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07:摩拜单车与堆积木

0

11剑桥这地方,如果以Parkside 公园(游客公园)为中心,就我的体验,算得上是城市地方的东南西北路程基本上都在5公里以内。进个城基本上最长的走路时间需要60分钟,骑单车时间需要20分钟。驾车也要20分钟,因为这里的红绿灯基本上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昨天夺得了微信运动第一名,今天本欲再接再厉,继续争先,却在辛苦的行走路上偶遇这一片的橘红——摩拜单车,停在一很有韵味的咖啡馆门前,我喝了杯咖啡,研究了半天APP,然后终于扫码解锁,竟然可以真的骑走了这辆“小橘红”……骑行到游客公园的时候,我骄傲的喊了个英国小青年,帮我拍了张哈哈大笑的照片,算是给咱中国的摩拜单车做个广告!
2摩拜单车是北京时间8月1号才来的伦敦,是全球第8座海外拓展城市。而另一中国品牌ofo说是比这摩拜单车来的要早几个月。我这一留神,还真的在大街小巷的路边上发现了几辆形单影只的小黄车,“大部队”可能躲着呢……“共享经济”这模式,我一直以来都是持有坚定的支持立场,因为这是商业社会真正的把“消费者”放到了“上帝”的位置。至于中间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面对官府顾此失彼的严惩打压,听着那些个“消费者”愤青们的“仇富打诨”语言,我说:“你是真的觉得有关部门是你大爷,真的帮你捂着钱袋子呢!”

新的商业模式自然有新的问题,用老的手段和方法去打压,只会令商业社会越来越畸形。远的不说,就说咱中国人至今引以为傲的高铁,2008年如果因为胶济铁路4.28事故真的高铁降速,那么还有今天的中国高铁海外谈判能力吗?!

3

刚才又嘚瑟了嘚瑟我今天的“摩拜”行车记录,一次是35分钟,花费17.71元;一次是44分钟,花费26.56元。

这“摩拜”发布会说是每半小时0.5英镑(一英镑等于9元),就应是4.5元,那么我怎么化费了这么多呢?即使是不足半小时按照半小时算,我第一个行程也应该只是9元钱啊,怎么现在变成了接近18元呢,正好一倍的价格。或许是发布会新闻有误?或者是这剑桥比伦敦贵!至于第二程,那就更贵了,这个价格算不出来。

嗯,如果按照15分钟是8元价格,我手机上显示的花费价格就差不多了。但这就成了每小时4磅,可有点太贵……小程序提示可以买月卡和次卡便宜,试了试,此条款只适用中国。

剑桥二手单车的价格一般不过100英镑。结果咱骑这中国的“小橘红”,一天只骑行60分钟,25天下来的花费就是100磅,足可以买一辆不错的二手单车了。这三个月下来,就不是很合算了,我继续再客户体验体验,帮着“摩拜”算算账……

即便如此,我也对“共享单车”在内的“共享模式”充满信心,自然包括温哥华的“共享广告模式”freelife的未来……衷心祝福“小橘红”和“小黄车”、“小蓝车”们会越来越好,让我可以享受便利、享受骄傲,也享受确实物美价廉的剑桥单车骑行。

回来的路上,一位英国小伙子骑着单车追上我,问:“This car was rent by you?”我说:“Sure!”他又问:“Where did you rent this? How much is it?” 我自豪的回答:“Right in front, and this bike is Mobike from China. One pound for one hour please!”

我们中国人,关着门自己批评自己,这是美德而非负能量。有了批评的美德,才会包容自己人,相信自己人,然后对外传递真正的正能量!

从伦敦赶过来的英国朋友Tom Wang先生,属于老相识,但是一直未曾谋面,心仪已久,其中的联系纽带就是北大一八九八咖啡馆。作为当年的美国留学生,后来的日本柯尼卡美能达企业担任高管18年,还有作为中国的著名阿拉善公益组织成员,他对于中国式众筹的理解与我的理念和语境非常相似,因此交流的非常愉快。

提及家族地产企业的发展,早在2012年的时候,他和太太就提出了“升级、转型和走出去”的企业战略,引进职业经理人,崇尚合伙人制度,布局高科技、新商业模式和海外平台建设,赢得了不少主动。

3Tom Wang先生与我分享了中国年轻的胡世辉创始的“机遇空间”模式以及运营成果,点评了其中国式众筹的核心要义以及逻辑。我则以与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赵斌教授联合发表在著名的加拿大《毅伟商业期刊》上的一篇文章,《中国式众筹:创新的众筹平台模式》中的主要观点,解析了中国式众筹平台模式与项目模式的不同,介绍了小众众筹合伙人制度的精要所在,同时也分享了北京小众329部落和北京8000M咖啡的架构逻辑和现状。

我们约定,找机会促成“机遇空间”与8000M咖啡以及小众329部落的线下合作,其中原因就在于这些个圈层的标识是一致的,即“理念相近,语境相同”。我们还约定,通过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将伦敦与温哥华链接起来,与硅谷链接起来。

我们坐在午后国王大街旁边的露天咖啡馆,一阵风吹过来,竟然飘起雨来,剑桥的秋天近了……

英国是这样的一个国家,我们当然可以理解为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不落帝国”的日薄西山。我倒是觉得有点半推半就的意思,这其中包含着英国经历过一战、二战之后的深刻反思,即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日不落帝国”,“帝国”的过程和结局也是只有两个字——杀戮!和平与稳定的英国和欧洲才是百姓们真正的福祉。

如今,低调的英国除了生物医学和航空、新能源领域始终排名在世界第一梯队之外,大数据、人工智能以及金融科技等领域蓬勃发展。英国与中国也一直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保持着一贯的绅士风度,尽管这一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的原则性很强而且并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做派,但比起咄咄逼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要温和的多。

不自觉又聊起京东的强哥,对于中国企业家们如今的“一地鸡毛”深深的“一声叹息”,但是对于中国企业家群体“打不死的小强”精神点了一堆的赞。聊起京东即将推出的一种“IP Mall”模式,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我以为这是一种“共享经济”模式和“小众众筹”模式的叠加,而且赋予了非常有创意的场景消费文化,Tom Wang先生推崇的“机遇空间”将会成为京东模式的有力合作伙伴。

于是我就想,谁说平台模式没有价值,谁说平台模式就是空手套白狼,谁说平台模式就是“耍流氓”……平台模式需要有好创意,更需要有坚持理念精神和公司精神的好旗手!

4

“IP Mall” 模式给了我不少的遐想……Tom Wang先生指着国王大街旁边、颇有景点风格的集市摊位说,这是有资本主义以来最早的集贸模式,占地大、不卫生、形不成统一管理,因此后来就出现了百货大楼,而百货大楼的形式恰恰就是英国发明的。到了今天,随着互联网的崛起,消费已经成为一种体验而非简单的购物,“逛街”一词终于还原了它本来的含义。

 

”IP Mall”的设计就是将线上的京东产品和流量导入线下,放到一个“Mall”的里面,而这个“Mall”的设计不同于现有一切“Shopping Mall”的概念。 “IP Mall”是一个繁华街市中的有形建筑体,但是其中的布局场景却是随时可以自由变化的。这种场景变化的唯一依据就是产品主题的变化,可以一周变化1次,也可以变化2次、3次……而“IP Mall”中的消费者来源就是京东线上的巨大消费者导流……

 

我突然就想起了积木,于是我说:“也许这“IP Mall”的样子会是一个大大的商场,只是这商场的购物空间是空的,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积木,每月或者每周、每天,运营者的工作就是当产品主题确定之后,再为它们搭建不同风格、不同样式的个性化摊位,前来购物的大家逛商店如同逛乐高积木世界一样……”

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