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太尼 谁之毒?

0
环球新闻电视台再次将加拿大芬太尼泛滥归咎于“中国因素”,但联邦总理杜鲁多却在该台记者的追问下当众给出相反的答案。
杜鲁多的否认

杜鲁多的否认

杜鲁多的否认

谁也不曾想到,北美的芬太尼问题居然会在11月30-12月1日的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上成为与会国与中国间热门话题之一,更不曾想到除了美国,还会有第二个国家在这一场谈及“芬太尼与中国”这一话题。

中美间关于芬太尼的话题如今已广为人知:在“习特会”上两国领导人探讨了如何联手控制芬太尼在北美泛滥的问题,并将之写入会后的联合声明。

而就在“习特会”前不到一天,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G20峰会开幕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和加拿大正就芬太尼问题展开合作。

杜鲁多表示,中国过去几个月来一直与加拿大官员和加拿大执法部门合作,采取措施控制芬太尼流入加拿大。他声称“显然正如你所言,还有更多要做的事,我们认识到芬太尼的泛滥是一场加拿大正在发生且持续发生的危机,情况事实上正在恶化”。杜鲁多是在回应环球电视台记者提问时作此表示的。

杜鲁多并非主动提及“芬太尼与中国”的话题,而是在被加拿大环球新闻电视台记者当众追问时作此答复的。此前加拿大联邦外交部发言人贝鲁贝(Guillaume Bérubé)在一篇简短声明中表示,加拿大和中国有关方面“将继续就执法和法律、司法问题展开合作,包括芬太尼和其它阿片类药物”。

环球新闻电视台此时此刻并非单纯以一个普通媒体的身份在采访——事实上它是这个话题最重要的“扩音器”之一,它的记者稍早前公布了一份产生很大影响的报告:“罗素等三人报告”。

环球新闻电视台网站配发的杜鲁多记者会照片,看来是有点情绪的(环球新闻网)

环球新闻电视台网站配发的杜鲁多记者会照片,看来是有点情绪的(环球新闻网)

环球新闻电视台的报告

11月26日,环球新闻全国在线记者罗素(Andrew Russell)、库珀(Sam Cooper)和贝尔(Stewart Bell)发表长篇联合报告的提纲(全文12月1日发布),称由于加中两国间外交争端不断加剧,中方并未采取措施积极抑制芬太尼类药物流入加拿大,由此导致的加拿大国内阿片类药物危机和瘾君子死亡可能变本加厉。

这篇长篇报道称,加拿大执法机构发现,芬太尼类药物及其化学原料主要在中国南方的工厂生产,并通过集装箱和邮件运往北美。

芬太尼是一种鸦片类强力镇痛剂,1960年由保罗·杨森(Paul Janssen)首先合成成功,最初用于临床镇痛,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推出便于个人使用的口服片剂,后来又发明推出了喷雾剂,近年来全球每年消耗量近2000公斤。

瘾君子们最青睐的芬太尼形制,是棒棒糖形状的ACTIQ“percopop”,在美国每单位官方售价约15-50美元(剂量和浓度不同),黑市价20-60美元,近年来又出现了更便于吸食的高浓度粉剂,一些瘾君子还热衷于将芬太尼和其它毒品混合,从而产生更猛烈的麻醉和致幻效果。

由于芬太尼的镇痛效果50倍于高纯度海洛因,100倍于吗啡,具有强烈的致瘾性,因此近年来被广泛用于替代传统毒品,成为瘾君子们的“新流行”,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因服用芬太尼过量致死者,全球范围内达数百人。

在北美,问题正变得愈演愈烈:根据“罗素等三人报告”,2017年加拿大每天有十几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服用,自2016年以来已有逾8000人丧生,主要致瘾药物是芬太尼。在情况最严重的卑诗省,问题糟糕到全省人均预期寿命出现了几十年来首次下降。有调查人士称华人黑帮“大圈帮”和墨西哥黑帮“卡特尔”卷入其中,并可能涉及洗钱。报告称加拿大毒贩从中国南方制药厂订购麻黄素等原料,然后在加拿大加工成芬太尼药丸销售,获利十分丰厚且“几乎没有风险”,更指称“房地产等热门产业也涉及和芬太尼产业有关的洗钱”。

但这篇报告存在许多明显的错误,如报告指称“大圈帮”是“总部设在中国大陆的中国黑帮”,实则这是海外华人(尤其是“粤语系华人”对当年从大陆逃港、后来组成黑帮的华人所涉足帮派的泛称,“大圈帮”最初出现在香港,后来传播到北美,并非特指的某个帮派。

尤其关键的是,这份报告也并未指出,生产芬太尼的原料——麻黄碱等至今在WHO和大多数国家都是合法的处方药原料,只是近几年才首先被北美瘾君子作为替代毒品大行其道。在北美境内将原料加工制造为“毒丸”的黑势力固然有从境外“网购”的,但更多是以“合法药企”的身份,从正规渠道大大方方“进口”的,这种“合法进口”通常用整个集装箱货柜运输,其运量和危害度和邮购、网购等零打碎敲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

就连环球新闻电视台自己也认为,如果说此前外交部发言人的相关口径可以用“不置可否”来概括,那么杜鲁多总理此番表态“等于否认了‘罗素等三人报告’的结论,即中国在芬太尼问题上缺乏合作态度”,相反,杜鲁多肯定了中方的合作,并指出“我们一直在合作”。

这面旗不陌生吧?然则加拿大是否要先管管自己呢?(南华早报)

这面旗不陌生吧?然则加拿大是否要先管管自己呢?(南华早报)

到底该向谁追责

环球新闻电视台报道称,加拿大联邦外交部拒绝中方在温哥华总领馆增加警务专员要求的理由是“国家安全”,而其背后可能是所谓“五眼”即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针对中国情报防范信息共享的需要和压力所致,而中方之所以想这样做,据称主要是为了追踪大量隐藏着大温哥华地区的贪腐嫌疑人和经济类逃犯,其中一名经济类逃犯涉嫌携带10亿美元左右赃款隐藏在加拿大,一名消息人士确认,此人正在利用温哥华房地产市场洗钱,并可能以温哥华为中心在世界各地洗钱。

报道称“中加之间最近发生了不少龃龉”,最新的一次是中国要求在温哥华总领馆增加一名警事联络官,加方加以拒绝。一些加拿大政府官员和执法机构成员私下表示,由于两国政府寻求加强和深化双边贸易关系,加拿大政府在公开场合是不可能就芬太尼问题对中国施加压力或提出批评的,“但在私下里消息人士对中国无所作为的沮丧情绪在增加”,报道援引一位了解国际警务的消息人士话称,一些加拿大官方人士担心,如果强求中方加强芬太尼管制,加拿大就不得不答应一些如今不愿答应的中方要求,“但倘若不这样做芬太尼问题就难以得到解决,形势会变得越来越糟”。

很显然,该台仍然认为“中国因故在芬太尼问题上缺乏合作积极性”,并相信杜鲁多总理和联邦政府的表态是“有苦衷而不得不说一些场面话”。

但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芬太尼等新型阿片类药物致瘾性和毒性都远大于传统鸦片,正迅速对加拿大一些毒品问题严重的社区构成摧毁性打击,因此引发加拿大方面的恐慌。但如前所述,芬太尼类药物及其原料被作为毒品流行是“新生事物”,也是北美率先发生的事,在世界大多数地方仍然属于正常处方药/处方药原料的管制范畴,在这种情况下单边施压或一味将责任推给一方,显然无济于事,也并不客观。

同样在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期间,中美间就合作控制芬太尼传播问题进行了开诚布公的讨论和交流,并达成了一些令人瞩目的共识。中国曾是毒品国际传播的重要受害者之一,对毒品犯罪的打击力度远在加拿大之上,只要充分沟通、协调,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讨论的。

含有麻黄碱类成分的处方药在全球范围内很普遍,但唯独在北美等少数地区成为“洪水猛兽”,加拿大对此当然应该问个“为什么”,但首先该问的是自己,而不是“外人”。

就对外而言,加拿大方面的当务之急,是通过各种渠道和努力,让WHO和世界各国认识到新型阿片类药物的危害性,和应对的紧迫性,尽快推动全球统一管制标准的制订和落实,而在此之前,加方需要与相关各国开诚布公地讨论、合作,惟如此才能向真正解决问题的方向迈进。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