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33: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一)

0

JIANQIAOBAIRISANJI2015年4月13日,一位叫顾少强的女老师写了一封辞职信,内容只有10个字 “世界这么大 ,我想去看看” 。

WeChat Image_20181218182615沉浸在焦躁和喧嚣的城市之中,哪怕可以刮过来一阵凉风,飘过来一片云彩,都会被感动的中国人,突然听到了这样一句“掏心窝子”的话,顿时沸腾了。本来就十分柔软的心房禁不住的集体颤动起来,不过,颤动过了也就过了……

“看看”这两个字,我们可以有非常多的解读。拿英文来对比,就有Look、See、Watch、 Gaze、 Stare、Glare、Blink、Wink之多,中文表达过来都是“看”的意思,不同的是“看”的程度或者状态。普通的就是看看,或静态或动态;严肃点的就是凝视,或目不转睛,或因为惊奇、茫然而瞪大了眼睛;诸如其他的怒目圆睁,还有眨眨眼睛、使个眼色等等,我就搞不大懂了…..

就旅行而言,“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即使用“Look”、“See”、“Watch”已经足够了,可以将原来非黑即白的黑白照片增加上色彩,已经够靓丽了。“傻瓜相机” 傻,却可以记录彩色,千篇一律至少是真实,不是“画”。智能手机解决了“傻”的痛点,但只是“高级”傻,而且“假”的东西掺进来了。不过也好,至少底子是真实的,修的漂亮点这事,就像每个人每天嘴里的“牛皮”,权威大腕儿嘴里的“人五人六”,只要不拿出去骗人就是一种乐趣,看着也会养眼。

前些天,我听了一位研究佛学的吕新国老师讲的一个段子,现在想来挺有趣。他说:“有人说动物与人的区别,是因为动物没有语言或者说不会复杂的语言组织能力,胡说八道嘛!动物的语言能力很强,只是你听不懂而已!”我就想问了,“动物之间会吹牛皮吗?!”如果不会,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反证“人与动物之间的区别,是因为人会吹牛皮,即会更高级的语言组织能力哈!”

“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应该是每一个人藏于内心,一生都应该抱有的冲动。

蜗居于剑桥小屋,徜徉在康河边以及剑桥的羊肠古道有些日子了。昨天,我突然想,“剑桥不大,应该去看看。”

640.webp说走就走,就去看看据说是英国最值得看的十大小镇之一“LavenHam”吧。一路驱车向东,却鬼使神差,错路来到了距离剑桥50公里,位于英国东南部的一个名字叫做Colchester的小镇。天色将晚,便Airbnb寻到了一个充满了英伦气息的乡村小屋,屋主是本乡本土的Laura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们。

交流才知,Colchester小镇竟然始建于罗马帝国时期,矗立在小镇公园的城堡遗迹距今已经有2500年的历史,说是英国最古老的小镇,不禁令我惊喜不已,怪不得一路下来越走越古老。

640.webp (1)想想说走就走的旅行,想想昨天一路下来的边走边停,穿越了一个又一个叫不上名字却留下记忆的英伦小镇,“Clare Park Lake Golf”迷你高尔夫球场的咖啡和英伦美女,“One home, Two Women”古堡的热情英伦大妈、指点迷津的英伦大叔……

人这一辈子如果说有目标,那就是“死亡”,只有这一个目标是最确定的目标。莽莽撞撞的来,又莽莽撞撞的去。识路或者不识路,有导航或者无导航,只是少走弯路或者会走更大的弯路。因为你自信或者他信,辩证的看,要么成要么就大不成,而且会丢掉好多的风景。你选择的路上,不一定都是最好或者并不一定是你最喜欢的路。

美好或者惊喜往往发生在错误的选择之中……Colchester,我稀里糊涂的来了!

乡村的太阳似乎总是要升起的早一些,这英伦也不例外。昨晚,我破例十一点上床,伴着《马克思博士到海边度假》的昏黄灯光,酣酣而睡,夜晚有些冷,但是很静。

因为无法割舍对海的情怀,每每有机会便会默默的去走走、去看看,去数数海上停泊的船,去量量那船有多大、多深、多长。

640.webp (2)早上,呼吸着英伦特有的泥土气味,便去了据称是英国东海岸最好的自然港湾H’Penny Pier(哈彭尼码头)。

一个并不大的Harwish(哈维奇)城市,居然藏着一个超大的海湾和码头、船厂,典型的港口城市。可以停靠世界上最大集装箱船的码头,亨利八世留下的航海训练基地,拿破仑留下的防御城堡,还有成群成群的野鸟生活在这里……

坐在码头边上的长椅上,回忆着英伦乡村小镇的不同却又相同的风格,回忆着那些个大片大片收割之后铺开的金黄色土地和上面雀跃着的山鸡,回忆着乡村小道上偶尔走过的农夫模样的男女和手里牵着的狗,回忆着无法不映入眼帘的大大小小教堂的影子或者耸立的屋顶,回忆着悄然远去却无法不记忆的人来人往……

前些天,剑桥,一个落满阳光雨的庭院式小酒店,大艺术家艾先生推荐的小古与我会面。空间很美,之后的晚餐也不错,有种艺术气息之下的古老味道。

640.webp (3)小古是南京人,但已经来英国16年了,剑桥的神经科学博士读完后,又去了诺贝尔奖基地分子实验室(MRCLMB)拿了个博士后职位,再之后就职于剑桥大学的投资部门,据说是史上唯一的中国人。 小古去年离职,现在是自由职业者身份,主要忙活的事有两个:一个是为来自中英两国的投资公司和项目公司提供生物制药领域的咨询服务,收入不错;二个更有意思,她以外行人的感觉和视角,投资英国房地产生意,收入颇丰。我听了听,逻辑上对,未来需要进一步观察。

小古80后,是一个美女。 因为艾先生的引荐,我们的谈话聊天没有任何隔阂感。小古之前读过我写的散记,自然有了一些认识,不过还是很好奇我的行走,好奇我的想法以及履历……我便从“李约瑟之问”谈了“我之问”,说到感慨之时,我很动容,注意到小古悄悄的擦了擦眼角……对于世界和人类没有深刻感悟的人,是不会有此反应的…… 小古跟我讲述了她自己的一个故事,她的”纳米比亚”梦想,她的“纳米比亚”死亡之旅……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