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18:人和野兽的区别(二)

0

图片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640.webp黄永玉老先生言语中的“人类派”,讴歌的便是因为人会喝酒、能喝酒,可以对酒当歌,放肆情感。而野兽们则不会,所以老先生便戏谑不会喝酒的人为“野兽派”了,而以他为代表的不会喝酒但是支持喝酒的人为“拥酒派”,不算野兽派。也只有黄永玉老先生可以想出这样奇妙的对比,而且还敢说。

图片来源网络

我是喜欢喝几杯的人,喝酒大概有这样几种情形:

一个人喝酒,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喝酒便成为一种心境,酒精可以使你以半梦半醒的状态思想或者写作,甚至会记忆起似曾相识的梦境。温暖如春、炎炎夏日、秋日细雨,或者是鹅毛大雪……都是你最好的酒伴。

两个男人喝酒,酒伴是最难寻觅的,如同伯牙子期,两个人要酒量相当,而且气场能合,彼此仰慕或者认同,言谈举止之间,碰杯一饮而尽的动作是不需要酒令的,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随心随意,吹吹牛、侃侃山、摆摆龙门阵……说不喝了,把杯一推,二人哈哈一乐,绝无推诿扯皮之举。

一男一女喝酒,讲究的是心情,还有分寸,以彼此愉悦,胜读十年书为最上乘。夫妻之间偶尔小酌,增进感情;恋人之间,以酒作为掩护,倒是一个可以“酒品看人品”的好时段,朦胧间酒醉,更是无聊人生之中难得的美景记忆。

好朋友们一桌喝酒,酒量有大有小,性格迥异,聚到了就是朋友。不过,这种场合,一般人总会担心自己喝的比较多 而别人喝的不多 ,然后就变成了自己傻。因此,我一直以为,以“不装”为基本原则,能喝的不喝不对,不能喝的乱喝更不对。其乐融融好,酒品和人品这样的场合最见功夫。

无论如何,不要什么场子都去,否则就是胡喝海塞了。缺酒,馋酒,酗酒,是病!

据观察,中国56个民族,少数民族们酒后都有载歌载舞的习惯,而占有91.5%人口比例的大汉民族,好多人一喝多了就有开始吹牛的习惯,也是一种文化,像做梦一样,应该也算是“中国梦”的一种。

酒这东西,现实当下,历史长河的看,真的挺有意义。聊着聊着就不得不提提上帝的意思。新约《圣经》创世记第九章20—21节说:“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他喝了园中的酒便醉了,在帐棚里赤着身子。”

新约《圣经》中还说,耶稣所行的第一个神迹就是把水变成酒。约翰福音第二章1—11节讲了这神迹的整个过程: “管筵席的人尝了那水变的酒,并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只有舀水的佣人知道。管筵席的人便叫新郎来,对他说: “人都是先摆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摆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

当然,上帝也说:“酒能使人亵慢,浓酒使人喧嚷;凡因酒错误的,就无智慧。”(箴言20:1)

我们常说,人一辈子有一个知己便已足矣。其实,这一寻觅的过程如同爱情一样,不到终老难以启齿永恒。

我们是不是常常在某一个时点或者背景之时,突然会发现,你此时没有一个朋友可以倾听你此刻的情感。问题的关键点不是你没有朋友,而是在长长的好友清单中,你觉得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此时此刻与你在一起,倾听你的声音,而且你愿意向他(她)诉说。

我以为,酒是寻觅知己的一味方子。

我个人的经历之中,曾经有一段很纠结的日子,每天忙碌的状态就像是在战斗,但是结果不确定性带来的可能常常令我寝食难安,其中的不确定性又不能与身边人分享,因为这会影响身边人的情绪。这时候,一个朋友成了我那个时期最好的伙伴,我们聊天的方式就是晚上马路边上的大排档,坐在马扎子上,光着膀子,对着瓶子喝啤酒……我永远记忆着这个朋友,并不常联系,但凡有事相求,立即就会放下其他的一切。

黄永玉老先生说:“酒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它无孔不入。忧愁要它,欢乐也要它;孤独要它,群体也要它;天气好了要它,风霜雨雪也要它;爱情要它,失恋也要它;诞生要它,死亡也要它;恶人要它,善人也要它;当官的要它,百姓更离不开它;有文化的要它,大老粗也爱它。”

图片来源网络

“酒是人类第二大快乐!” 黄永玉老先生说

那我就将酒的名称查查记录在这里,快乐的时候好用:啤酒 (Beer);葡萄酒 (Wine);冰酒 (Icewine);贵腐酒 (Noble rot wines);加强葡萄酒 (Fortified Wine);雪莉酒 (Sherry);波特酒 (Port wine);起泡酒 (Sparkling wine);香槟 (Champagne);黄酒 (Chinese rice wines);清酒 (Sake);白酒 (Chinese spirits);浓香型白酒 (mild flavour Chinese spirits);酱香型白酒(Jiang-flavour Chinese spirits);白兰地 (Brandy);威士忌 (Whisky);伏特加 (Vodka);朗姆酒 (Rum);琴酒 (Gin);力娇酒 (Liquor)。

图片来源网络

黄永玉老先生的酒句明显的正能量,而“斗酒诗百篇的”唐朝李白,说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接着就说“明日愁来明日愁”。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把这一捧相思,描绘的淋漓尽致,禁不住潸然泪下。

再过两天就是中秋了,还是与李白《月下独酌》吧,“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