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23:我与西班牙做邻居

0

640.webp因为“准苦旅”的行走安排,剑桥住宿的最后选择便是与人合住:即一个公寓单元,个人住个人的房间,客厅、厨房、洗手间等公共设施共享。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日子并不陌生,30年前,有一张床便可满足的中国人,有一种福利分房,叫做“团结户”。至于与什么样子的人会成为邻居,事先并无知晓。好在我应该是常客,其他客人谁来谁往于我而言,久了我就成了主人。再说,一方空间之内,近距离与不同的来客相遇,朝夕相处,是挑战也是乐趣。我来剑桥,不正是想用最直接的观察理解英国,理解欧洲,如此想法,便觉得自己捡了大便宜。人活着其实就是一个心态,时常阿Q阿Q挺好…….

Rocio是我剑桥小屋的第一个邻居,今天搬走了。她比我早一天来到剑桥,已经长租了另外一个房子,暂住这里两周只是为了过渡一下。Rocio很文静,西班牙女孩,却完全没有想象中西班牙女郎奔放的模样,倒有些像中国江南的文静女子。

Rocio是西班牙名字,超级难读,发音应该是“德鲁”,但是第一个“德”要使劲的卷舌,还要发出长长的音,我跟她几乎每天都要练习一遍,却她走得时候我也没有学会。她认真的把“Rocio”写在我的手机上,说:“没关系,你就按照你自己的发音读。”我查了查英文读法,是“罗西奥”,但觉得好难听,于是我说:“就露丝欧吧!”她抿嘴笑了笑,说:“也行!”而我的名字,她一下子就记住了:“Professor Zhang”。

周一到周五的时间,Rocio按时的朝九晚五去上班。我们每天都客气的打招呼,有时候晚上她回来看到我还在读书、写字,会很好奇的问我写什么呢?那一天,我将第一篇剑桥散记《为什么是英国?》的英文翻译给她看。她半晌没说话,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我也没大听懂,满是崇拜的眼神我倒是看懂了。

一个单元合住,最需要注意的问题就是不能妨碍别人。我们走路都是蹑手蹑脚,厨房做饭的时候就关上门。进门出门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些声响。鞋子进门就换上起居鞋,卫生间使用完了之后都会有意识的清理干净,包括洗手盆上的水渍……

讲电话的时候会带上耳机,还尽量捂着嘴巴。不过,即使这样,也还是能够听见。有一天我跟Rocio说,”你发现一个有趣现象了吗?”她问: “哪里有趣?” 我笑着说 :“你讲电话用的是西班牙文吧,我一句也听不懂!而我讲电话时候用的是中文,自然你也是一句听不懂!”Rocio也爽朗的笑了。

上帝真的很有趣,让你们这些个不大像动物的动物,可以讲话却彼此完全听不懂。身体器官差不多却非要分成个“黑、白、黄、棕”。不同的族群有了,而且越分越细,吵完了就斗,斗完了再吵,一年又一年,一甲子一甲子,“百年大计”、“千年大计”的,一个一个都是以民族、国家和人民的名义。“世界和平”的年头真的不多,要赖就赖这上帝吧,难道这是上帝的“阳谋”吗?

人类自从没有抵抗住撒旦的诱惑之后,便总是不停的证明上帝的错误。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如同我们人类内心永远存在着“善良”与“邪恶”,“美好”与“堕落”一样,我们又有哪一个人不是“双面人”呢?化装舞会之所以可以在西方还有年轻人中盛行,是因为他们承认“双面”,而我们不愿意承认,我们宁愿说谎话,也要自认为自己的“高尚”,狗屁!

人类的伟大之处,就在于“耶稣”也要以人的形象示人。人类的渺小之处,就在于人以为“耶稣”也是人。科技的飞速发展,我一直抱有喜忧参半的忧虑,这也是促使我行走的动力所在,因为我不想躲在一隅,风花雪月,坐看风起云涌,坐等人类末日的来临。

人类发明的人工智能技术,其中一个颠覆性应用就是“智能翻译”。目前的水平已经达到了用一部手机,双方说不同语言就可以对话的程度,Google、苹果,还有中国的百度、腾讯、科大讯飞等等,已经都可以技术上实现。唯一存在的问题是需要一句一句的翻译,达不到同声翻译的水平。解决个问路、吃饭或者实在没办法的情况还行,但是距离商务或者真正的应用场景还有距离。

不过,最新的消息传出,Googel已经研究出一款叫Pixel Buds,159美元的耳塞,一个人戴耳塞,另外一个人拿着Pixel智能手机。戴耳塞的人讲话(默认为英语),谷歌翻译器实时翻译,并在智能手机上大声播放。手持手机的人应答后,被同声翻译,然后再耳塞中播放。尽管这还不算是真正的同声翻译(真正的同声翻译应该至少是两个耳塞),但是这一过渡,相信就像当年的苹果Ipod到Iphone4的一样。眼睛一眨,就实现了。我这“土鳖”英文还是要学,不过真的不需要再花费太大的功夫。留出脑袋思想人工智能不能干的事才是未来可以与机器人们一起玩的独门法宝,否则基本上就会成为他们的“奴隶”。说到这里,这些天热传科大讯飞的一个“造假”绯闻,就是说它现场演示的同声翻译结果都是后台人工完成的,信还是不信呢?

现在“小道”、“大道”消息太多,难以辨别。瑞典的曹先生被瑞典警察“不人性对待”、美国人对咱全是大棒没了胡萝卜、京东强哥的“一时糊涂” 、紅芯瀏覽器造假……所以,这科大讯飞造假的事咱也是不敢相信的,因为这事如果是真的,岂不是又要让咱们的“科技梦”凉了半截。周小平说这都是美国人设下的圈套,信不信就只能由他了……

西班牙我是没有去过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电影电视中的西班牙斗牛,那块红布我是记得的,好潇洒的样子……结果西班牙2018年改成了用“球”来代替“牛”,尽管重达250公斤,但还是“球”不是。再说,这“牛”没了,还叫斗牛吗?斗个“球”吧。我算是搞明白了,合着这全世界,都是“以人民的名义”——骗人的把戏……西班牙女郎的豪情奔放,也让Rocio给彻底颠覆了。

西班牙的历史很长,但是这牛劲发力的时刻定格在难忘的1492年,克里斯托弗·哥伦布首次扬帆出海寻找新大陆,从此西班牙殖民帝国就占据世界舞台300年。文艺复兴时期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是西班牙,16世纪大部分时间里最强大的海权国家也是西班牙,殖民地从西太平洋到美洲,美国现在最牛的硅谷所在地加利福尼亚原来都是属于人家西班牙的地盘。

因为牛劲,欧洲的战斗几乎没有拉下西班牙一场,除了参乎意大利、尼德兰、法国、德意志家里的事,还与法国 、 英国和瑞典爆发了战斗,地中海 、 北非和土耳其没少的干仗。终于,折腾到17世纪的下半叶, 西班牙别说欧洲老大,领导团队一员都当不成了。18世纪后,一直就没闲着的打来打去,一直到了1958年有了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共同体之后,好像才太平起来。以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形式,发展成为一个现代、民主的发达国家。

我查到了西班牙外交与合作部2013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西班牙的存在》,西班牙真的还是很了不起,诸多方面都依然占据着世界领先的地位 。这西班牙语在中国是大学课程里面的小语种,但却是全世界国际交流语言中除了英语之外的第二大语言。如果按照使用语言的人口数,又屈居于中文之后,因为咱们中国还是人多力量大。

Rocio刚刚MBA研究生毕业,是家里三姊妹中最小的一个,找到了一份剑桥生物制药领域创业公司的工作,因此离开西班牙来到英国。我问她: “会呆多久?会留在这里吗? ”她说: “两年的工作许可,不会呆在英国的。”我又问:“你觉得西班牙与英国相比你会选择哪里?”她说:“英国的工作机会应该比西班牙要好一些,不过,最后还会回去西班牙的,因为那里是家人呆的地方……”

西班牙真的已经从斗牛士世界里变得了平和,或许这正是连年征战的洗礼。想想世界上还在妄想争斗的那些个民族英雄们,我真的觉得很悲哀。如果我们可以回看西班牙的帝国历史,就知道那些个帝国光环之下普通百姓的生灵涂炭,而今天,西班牙悄悄的回到了欧洲南部的角落,却赢得了和平,赢得了西班牙女郎如江南女子一样的文静……

前两天,Rocio下班后我们俩一起来到了康河边上,我常路过的Fort St George英式餐馆,吃了顿羊排,碰杯说:“We are lucky to know each other!”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