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加拿大公民被证实在中国遭拘

0
12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证实了此前传出的、有两名加拿大公民被当局拘留的消息。

从传闻到证实

12月10日,非营利机构“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ICG)表示,在该组织任职顾问的前驻华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当晚被“中国北京国家安全局”拘捕。

12月11日,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表示,渥太华正和中国外交官就康明凯被捕直接接触,并“正在为其家庭提供领事协助”。

由于此时正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科技首席财务官、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被加拿大方面应美国要求逮捕,并正在出席一再延长的保释听证会(11日稍晚孟晚舟在支付1000万加元保释担保金和承诺16项禁制条款后获得保释,但仍需等待明年初可能举行的引渡听证会),康明凯事件立即引发加拿大和国际间广泛关注。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新闻发布会上被记者连续问及此事,均已“不了解”回答,但指出“ICG未在中国登记注册,在中国境内活动属于非法”。

12月12日晚,又有消息称,又一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失去联系,稍后加拿大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证实,失联者系企业家斯帕沃(Michael Spavor),方慧兰称,他们一直无法和斯帕沃取得联系,此前斯帕沃曾表示担心自己可能被中国当局拘捕。方慧兰称渥太华一直和斯帕沃家属有联系,但拒绝透露细节。

几小时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证实了两人被拘留的消息,并称两人被拘留的理由,是“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称斯帕沃是被中国辽宁丹东国家安全局拘留的。

康明凯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出席活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

康明凯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出席活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

何许人也

康明凯的外交官生涯先后在北京、香港和纽约联合国代表处度过,他的Linkedin个人注册资料称,2016年9月杜鲁多访问香港时他是“政治随员”。

康明凯在加拿大驻华使馆任职时的上司、前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称,2014-2016年他在驻华使馆任职,此后声称“喜欢中国”并选择留下来。不过另一些资料显示,他在从驻华使馆离任后前往加拿大驻香港领事馆和加拿大驻联合国代表处工作,直到2017年底才作为ICG的成员重返中国。

其它资料显示,唐明凯2017年12月加入ICG,此后“继续报道涉及中国的一些最敏感问题”,涉及诸如朝核危机、中美关系、中国在非洲“扩大存在感”,等等。一张被证实真实存在的照片显示,赵朴曾在位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楼内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出席活动。

斯帕沃原籍加拿大阿尔伯特省卡尔加里,已在朝鲜半岛生活了20多年,能操流利韩语和法语,正在学习中文,2013和2014年他因成功组织前美国NBA明星罗德曼(Dennis Rodman)访问朝鲜名声大噪,他也以金正恩私人朋友自诩。斯帕沃创办的网站Paektu Cultural Exchange宣称,他们的业务是“致力于促进朝鲜和国际组织间可持续合作、跨文化交流、旅游、贸易和经济往来,为企业和个人服务”。

1+

斯帕沃因金正恩而出名(经济日报)

究竟为什么

此时此刻,人们最关注的莫过于两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被中国有关方面拘捕的(毕竟“涉嫌危害国家安全”是一个过于宽泛的概念,人们希望了解更具体的细节),以及,他们两人的被拘捕,是否与孟晚舟事件有关。

赵朴认为,康明凯热衷于和“中国异议分子谈话,并以加拿大政府代表自居,这让他很容易受到中国当局密切关注”。他称康明凯曾密集接触“流离失所的藏人”、“西北穆斯林少数民族”、“加拿大指控的被大规模拘捕人群”,且特意跑到偏远地区试图与这些人会面,“试图了解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以保护他们的文化”,“很显然这些都会引起安全人员的注意”。

但另一些分析认为,康和斯帕沃出事很可能都和“脱北者”问题有关,斯帕沃的业务范围、他系在鸭绿江畔的丹东市被捕,似乎都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这一点,而有消息称,康明凯虽然和斯帕沃“分案处理”,但“两人的案件间存在一些关联”,康明凯以往也曾发表过涉及上述问题的言论。对于此,中国官方不置可否。

两人的相继被拘是否和孟案有关?或者换言之,加拿大是否如许多观察家和媒体所言,在不经意间被两个“超级大国”的矛盾卷入,成为一个左右为难的出气筒?

赵朴对此持肯定态度。

在接受CBC和加拿大环球新闻采访时他表示,“这毫无疑问是对孟案的直接回应,相信我,根据我在中国13年任职的经验,这不是巧合,这是中国政府试图给我们发出的一个明确警告”。赵朴称尽管外交官经常在驻在国做一些敏感的事,但因为有外交豁免权的保护,逮捕他们是非同寻常的,尽管康明凯已经不再是外交官,但中国“显然希望借此让渥太华所有人引起注意”。

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外交部则态度谨慎,方慧兰和杜鲁多先后强调,加拿大联邦政府“正与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和北京方面联系,试图了解其中原因”,小心翼翼地回避“是否与孟案有关”的问题。

12、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同样回避了这一问题,仅重申两人“危害国家安全”,13日稍晚,在被问及“此事是否会令加拿大驻华及赴华公民感到不安全”时,中国官方人士称“只要合法活动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十分安全,这点所有在华加拿大人都可以作证”,并反唇相讥地表示“如今反倒是在加拿大的一些中国公民感到不安全”,这也是中国官方人士首次将两件事相提并论。

一些分析家认为,康明凯和斯帕沃的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其被拘的直接原因可能由来已久,未必和孟案有关。但此事恰发生在孟案发酵之后则或如赵朴所言“并不完全是巧合”。

一如中美双方竭力将孟案和中美贸易谈判“撇清”,至今中加两国官方仍坚持“一码归一码”的口径,以免问题愈演愈烈,并陷入难以摆脱的“死循环”。

赵朴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需要寻求美国支持”,对此也有人持不同看法,认为“就事论事反倒容易解决”,“如果继续和美国扯在一起会越弄越复杂”。

 

2014年10月ICG主办的一次公开研讨会,地点是比利时布鲁塞尔HSE国际事务学校,与会者分别为HSE校长卢金(Alexander Lukin)、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古埃昂诺(Jean-Marie Guéhenno)、法国巴黎国际事务学院院长萨拉梅(Ghassan Salamé)、前美国驻俄大使皮克林(Thomas Pickering)、北京大学教授王辑思和金融投机者索罗斯(George Soros)等,他们大多出现在这张照片上(HSE官网)

2014年10月ICG主办的一次公开研讨会,地点是比利时布鲁塞尔HSE国际事务学校,与会者分别为HSE校长卢金(Alexander Lukin)、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古埃昂诺(Jean-Marie Guéhenno)、法国巴黎国际事务学院院长萨拉梅(Ghassan Salamé)、前美国驻俄大使皮克林(Thomas Pickering)、北京大学教授王辑思和金融投机者索罗斯(George Soros)等,他们大多出现在这张照片上(HSE官网)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