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wen island十年一觉小岛梦

0
Bowen island,又被叫做鲍恩岛、宝云岛、宝文岛等,是大温地区最近的小岛,很多人把这里当做是个休闲景点,一日游的目的地,或者是办婚礼的场所。尽管该岛到Horseshoe Bay的卑诗轮渡是出了名的慢,但20分钟也就能到西温,这么近的一个小岛,这么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近10年来进入地产投资者和购房者的眼中,几经起伏的小岛随着市场变化在人们眼中淡出淡入,如今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呢?

这几年,来来去去的岛民

Ron Woodall是卑诗省曾经最火的广告策划人,1986年世博会的总监、A&W Bear的原创,他在退休后搬到了小岛Bowen,成为该岛文化的非官方形象代表,在当地周报画卡通并绘画当地人肖像。他说:“我是很内向的人,所以我想用一个小时画一个人,我画完这人,应该也能交个能认得的朋友。”

这事带来的另一个结果是,Woodall记录了Bowen岛的变化:一个定期更新的离开该岛的人员清单。在他存储的计算机文档中,有着这些年离开小岛者的名单,Woodall说:“我一直看着谁谁离开,这些人往往是我们曾经认为是反传统的、喜欢农村的、喜欢岛屿生活的。”

Woodall感觉Bowen岛有些地方在被同化,虽然不清楚是不是居民们同化了搬到岛上的人,还是搬来的人在同化岛屿。这些年,大温地区的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涨改变了本低每个城市和社区,无论大小,而Bowen岛这样独特地理位置的社区,每个居民似乎都熟悉其他居民,对于变革的担心则更为普遍。

Bowen岛Facebook群组起到关键作用的居民Jen McIntyre指出:“以前人们到这里是为了逃离城市的喧嚣,过上安静的生活,我想很多人认为他们替代了雅皮士,当然这不是最准确的词汇。”

 

相对来说,还是房价稍便宜的社区

Squamish原住民部落把Bowen岛称为Xwlíl’xhwm,意思是“快速击鼓的土地”其名字灵感在于一旁的Finisterre岛和Bowen岛北端之间水流产生的声音。据记载,在欧洲人来之前,Squamish原住民部落在岛上有个村庄,捕鱼捕猎为生。西班牙探险家命名该岛为“Isla de Apodaca”,最后岛屿的名字名来自英国海军上将James Bowen的名字。

这个52平方公里的岛屿如今有3700多个居民,很多人喜欢这里海岸线的崎岖、美丽的海滩、自然原始的景观。其相对可负担性、距离西温只需20分钟轮渡,都在吸引着人们从大温地区陆地上更富裕的社区中搬到这里。

在2016年的人口普查中,有27%居民表示他们是在过去五年中搬到了该岛,而同时间搬到温哥华的只是21%。但毕竟这里是个岛屿,面积不大,并且由于地形缘故,很多土地要建造成住宅相当困难,所以岛上的住房选择一直很有限。在整个房价上升的这些年,也就让常住岛民的住房可负担能力下降很多。

在今年刚过去不久的轰轰烈烈的岛上市选中,仅以两票差距错失市长职位的前市议员Melanie Mason是2013年搬到Bowen岛的,她指出:“这是我们在大温地区能买得起的少数地方,这里或者是枫树岭Maple Ridge。”

Mason说,在岛上如果租房常住,那就是一场冒险,很可能就租不到房子,如果说有什么事会逼迫她离开该岛,这可能会是一个重要因素。另外她还表示自己孩子的班级学生人数每年都在减少中。而要想买房,最新的在MLS上挂牌的房子没有低于70万加元的。

1

275个租房户都在担心的问题

你只要查看realtor.ca的数据,Bowen岛的房源一直都很温吞,在12月4日,该岛有34个物业挂牌出售,最低价格是该岛轮渡码头附近的公寓,76万8000加元,其他有不少再80万到100万加元的独立屋待售,由于市场降温,这些独立屋挂牌价已经比卑诗省今年的估值要低不少。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全岛在2016年有1915个住宅,平均估值是79万8887加元,现在平均估值已经是94万2977加元,其中11%是1960年前建造的。这10年岛上增加了275个,这些住宅中有420个因为各种原因空置,有人居住着的物业中有265户租客,越来越贵的租金让岛上的可负担性变得困难。Bowen岛码头的拥有者Rondy Dike就因为租金问题在烦恼。

Dike为了给码头餐厅雇员提供更实惠的租住的场地费了不少心思,今年夏天他的双拼屋完工,住了厨师和餐厅主管,还需要还要在他的Snug码头上申请建造另外6个浮动船屋住其他员工。他感慨说:“我们全年需要餐馆干活的人,这些人没有地方能住。”

对于Dike这样有资金有码头位置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很容易拿出办法的了,但对于岛上市议员Rob Wynen来说,这需要有更可持续的解决方案,因为岛上90%的住宅都是独立屋,适合出租的房子并不多,让整个住房问题变得棘手。

2

新派和老派居民,一起合作 

市议员Rob Wynen表示,Bowen岛市议会一直在探索如何在岛上已经的地块建造规模较小、价格合理的出租单位,尽管批准这些项目并建造这些住宅需要很多时间,但问题是,如果不越早时间开始解决,这些房源只会在越晚时候才可能出现。

没能当选上市长的Melanie Mason是该岛最年轻的市议员,虽然她竞选失败,她还是对Bowen岛的未来很乐观,认为当地人比以前更注重岛屿的发展。Mason说:“老一辈人,早期的Bowen岛民已经看到自己的孩子成年后没有能回来居住的地方,所以我想这会起到些作用。”

这种社区意识已经在岛上的新老居民开始融合,McIntyre作为岛上活跃居民,非常乐观的认为人们能够找到解决方案。她说:“岛上有老派人士、也有新派人士,他们必须要弄清如何一起合作,我认为他们目前都做的很好。”

Bowen岛上很多积极人士都希望该岛会有一个更合理的发展,认为人和人之间存在共性,新来的居民愿意放弃城市生活的便利来到岛上,这和原居民已经有了很大的共识,这种共识会发展成粘性,让这个老社区有着新的方向。

 

开发故事,说起来都是泪 

事情不一定和想象的一致,岛上居民对于地产开发的敏感度很高,很多人可能听说过两年前Bowen岛上此前一个华裔开发项目受到的阻力。当时香港出生的温哥华开发商何庆锠和合作伙伴中国亿万富翁左宗申一起开发地产项目Cape on Bowen。

岛上不少居民对于该项目中一个深入海里90米的私人码头意见很大,认为破坏了沙滩的景观,拒绝这样的开发。这个码头是岛上3个私人码头之一,很快成为岛上居民抗议的对象,包括该岛当时的市议会也一起反对。

这种冲突是发生在大温地区风景秀丽的海岸线的一个缩影,这几年在很多地方都发生着,往往是随着地方法规的改变而出现,因为充满激情的环保主义而变得更为情绪化,而冲突也似乎很容易发生在华裔和本地居民之间。

何庆锠看好Bowen岛的无敌海景,发现其Cape Roger Curtis海角的物业属于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两个家庭的第三代人手中,于是他把这些人找在一起,在2004年以1600万加元购买了600英亩土地。然后花了将近300万加元用三年时间制定了该土地53%面积的规划,所有那些水岸都作为公共公园,其余的土地建设城市屋、公寓和独立屋,作为一个老人退休社区,认为这会是当地退休在鲍恩岛的人们向往已久的东西。

3

私人码头,引发的一系列冲突

但作为交换条件,为了保证投资利润,何庆锠希望在该岛社区规划中放进224个住宅单位,居住超过500个居民。但该岛居民担心会大大增加原有的居住人口,开始各种请愿,于是市议会犹豫之下否决了这个提议。

何庆锠不得不把这块土地分成10英亩一块的59块土地,包括水边的物业,以每块超过200万加元的价格出售,并开始计划建设道路,他和开发合作伙伴Edwin Lee都买了地块,虽然都没有建起房屋,但都用混凝土木桩建起码头。但当地部分岛民认为这个经常徒步的地方应该作为公园,指责这是非法侵入,认为开发会破坏环境和美丽。

在这些岛民集资上诉之后,何庆锠最后胜诉,他很惊讶于这些人的指责。他说:“这只是他们的一种心态,一直把这里当公园使用,忘记了这是私人财产。但问题是,这些争议以及Bowen岛上的居民希望的“和自然和谐共处的地产开发”想法总会有很多交织的麻烦。

结果就是该岛市议会开始制定地方法规,限制Cape码头建设的规模和范围,后来完全禁止他们建设。有岛民当时表示,如果他们建的是整个社区都可以享用的码头,一切都会不同,这种少数人拥有超过其他人的特权让原居民感受不满。

不过,最后,该区域还是建造了几个长度和设计受到限制的码头,今年8月开始建造的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私人码头是左宗申的码头,当然这也是经历了多次上诉最后得到的建筑许可。

 

希望发展,让岛民想法有点松动 

一位从1993年就开始在岛上居住的开发商,Mount Gardener Holdings公司的John Reid指出,Cape Roger Curtis被当地大多数人看成是他们自己的斯坦利公园,开发规划已经是一种刺激,建设私人码则更加恶化了形势,毕竟开发商曾许诺会保护海边的土地。当然,你也可以说这些码头并没有触碰省府保护的海岸,而是建在上面。但当地人认为这不过是绕过法律的小伎俩,改变不了没有保护海岸线的本质。

Reid表示,自己要在岛上开发任何项目都会进行深入的咨询,整个开发面积中会有一半留出来做公寓土地,新建健行小径,并和原有的连接在一起。他还尽量缩小道路的宽度,以减少开发带来的影响,只要有反对之声,他会密切注意,并努力赢得岛上热爱大自然的居民的支持。

Bowen岛的居民在卑诗旅游局的网站上被描述成“下定决心要过放松的农人生活”的一批,也“更关注人群,而非利益。”鲍恩岛岛民大多数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专业人士,非常明白如何为自己发声,如何施加影响,他们有智慧,也敢于抗争。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