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29:剑桥是一所好大学(一)

0

JIANQIAOBAIRISANJI10月1日,是剑桥大学2018新学年的开学日。说是校长要训话,训话地点在充满神秘感的剑桥大学摄政院大楼(Senator House)。用铁栏杆围起来的大庭院,绿地白楼,中规中矩。尽管紧邻整日熙熙攘攘的国王学院,1730年建成的摄政院平日里却大门紧闭,另一侧就是李约瑟先生曾经担任院长的冈维尔与凯斯学院。剑桥学生们每年的毕业典礼都在这里举行,流传着很多故事,成为剑桥大学毕业生们的一生骄傲。

校内网上通知是早上9:15am开始,还特别提示请预留一小时的排队时间,没有注明需要正装出席。

640.webp (4)三三两两鱼贯而入,完全没有预想中的排队景象。几位工作人员穿着剑桥大学特有的黑袍站立在大厅门口,微笑的欢迎每一位前往的人,没有查看证件,更没有安检类的设备或者东西。一下子觉得有点不大适应,心里想,这怎么着也应该看下证件吧……

640.webp (5)摄政院演讲大厅空间并不大,挑高很高,感觉很空旷,装饰远没有那些个大教堂华丽。固定座位除了分列左右两排的长椅和卡座,其余的就是演讲台正面临时摆放的四排普通折叠椅。演讲台旁边的位置临时加了大概有10把看起来比较舒服的座椅,整个会场今天估摸着也就100人左右。

640.webp (6)除了坐在那10把椅子上的,或者说会场上穿黑袍子的礼仪团成员、新老学监是被要求参加活动的人,其他的包括各学院院长应该都跟我一样,属于自愿、乐意的跑来聆听校长训话。当然,信息的来源是剑桥大学校内网,意味着你至少需要是剑桥大学的访问学者。

9:15am,刚才还谈笑风生的活动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大家起立。威严的礼仪团成员迈着仪仗队特有的抑扬顿挫的步伐,手持权杖类的法器,从外面步入大厅,前后呼拥着将校长斯蒂芬托普(Stephen Toope)引导上了演讲台。礼仪团成员和新老学监端坐于演讲台旁,仪式感十足。据说凡是摄政院举行的仪式,至今一直保留着800年前的传统,一板一眼。

斯蒂芬托普校长来自于加拿大,2006-2014年曾经担任过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的校长。2017年10月成为剑桥大学第346任校长。作为从加拿大来的访问学者,听到他那纯正的加拿大腔英文,很亲切。

640.webp (7)斯蒂芬托普的职位描述是“Vice chancellor”,一般的对应翻译都是副校长,但事实上履行的是校长职责。随笔之中,我采用了剑桥大学博士、四川师范大学英语系教授Carol郑老师的翻译,即“剑桥大学的The chancellor是lord of Sainsbury of Turville,王室成员,译为名誉校长更为妥切。斯蒂芬托普下面还有五位副校长,对应英文是Pro-vice-chancellor。而剑桥大学官方网站中描述“The Vice-Chancellor is the principal academic and administrative officer of the University. Professor Stephen Toope was formally admitted as the 346th Vice-Chancellor on 2 October 2017.” 因此,Vice chancellor应译为校长。”

剑桥大学无疑是一所全球学子、学者向往,赢得无数荣耀和成就的大学。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剑桥大学就是“好大学”的代表,是无数大学追求的最高目标之一。

斯蒂芬托普校长的训话是我调侃的用语,演讲才是其最妥切的表达。整个演讲就结构而言并无新意,无非是回顾一年的工作,展望未来一年的想法和计划。但是,整个演讲过程中贯穿始终的大学情怀和反思,特别是面对快速变化的外部世界,剑桥大学究竟应该以怎样的状态保持剑桥的传统,同时可以与这个世界更加有效、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令人动容。

“英国优秀的大学制度在很多方面令世界称羡,但结果却是社会对大学越来越不信任,并怀疑我们的动机和目的。即使是剑桥大学,凭借其杰出的历史和卓越的成就,也未能幸免于这种质疑。”

*我们如何在传统的公共资金来源减少的时候,继续保持和加强大学研究所需要的必须预算?

*我们如何为学生提供最佳的学习体验 – 从提供有效的经济支持,到确保他们的学术和个人福利需求得到充分满足?

*我们如何落实有效的激励和支持,以维持和扩展大学在教学方面的卓越表现?

*我们如何确保所有员工 – 无论是在学术、行政和助理岗位上 – 都会得到相应的奖励,并在他们的职业发展中得到有效的激励?

*我们如何为学生和员工培养一个真正热情,而且多元化和包容的环境?

*即使我们正在努力解决英国脱欧的不确定因素,我们如何保持剑桥是一所全球性的大学,对全球人才和合作伙伴开放?

*坚持对批判性思维和学术自由的基本承诺;

*建设一个紧密合作的大学社区,促进和促进跨学科对话;

*建设一种民主的治理体系,接受各种观点并从中受益;

*建设一个强大的评议系统,确保我们无论是在研究、教育还是在慈善事业中 ,无论我们与谁合作, 都能保持我们大学的价值观。

*剑桥大学一定是当地的好公民、区域领先者,国家的一部分和全球领导者。

“我们需要不断反思不同学科之间的总体平衡,以确保大学继续致力于广泛的学科覆盖,并且对新兴学科和跨学科进行更广泛的开放。”

“从2019年开始,将有来自叙利亚的五名学生和来自巴勒斯坦的两名学生到剑桥大学学习。”

“我们坚定不移地致力于言论自由。”

“我们致力于培养相关且有意义的国际合作伙伴关系。 我们与中国南京市3月份签署的关于开展智慧城市研究的协议,是我们渴望的一种新型合作模式。”

“我们非常重视并极其依赖我们的欧洲同事。 我们将继续尽最大努力坚定您对剑桥的选择信心。”

“国际学生是剑桥这样的全球性大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作为我们的校友,他们是我们全世界最好的大使。”

640.webp (8)“我们将继续通过Judge商学院、剑桥企业、剑桥网络和其他创新创业平台,发挥出剑桥集群的创业优势。让城市进入大学,向剑桥市居民开放更多的建筑物和设施。”

“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可能使我们处于机械而无法运转的僵化系统之中,避免我们的自满情绪。我们是一所大学,我们关注的是目标和原则,而不是过程。”

“城墙之外,宏伟的城市之外,人们不会在意我们知道多少,直到他们明了我们究竟关切了什么?关切了多少。”

“我们所有人都倾向于消除剑桥作为特权和自私精英主义堡垒的轻率刻板印象。 我们将证明 – 通过展示,而不仅仅是通过告诉 – 剑桥对全球人才越来越开放; 剑桥是思想和创新的火花之地; 剑桥有能力研究、诠释和应对正在变革的社会和经济现实。”

以上内容并非现场可以完全记录并理解,更非断章取义,而是根据斯蒂芬托普校长之后公布于学校网站的演讲全文摘取的小小部分,希望可以管窥剑桥大学一二。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