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05:ARM和剑桥的访问学者们

0

WeChat Image_20180918092223WeChat Image_20180918095617早上9点,热情的剑桥新朋友关姐邀请我去了剑桥大学悉尼.萨塞克斯学院(Sidney Susses College),与她的合作伙伴Sabrina一起在学院师生食堂共进早餐,交流了著名的ARM公司教育软件在中国包括全球范围内推广的商业模型。

1991年诞生于剑桥的ARM公司,对于一般人来说可以说默默无闻,但是其在芯片领域的江湖地位却是业内绝对的翘楚,其独特的商业模式并不是直接生产芯片,而是将其技术授权给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半导体、软件和OEM厂商,利用这种合伙关系,ARM很快便成为许多全球性RISC标准的缔造者。事实上,这就是共享模式!

Intel、IBM、华为、三星、NEC、SONY还有飞利浦等30多家半导体公司与ARM签订了硬件技术使用许可协议,而微软、SUN和MRI等一系列世界知名公司,成为ARM公司软件系统的合伙人。

一直以来,我不遗余力的布道小众众筹新合伙人制度,其中的核心要义就是“合伙人”,即不要妄图将所有利润装到自己的口袋,而是以看起来巨大让利的方式赢得你所期望的价值合伙人。实事求是的说,这并不是我的发明,而是一种认知,ARM的成功便是这一商业模式的具体实践。

WeChat Image_20180918095653记得我在2016年出版的《众筹学》一书中评价马云的商业模式时写道:“对于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选择自己最优的长板领域深度挖掘,做你最强的才是最有竞争力的。如果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一个超级庞大的市场帝国,包括所有的商业物流都被你占领了,那别人做什么呢?一定是拼命的跟你竞争!”“在动物世界,即使是一头狮子也会惧怕一群饿狼!”或者说会招来更凶猛的动物。

三天前,马云表示将于9月10日这天辞去价值420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董事长职务,转向教育慈善事业,这一决定背后隐藏了多少马云的后悔和遗憾,我们无从知晓……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是中国私营部门健康程度和远景的一个象征。”《阿里巴巴:马云的商业帝国》(Alibaba: The House That Jack Ma Built)一书的作者邓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评价马云:“不管他乐不乐意,他的退休将被解读为不满或担忧”。

而早在2016年7月,日本软银以234亿英镑(约合3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RM,中美芯片之恙的今天,真正的赢家不仅仅是孙正义,还有ARM,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从悉尼萨斯塞斯学院出来,沿着剑桥这些中世纪留下来的古朴小巷,沿着并不宽阔的维多利亚大街漫步前往剑桥大学医学系访问学者郑医生的家里,去参加来自中国的剑桥访问学者们的第八讲学术沙龙。

WeChat Image_20180918095733大街两旁一颗颗巨大的树冠交替辉映着,闻名遐迩的耶稣绿地和盛夏绿地就在两侧,满眼的绿色似乎望不到边际,青草近乎自然的生长着,不修边幅的模样,草地上除了有牛在悠然的吃草之外,羊肠小道之上走过的就是行人,还有那些个疾驶而过的单车侠们……

今天的学术沙龙主题是“消费主义时代的Love”(On love in the Age of Consumerism),主讲老师是来自中国河北师范大学研究英美文学的王素英教授。我简单的摘取其中的精彩观点:

*希腊语中,爱分为四种,一个是上帝的爱;二个是情欲之爱;三是家庭、亲人之爱;四是朋友之爱。

*丘比特的英文单词是Cupid,而其名词Cupidity,还有另外一个含义:贪婪。曾经有一个作家称:“丘比特已经将名字出售给了金钱”。

*据统计,剑桥仅仅有30%的人信教,其他的都放弃了信仰,这就是消费主义和后现代世界带来的结果。

*消费主义时代的来临是从80年代的里根-撒切尔时代开始,中国也是从这个时期起点,金钱至上主义盛行。

*著名的英国女作家、《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作者温特森对于未来社会的期望是:“金钱已去”(Money has gone)。世界不再是金钱的制造机器,而是人们的家园。

*温特森还说:人类之间要有一种谈话的关系,这种关联可以使不同的国家、民族或者个体之间求同存异,和平共处,尊重和包容各自的差异。

*国家和民族之间的争斗,如果有爱,是不是就可以减少战争?!这种爱也来自于圣经“爱你的邻居”,即“爱你的陌生人”。

*现在流行的词汇是“Cross boundary”,打破边界,融合,但前提是要承认边界的存在。

*世界主义、全球化和多元主义是不可避免的。世界主义伦理和爱的伦理是一样的。世界主义观是一种方式而非Travel。

*玛格丽特.法莉(Margaret A.Farley)曾经写过一篇文章:“How Shall We Love in a Postmorden World”(后现代世界里我们究竟要怎样去爱?”

*目前,还没有人找到一种方法可以去找到真爱!

来自中国不同大学的教授,这些剑桥的访问学者们围绕这一话题,围坐在郑医生家的长条桌边,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我摘取其中主要观点:

*从语言学的角度,Love翻译成单一的“爱”字,语义事实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类的认知,一定要去考虑不同的语言背景。不同的年龄段,对于爱的理解也是不同的。

*我们不认为消费主义与爱是对立的。消费主义只是一个背景,而非对立的对象

*爱是一种感觉或者说是情感,爱是形而上的,需要形而下才可以落地。

*孔子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这就是1+1=3或者4的道理,即两者因爱而在一起,如果可以彼此尊重对方的独立性和差异性,就可以产生大于2的效果。

*美国约翰.格雷撰写的《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水星》一书,曾经改变了我们对于男女关系的认知,会平和很多。

WeChat Image_20180918100119因为是第一次参加剑桥访问学者的学术沙龙,我是带着学习的态度来的,自然也是认真的倾听者。在主持人潘老师、郑医生还有大家的鼓励下,我从互联网以及科技的角度谈了我的一点体会:

“*所谓消费主义时代或者说后现代世界源起于80年代,将视角聚焦于里根经济学或者撒切尔主义,以及中国的80年代改革开放带来的中国巨大消费市场的释放,不够全面。我以为,真正并持续影响世界的是80年代互联网的出现以及90年代开始的互联网商业应用,我们称之为信息时代的来临,与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异曲同工。

*互联网以及由此带来的科技进步焕发了人类“人性”的本质,即在更多选择和诱惑面前是没有抵抗力的,如同亚当可以抵抗撒旦,却没有办法抵抗藏在夏娃身后的撒旦一样,上帝在他自己造出来的夏娃面前,因为亚当的比较而输了一局。

*这一结果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亚当没有吃下这个苹果,那就是对于上帝的真爱,就是天堂;结果亚当吃了,从此有了人间和地狱,也因此才有了今天丰富多彩的世界以及所谓的人类美好。因为,幸福感是比较而来的,否则即使是天堂也不会觉得美好。爱情也是如此,因为比较才赋予了爱情的纠结意义。

*因此,就“爱”而言,悲观的看,今天的世界是个悲剧;乐观的看,这是人类孜孜以求真爱的一个“艰苦”旅程。比如,我们今天关于“爱”的沙龙,恰恰就是代表了更多人群的反思和追求,包括我正在小众人群传播的影响力慈善投资,正是试图呼唤更多“爱”的力量。”

我们都期待着访问学者们下周的中秋沙龙……与你们剑桥相识,真好!祝我们大家明天教师节快乐!

张家卫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WeChat Image_20180918100211

关注“环球华报”微信公众平台

赏析张家卫教授系列作品

WeChat Image_20180918100647

WeChat Image_20180918095416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