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17:人和野兽的区别(一)

0

图片来源网络

与郑医生等五个教授一起,喝了剑桥以来的第一顿大酒。大酒的意思就是喝的有点多,而且是喝的非常痛快。天南地北,激扬谈吐,指点迷津,相见恨晚……“不可不醉,不可太醉”,说好了写一个散记,就写这个字“酒”!

图片来源网络

拿“人和野兽的区别”做题目,有点标题党的“丑恶”心理在作怪,试试灵不灵?不过,人和野兽的区别之一是“酒”,我倒打心眼里的赞同。

如果是我说的这话,恐被那些个不喝酒而且痛恨酒的人打死。可这话是94岁,不常饮酒但爱酒的黄永玉老先生说的。他说: “喝不喝酒是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我和大多数人都不喝酒,我们欣赏喝酒,与喝酒的人为友,是不喝酒的拥酒派,算不得是野兽派。 ”

图片来源网络

黄永玉是谁?百度或者Google一下,就知道这老先生可是位角儿。

记得应该是2001年,朋友送了我两瓶说是洞藏版的“酒鬼酒”,意思是为了庆祝北京申奥成功,其实就是个营销噱头,我还真没怎么当回事,这酒好像还搁在家里呢,不知道这瓶子里面现在还有“酒鬼”不。就是那个时候,知道这“酒鬼酒”的“麻袋瓶”是黄永玉老先生设计的,挺有个性。

这些天,无聊的时候就去查查有哪些个中国人曾经在英国“雁过留名”,结果无意间就发现了黄永玉。1978年,英国的《泰晤士报》用了六个版面,专题报道了黄永玉其人其画。

图片来源网络

黄永玉老先生的成就咱不说了,就说说老爷子50岁之后的人生:50岁考驾照;60岁随手画了一张猴票,暴涨30万倍;80岁登上时尚杂志封面;90岁开个展;91岁撩到林青霞;93岁飙法拉利。

因此,“喝不喝酒是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从他嘴里说出来,不能不信。

关于喝酒,我也有一套理论,而且是常常拿出来说道说道。 比如这酒品看人品,较之打麻将、打牌还有打高尔夫球,属于一个频道。

酒桌之上,有的人能喝却总是先摆手“低调”,目的是让别人先喝,差不多的时候他再上,四两拨千斤,与“出老千”一个曲目;有的人不能喝,却逞强斗狠,最后稀里哗啦,喝倒自己麻烦了别人,典型的“不会打牌还总是叫庄”的主儿;还有的人不喝酒的时候人模人样,一喝就多,多了就闹事,外面闹腾够了回家闹腾,烦不胜烦;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且可以以“醉”的状态保持人性清醒,粉面桃花,妙语连珠,回到家里不扰民,倒头便睡,最好是还不打呼噜,则为喝酒的上乘。

至于那些个名利场上的酒局,属于“酒”的另类,胡说八道,胡喝八喝,完全没有章法。所谓的“酒品看人品”更是扯淡,因为全都是装的。

图片来源网络

酒(Alcoholic beverage)的化学成分是乙醇,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酒精,含量一般在3%—60%,还会含有微量的杂醇和酯类物质。

我们一般都认为酒是夏朝开始的,杜康被称为中国的“酿酒始祖”,并且是那个年代的一国之君。

但据考古学家们的发现,酒的历史简直就是人类文明史的翻版,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0,000年,再之前的新石器时代的美索不达米亚。相传,前人类的灵长类动物将储藏在山洞里的果实,无意中弄成像酒一样的饮料,后来给起了个名字猴子酒。再后来,人进化了,也懂得了有计划的酿酒,比如这杜康,酒自然就如影相随了。

一般说来,人区别于动物(本文就叫野兽吧),就是人的理性,或者说,人的理性是远远大于野兽的。这些理性的来源远的说来源于亚当和夏娃的那片遮羞叶子,近的说就是这从古到今还没说明白的哲学,四书五经,还有天天嚷嚷的仁义道德。感性是什么?野兽的本能!人类文绉绉的表白说:“人性”。当然,地球因为有了理性,才有了人类的和谐,才有了今天世界上是人统治野兽,而不是野兽统治人。

换个角度说,人之所以拥有了理性,与野兽们走的越来越远,便是学会了思考,又有了语言和文字,野兽们越来越不是人类的对手。人类的脑袋越来越发达的原因便是每天每天算计的太多,举止投足变得越来越讲究,换个词说是“越来越能装了”,“累”……

围绕着“修身养性”,围绕着“不累”,再披上“幸福”、“大同”的外衣,各种教派、主义的就粉墨登场了,成年累月的心灵鸡汤往我们身上的每一个汗毛里面钻,“理性”、“理性”、“理性”……即使是以赚钱为目的的经济学,其主流学派都是以“理性行为”为前提研究对象。

酒作为标准饮品,因为其可以迅速放松身体、娱乐氛围,还可以产生快感,甚至是催情,上帝或者说灵长类动物们算是给人类留下了一个“非理性”的借口,让越来越理性的人们借着“酒劲”可以暴露出感性的一面,抒发抒发心中“不要再装啦”,与野兽更加亲密一些。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