距离是120*80=9600公里。还真是比第一天说的“大圆航线”7570公里要远不少呢!

伦敦希斯罗机场(London Heathrow Airport),是英国首都伦敦的主要国际机场。写到这里,我注意到一组数据,截至2016年,希斯罗机场的总客运量在全球机场中排行第七,但是如果仅计算跨境中转的客运流量,则为全球机场的第二位。你知道第一位是谁吗?竟然是那个沙漠上的超七星级地界:迪拜国际机场。

我想表达的意思有两个:一是中国国际机场(以北京为例)的总客运量已经连续8年位居世界第二,但是这跨境中转的客运流量,一直以来就是榜上无名,其中主要原因无外乎就是中国“死板”的签证政策,“内需”、“内需”不等于“拿着不是当理说”,国际化、全球化不是嘴上说说的名词,是与世界真正接轨的理念和决心。

WeChat Image_20180918093220希斯罗机场很大,出海关后周转了半天才找到前往Hertz租车的Shuttle停靠点,班车开了足有十分钟才到了飞机降落时候还纳闷的窗外场景:一大片一大片的停车场…….原来这里的租车公司用来泊车的场地全部都是露天的。

原先定好的日本丰田越野小型车,来了之后才发现绝对是MINI型的,无论如何也塞不进去我带来的那两个最大号的行李箱(装满了书)。面临必须换车的尴尬(因为根据我之前的租车经历,换成大一号或者更大的车,而且是临时柜台更换),价格翻一倍是大概率事件。招呼一位伦敦朋友来帮忙?说句心里话,我认识的伦敦朋友基本上都是“三环”朋友圈以外的朋友,哪里好意思去麻烦人家!增加费用,对于我这个以“准苦旅”为基点的自由学习者来说,还是会有不小的心理障碍。

英伦的绅士风度此刻显示出了其中的魅力,听明白了我的来历以及将要居住剑桥三个月的来意之后,并无太多言语的租车员用了至少20分钟的时间,为我更换了一台可以将这两件最大号行李箱塞进去的奥迪Q2小型SUV,而且是最新型的TFSI S型。最重要的是价格不仅没增,还少了些许……彬彬有礼的租车员离开柜台,帮助我将这两件最大号行李拖到了车旁,塞到行李箱,又耐心的为我讲解GPS如何设置以及右方向盘的操作须知……我真挚的说:“You’ re a gentleman!”

WeChat Image_20180918093246第一次来到英伦,就是一个人的剑桥自驾旅程,尽管稍微有一点忐忑,但是汇入到M25高速公路的车流之后,欣赏着周边的英伦风光,便不自觉的与已经熟悉的温哥华景色进行对比。实事求是的讲,如果不说,还真是基本差不多,蓝天、白云、绿树还有成片成片的绿地农场、牛和羊……

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开始进入到了剑桥市,一座小城,路开始变得窄小并且蜿蜒起来,学生模样的单车骑行者接踵而来,满眼的英伦建筑,各式各样,显得都是那样的古老但很整洁,车也开始多了起来,基本上都是小型车,几乎见不到较大型号的车子,教堂在夕阳中骄傲的站着,透着神气……我的住处坐落在剑桥大学的东北角,到最近的康河有200米的距离,驾车到剑桥市的中心有10分钟的距离,如果步行,就需要30分钟。

9月的剑桥,七点多钟天气依然很亮,温哥华Luxury豪宅网Jessica特别为我安排的剑桥管家Sally,来自台湾,是剑桥大学教育专业的博士二年级学生,知道和懂得的不少,也乐于交谈,带着我沿着长长的康河一边走,一边给我介绍剑桥的名人趣事,还有那些个我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剑桥经典和传说……晚上,我们走到了剑桥市中心的一家餐馆,名字叫“HK Fusion”,我吃了一碗尚算不错的梅菜扣肉米饭。

WeChat Image_20180918093329我们通常所称的剑桥市(Cambridge),事实上属于英国英格兰东区,是剑桥郡(Cambridgeshire)行政区内的一个自治市,剑桥郡的行政中心也设立在剑桥市内。剑桥市名气很大,自然是因为剑桥大学的缘故而蓬荜生辉,因此常常被称为“大学城”,其面积却仅仅是剑桥郡的三十分之一,人口12.4万人(2011年数据),其中2.5万人是学生。无论怎样赋予这个城市崇高的地位,真的就像中国的一个小城镇,与我去年独居的温哥华岛Qualicum Beach小镇很像,只是历史的沧桑感不可同日而语。

剑桥市的印象,真的仅仅就是印象,除了随笔开始的赞美,一下子真的很难表述我的感受。我刚才随手查了查“HK Fusion”这个餐馆名字中的“Fusion”含义,英文的释义是“a combination of separate qualities or ideas”(独立之思想以及品质的排列组合)。

一个剑桥的中餐馆,不叫“Restaurant”、“Cuisine”、“Bistro”….却起了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名字,创始老板的真实起意不得而知……但是我想,这或许正是剑桥的内涵要义所在,更或许也是普通中国人的内心向往之境界。

张家卫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WeChat Image_20180918093452

关注“环球华报”微信公众平台

赏析张家卫教授系列作品WeChat Image_20180918093528WeChat Image_20180918093534

内容合作请联系 edit@gcpnews.com

广告咨询 ads@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