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28:“十一” 说说 “Sea Power” 的事儿(五)

0

JIANQIAOBAIRISANJI

十月初,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一个题为《连接欧洲和亚洲—对欧盟战略的设想》的政策文件。西方媒体大多认为这是欧盟项庄舞剑,针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反制,但是欧盟委员会官方辟谣说“NO”。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耿飚说:中方始终积极支持亚欧互联互通,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个重要指标。640.webp (2)自2013年中国推出“一带一路”战略之后,五年来,确实是搅动了全世界大大小小国家的神经。川普2016年的上台,以其特立独行的执政理念和言行将世界原有平衡打破,无形中将中国的 “一带一路” 倡议放到了 “烤架” 上。目前,美国的印太战略、俄罗斯的大欧亚倡议、欧盟的连接欧亚设想一个一个粉墨登场。欧亚这个刚刚和平了70多年的地方,又见硝烟。

2018年3月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已经拉锯了半年。激烈的经贸外衣之下,政治对抗越来越明显。谁代表着正义似乎并不重要,问题的关键是这样的对抗什么时候可以收场,以什么样子的方式收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崛起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不是已经具备了向美国或者说世界挑战的软硬实力,拿战争来检验不是一个好主意。尽管大清朝的时代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如果简单类比,大清朝的昨天至少值得我们认真借鉴和反思,即 “不战即不战,战即必赢!”

我们越来越相信,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理由,美国正在把中国作为国际体系中的霸权对手,而非简单的战略对手。用中国主流媒体的话说:“韬光养晦已经没有办法阻止美国扼杀中国的狼子野心了!”每每听到或者看到这样的言论之时,我都会记忆起《走向共和》那部片子中,大战之前王公大臣们的群情激奋,大战之后的推诿扯皮……

史塔莱迪在最后一章“美国与海洋:二十一世纪的海军战略”中写道:美国现在正仿效英国当年的策略。但不幸的是,美国发现在印度洋上,出现了新竞争者—中国。北京除了经由一带一路,与沿岸国家如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孟加拉国、缅甸等过建立起联盟关系,更在这些国家的要冲建立起军民两用的港口,形成美军所谓的“一串珍珠”,完全照着英国的历史脚本在走。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声称“一带一路”是实现共同繁荣的合作共赢之路,是全方位交流的和平友谊之路,但是以史塔莱迪为代表的美国人不相信中国的说辞,而宁愿相信大国“挑战者”的思维逻辑。如果说美国人的扯淡就是“空穴来风”,也不客观。中国媒体集体“厉害了,我的国”为他们的这一解读提供了足够的证据和说明。

台海局势以及朝鲜半岛局势,因为美国印太战略的确定,战略地位更加突出,随时具有引爆冲突的可能。2018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3年,中国改革开放40年。2019年将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具有非凡意义。“和平与发展”还是不是世界的主题?“韬光养晦”还是不是中国的“和平崛起”之道?640.webp地缘战略学家麦金德曾说:“谁能统治东欧,谁就能控有腹地;谁能控制腹地,谁就能控有世界之岛;谁能控制世界之岛,谁就能控有世界。”

这句话经久不衰,被具有英雄主义情结的大小英雄,包括互联网时代无数的“键盘侠”英雄们所拥趸。

回首望去“往事并不如烟”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和大英帝国,还有昙花一现的德国、意大利、日本的海上争霸,硝烟过去,留下的又是些什么呢?欧洲的和平、中国的和平、美国的和平,还有世界的和平,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我是科技主义的拥趸者,我不认为21世纪还会是地球海的时代,我坚持认为未来30年将是科技主义的时代,即科技主义将会像宗教一样统治着世界,人类共同的敌人将是人类亲手制造出来的类人机器人,而不是人类自己。

640.webp (1)所谓“海权”(Sea Power),在人类的现实世界里,继续充当着强大无比的厉害角色,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现有世界秩序和现有疆界、民族之上的“丛林法则思维”。科技将会颠覆世界的一切现有认知,包括战争的方式。如果人类还在继续与人类战斗,将会较之上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死的更惨、更难看。

上世纪1973年,著名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预言“中国文明将主宰世界”。注意:是中国文明而非中国。我愿意相信这一预言,因为我认为人类优秀文明的集合和包容才可以造就人类的真正繁荣,包括西方拥有的一切先进的东西。而中国文明最核心的两个字“中庸”,恰恰可以诠释一切,即“以中为用,正道前行,以善为灯”。

我每天走在剑桥古朴的狭窄小道,感受着英国人略显古板的样貌,感受着慢,感受着科技的创造,感受着平和、满足,当然也感受着年轻人们对于欧洲的热爱和追求……我就在想,这还是那个血洒疆场,纵横四海的大英帝国吗?回答:正是!

战国初期魏文侯拜吴起为将,大败秦国,夺了秦国的“河西”之地。而秦昭王时白起为秦将,又大败魏国,夺了魏国的“河东”之地。这就是“三十河东、三十河西”的故事。

约公元前13世纪的“特洛伊战争”,希腊人彻底摧毁了小亚细亚的特洛伊城,几乎将特洛伊人赶尽杀绝。然而几百年后,特洛伊幸存者的子孙在台伯河边的七座小山丘上修筑了一座不起眼的小城。公元前五世纪这座小城开始走向对外征服之路,公元前2世纪,特洛伊幸存者的子孙征服了希腊,建立起了一个囊括整个地中海的大帝国—罗马。

十一对于中国人是个大日子。英国没有假期这一说。“Sea Power”说开了,这随笔就拉不住车了,于是我就想,随便随笔吧,记忆而已,不求对错,只是自己七思八想,忧国忧民,或者就是杞人忧天。

河东河西的故事,希腊人和罗马人的故事,我只是想说:战争就是人类自己开自己的玩笑!640.webp (3)搁笔之时,信手又翻阅了厚厚的《Sea Power》。史塔莱迪全书中的第一句话,引用了莎士比亚名剧《暴风雨》中的一句台词:“ We are such stuff as dreams  are made on, and our little life is rounded with a sleep. ”

意思是:“人生在世谁不逐梦,短暂一生不过是黄粱一梦。”

【结束】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