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是,然而”

0
马克龙12月10日长达4小时的演讲,“干货”并不比当年戴高乐将军为平息“五月风暴”所作4分钟演讲中更多
马克龙演讲(20分钟报)

马克龙演讲(20分钟报)

马克龙有预报的演讲

当地时间12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爱丽舍宫当着经过精心挑选的约30名听众,发表了事先预告的、被众多法国人和国际间期待的长篇演讲,试图结束自11月17日开始、已在某种程度上演变为一场社会骚乱和政治动荡的“黄背心”运动。

所谓“黄背心”运动,系指统一穿着黄背心、因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政府在11月18日宣布计划自2019年1月1日起再度调高柴油碳税而上街示威的人群,“黄背心”是法国城市普通市民早晚高峰出行时为避免交通意外而穿着的服装,代表“草根和中低收入者”。在各方推动和激进参加者比例越来越高等因素作用下,最初只是和平示威的“黄背心”运动在11月底演变为街头暴力事件,迫于压力,马克龙在12月4日、5日先后两次作出有限妥协,包括暂停上调碳税1年、在2019年5月前冻结电费和天然气费用上涨等。

但“黄背心”及其背后的支持者(包括左翼、深左翼和深右翼等)不依不饶,继续呆在街头“坚持斗争”,不但继续高喊“马克龙下台”的政治口号,还提出包括给残疾人、中产阶级和失业者加薪、削减部长和议员工资、给无家可归者增加补贴、为“警察暴力”道歉和惩罚“责任者”,以及恢复被马克龙政府所取消的、争议很大的“奢侈税”,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提前预报了此次演讲,“黄背心”及其背后政治势力憧憬着马克龙的战略性、根本性让步——恢复奢侈税、增加社会福利,明确放弃其一直试图推动的养老金和失业保险改革,等等,就像前总统戴高乐将军在1968年5月30日为平息“五月风暴”而做的著名“四分钟演讲”那样。一些躲在“黄背心”背后的政治家(马克龙的政治反对者)相信,一旦马克龙如此后退一大步,他就将“马步虚浮”,破绽百出,很可能在连番乘胜追击下被提前轰下台。

3+

唯恐天下不乱(国际信使报)

Oui, mais

马克龙在12月10日差不多说了4小时,作出了一些让步,包括给员工每月增加100欧元薪水且无需雇主承担、2019年全年加班费免税、收入低于2000欧元的退休人员社会分摊金(CSG)原定的上浮被取消,以及“建议雇主发放年终奖,政府不额外收税”。

一些分析家指出,这些看似慷慨的让步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美:加工资的计划和预算早已作出,只不过原计划5年涨70欧元(2019年1月1日自动涨20欧元,4月涨30欧元,2020年10月涨20欧元),如今时间缩短、涨幅微增;加班费免税和“鼓励年终奖”等三项措施只是幅度有限的“撒糖”,且相当一部分还要雇主分摊,更重要的是,年终奖和加班费不计入正式薪酬,将来算退休金时会吃亏不少。行政和公共开支部长杜索普特(Olivier Dussopt)称,这些让步加起来会令政府开支增加80-100亿欧元。

很显然,马克龙虽一反此前的声色俱厉,竭力表现得和蔼、谦卑,但他的上述让步充其量是“芝麻”,而非“黄背心”及其背后政治势力所期待的“西瓜”,如“奢侈税”、大幅增加社会福利开支、承诺冻结各种旨在削减社会开支的改革,等等。这仍然是“以退为进”、“以守为攻”,丢车保帅的老套路,一如素称“含蓄典雅规范”的法语社交套话中的那句“是、然而”(Oui, mais),听上去好像是“同意”,实际上不过是含蓄地说了声“不”(non),如此而已。

不仅如此,在长篇演讲的开头,马克龙继续猛烈抨击“黄背心”对社会秩序的破坏“是不能容忍的”,并在演讲中宣布法国进入“社会和经济紧急状态”。他继续承诺“不会向大企业征税”,并表示将就一系列福利和社会改革“展开更充分的讨论”。很显然,他将继续说“Oui, mais”,但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既定方向。

再衰三竭(StreetPress)

再衰三竭(StreetPress)

再衰三竭

马克龙演讲结束后,“黄背心”和其背后的左翼、深左翼、深右翼政治势力普遍表示不满足,但是否仍然“坚持到底”,甚至如深左翼领袖梅朗雄(Jean Luc Mélenchon)等所鼓吹的“周六再上街”却意见不一,另一些支持“黄背心”的政治领袖,如杜邦-埃涅昂(Nicolas Dupont-Aignan)等虽继续抨击马克龙演讲“完全违背人民意愿”,却对是否继续鼓励“黄背心”上街表现出犹豫和动摇。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衰三竭,随着“黄背心”在街头的师老兵疲,最初人数众多、广受同情的“草根”,已渐渐被人数少、精力充沛但破坏力十足的“职业街头活动者”所代替,法国社会对他们的态度也悄然转向。12月11日刚刚出台的最新Way-LCI民调显示,绝大多数法国受访者支持“马克龙演讲”,希望“黄背心”就此偃旗息鼓的比例已迅速上攀至54%。

法国公共财政状况并不理想(否则马克龙及其多位前任也不至于不论左右都希望推动社会改革),如果照“黄背心”的全部“菜单”给予满足,法国势必债台高筑,经济和投资环境也将趋于恶化,这是马克龙和许多法国人、尤其商业界和中产阶级所不愿看到的。

如果马克龙的“是、然而”能成功帮他稳住大局,动荡一时的法国政治社会形势,或许能稍稍得到一丝喘息。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