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16:科技从来就没有远离英伦(二)

0

640.webp作为大赛的主办方,西安市的宣传片可没少的现场播放。古城西安的故事,作为中国人应该是家喻户晓。我则记住了宣传片中的几个关键语:“两小时可以抵达中国85%的城市”,“拥有直达欧洲的货运列车”,”新时代的九宫格里,西安是古丝绸之路的始点。沿线100多个国家,四亿人的生活,将会因为丝绸之路而受惠。” 广而告之的作用真的很大!

温哥华也有不少的西安朋友。我知道西安交通大学,还知道一所很有名气的民营大学—西安欧亚学院,胡校长与我交流过程中,不少的真知灼见。我去过西安三次,印象深刻的有三件事,一个是羊肉泡馍就是乱七八糟一海碗,绝对够饱;二个就是这西安古城,已经是现代建筑鳞次栉比的程度;三个就是有钱人挺多,与山西煤老板有一拼。

大赛的主办方和支持方挺多,上到科技部、陕西省,下到西安市的科技局,中国特色,领导重视,政策指引,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大赛的承办方陕西大程洪泰董事长崔程先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头衔太多,还真没记住,记住的倒是这慈善组织阿拉善西北秘书长和狮子会陕西的前主席职务。

崔程董事长年轻但是人缘不错,Tom、Jenney,还有盛希泰、毛大庆等都是他的合作伙伴。对于新事物的领悟和执行力值得称道。管理团队有方,豪爽,有西北汉子的风采……晚上席间他说的一句话,听起来颇有些道理:“作为民营企业家,就是利用咱们的智慧和能力,跑腿辛苦,帮助政府做想做但是忙不过来的事情,就比如这西安创业孵化器还有海外工作站的设立。”由衷或者言不由衷,我愿意相信是由衷的心里话。

这样一类的活动,拍照是少不了的,我经常笑虐“形式大于内容”便是从此而来。不过,想想也是,这吃了一顿好东西,如果不拍照留念,或者说发个朋友圈晒晒,不白吃了吗?满足肚子温饱已经属于上一世纪的事了,现在主要是精神上的慰藉。我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西凤酒”的广告易拉宝不时的被现场人员放到一个较为醒目的位置,使得拍照的时候可以尽量收进镜头。我是颇为赞许的,因为我始终认为,善意、得体的广告本身属于慈善+商业的行为,我更乐于将其归属于“影响力投资”这样一个高大上的范畴。“西凤酒”的品牌我之所以印象深刻,还在于他们冠名了著名的“晓红读诗”栏目,我是“晓红读诗”的听众。

夜灯初上,大赛优胜者之一Jindao Jiandao Technology的英国团队邀请我们共进晚餐。这是一个完全留英的博士团队,朝气蓬勃,有狼性。尽管创业的领域属于智能+大数据医疗的红海,但是凭着强大的海外博士团队背景以及强大的中国孵化器支持,祝愿他们的成功!

伦敦的King Cross中央火车站就显得富丽堂皇多了,透着古老合着现代的气息。回程剑桥的火车晚班到11点还有……

英国人工业革命时期发明了蒸汽机车、铁路。1825年9月27日,全球第一条铁路——英国斯托克顿至达灵顿的铁路正式通车,设计者斯蒂芬森亲自驾驶的“旅行”号列车顺利到达目的地。这一创举代表着世界科技的最前沿。我才意识到,明天就是斯蒂芬森创造铁路史的生日。

 

图片来源网络

作为火车和铁路的发源地,维多利亚女王(1837-1901)时代,英国的铁路就像蜘蛛网一样覆盖了英伦三岛的城镇乡村,英国一直引领着着世界上最先进的轨道交通技术。第二次世界大战,无疑成为英国诸多方面的分水岭,曾经的铁路辉煌黯淡失色下来。不过,英国从1959年建成第一条高速公路,经过30年,完成了覆盖全国的公路网。

以设计时速250公里/小时(含预留)为标准,世界上1964年出现了首条高速铁路,那就是日本的新干线。当年我从南到北的乘坐新干线旅行日本全岛,确实心旷神怡,称羡不已。2004年开始兴建,如果从2008年通车的中國第一条京津城际高速铁路算起,短短的十年间,中国高速铁路里程已达2.5万公里,占世界总里程的三分之二。每一个中国人都因为这一巨大的出行变化,深刻感知着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巨大成就。

据说,英国政府2014年时候也曾经推出过一个雄心勃勃的“铁路改造升级计划”,但是种种原因被无限期推迟了。英国人民似乎乐意继续忍受这古老但是尚且现代和便利的轨道交通。我们乘坐的这趟伦敦—剑桥往返的火车应该属于城际列车,设计最高时速不会超过200公里/小时。我们用时50分钟,说这是快车的时间。如果赶上了慢车,需要1个半小时,观光车的节奏。

英国铁路(British Railways),简称BR。之前一直属于英国的四大国有铁路公司,1994—1997年,渐次实现了私有化,这属于撒切尔时代的私有化作品之一。我仔细的观察了手里的这张车票,有一个“双箭头”标志。查了查,原来这正是英国铁路(National Rail)的官方标志。由两个互相联结的反向箭头组成,一说象征着双线铁路上的两个行车方向。另一说,被称为“犹豫不决的箭头”("the arrow of indecision")。

于是,我就想,这“犹豫不决的箭头”是不是正诠释着英国进步和保守之间的某种平衡呢?这个地方的“保守“不代表着贬义,而是意味着一种守护,即日不落帝国辉煌和没落之后的痛定思痛。慢一些就慢一些,伟大的国度不仅仅是由辉煌的成就堆积起来,百姓的自信和安康、富足才是大国梦想的根基所在。更何况,就科技而言,英伦从来就没有远离过。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一滴不剩”。

——海子《以梦为马》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