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34: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二)

0

JIANQIAOBAIRISANJI小古和她的老公孙熠(伯明翰大学心血管疾病方面年轻的科学家)好早的时候就有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录了近百个坐标,都是些地球上奇特的地理地貌。排在前十位的三个坐标“地球之圈”、“河床上的千年枯枝”、“世界最大的沙丘”,都是来自同一个国家,那就是纳米比亚。 640.webp (4)纳米比亚在非洲,非常抱歉,她说的时候,我问了好几遍,因为我真的没有听说过这地名,仅仅凭这发音猜应该是非洲。 小古说:“2013年2月,BBC推出了大型地理纪录片《非洲》,航拍飞机将纳米比亚这片土地拍的如同史诗版恢弘。

视角从一个个生命之圈渐渐推进到干枯的河床,再一个回转便是漫无边际的纳米比亚沙丘,一直延展到南大西洋。”“3小时后,我们就定了两张飞去纳米比亚的机票。”

640.webp (5)四个月后,她和孙熠几乎用光了所有的积蓄,终于踏上了纳米比亚这片土地。前半程的旅行,那种想象之后的行走无疑是充满着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和感动,还有对于非洲这片土地热爱之后的感伤。小古拿出手机,给我翻看着那些个干枯的河床、沙丘,还有生命之圈的照片……孙熠还是获得过全球大奖的摄影师,因此这一张张照片拍的是美轮美奂……

小古遗憾的说,不过后半程中断了,因为我们发生了车祸。我刚问:“什么情况?”她说:“我是被急救飞机救回来的,重症监护室呆了8天,回到英国后又在医院治疗和理疗了8个月。”

640.webp (6)我问:“如此重大的车祸,你现在没事了吗?”她展开右手衣袖让我看了一下留下的伤疤,笑着说:“您知道吗,当时这手腕可是反转了180度,粉碎性骨折和严重移位!”“我以为一定要截肢了,这辈子钢琴也不能再弹了,结果,上帝保佑,竟然完全恢复了!”

她又说:“你知道我刚刚恢复了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吗?”“那就是和我老公又买了两张机票,飞回了纳米比亚,完成了后半程。”

640.webp (7)我问:“怎么会这样?”小古若有所思的说:“我觉得那是我重生的地方,在那里跌倒也应该在那里爬起来。”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眼角湿润了。这样一个非理性的逆向思维,即使是我这天命之人,常常去想却也常常不能丢掉黑影而勇敢的面对,更谈不上前行。一个80后的小姑娘,可以这样的去想而且这样的去做,需要的不仅仅是执着和勇气,更需要的是一种思想的阅历,淡定的心态,还有亲人最长情的陪伴。

我这才知道文静不失活泼的小古竟然还是“蚂蜂窝”的年度旅行家,她写的“在纳米比亚星空下”是“蚂蜂窝”史上最火的游记之一。她除了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都奉献给了旅行,刚刚过去的2017年,她又一个人独自驾车深入澳大利亚神秘大陆,23天穿越澳大利亚中心沙漠无人区。

这些天的随笔,有点越写越长的倾向,独自坐在较之温哥华称不上太美丽的哈维斯码头海边,望着眼前略显辽阔的海湾,偶尔驶过的帆船,悠闲自在的海鸟,一位看起来不算年轻的爸爸带领着她的女儿蹒跚学步,嘴里嚷嚷着“Where are you going? ”“This way”、“This way”……

我就想,随心所欲的想或者写,才是百日散记的真意所在。人这一辈子,真的不是算出来的,而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我们交流了很多关于剑桥、关于英国、关于中国的故事,交流最多的还是关于旅程和生命的意义,关于80后一代人的彷徨以及未来。实事求是的说,我对于80后并不陌生,我曾经说过“没有80后的项目不投”的语言。正在我反思和检讨这一语言是不是经得起考验的时候,小古的好多话不由的让我浮想联翩。

精确表达小古的一些观点,事实上有一些困难,因为好多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好在小古是个博客空间的大博主,我就摘取几段,记忆于此吧:

“说实话, 旅行是为了满足我对世界的好奇心。 世界太大, 未知的坐标太多,有生之年能够走完自己想去的地方就已很不容易。 毕竟人生的答卷是交给自己的,别人眼中的景点再好与我又有何相干?”

“每个人定义的浪漫都不相同,我心中巴黎的璀璨远远比不上纳米比亚那些干枯河床上的千年枯树。香榭丽舍大街上手握咖啡漫步街头的小资情调早已是上辈子的事情了,让我把钱花在巴黎,哪怕只是买一杯拿铁我都觉得心疼。毕竟,我对巴黎还没有足够的好奇心。”

“历史上人类文明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各个地域,但人类祖先迁徙的源头却始于非洲。既然血脉的根基秉承于这片土地上,人类都应该到这里来归根认祖,那又为何这片土地在当今后人眼中却如此的与世隔绝和陌生?难道仅仅是因为她的原始,干旱,贫穷,和艾滋病泛滥?”

“纳米比亚虽然国家已经独立,黑人终于统治了整个国家,但闹革命的领袖却不懂治国, 从白人手中接管后的国家大不如前。失业率每年上升不说,穷人还是穷的衣不遮体,倒是配合其他国家开采资源的大型工程更多了,各种矿石源源不断的出口出去。坐吃山空。”

“民族的卑微从古至今都与自我认知、经济实力紧紧挂钩。那么教育、富国是眼下唯一的途径了, 尽管太过漫长。”

“这些穷苦的人们好不容易用双手挖来几颗有些价值的石头试图卖给游客。可他们哪里知道当今的女人看上的怎会是几颗未经打磨的钻石, 她们要的是Cartier卡地亚,是Tiffany 蒂芙尼。

我实在不明白,人世间的爱情为何偏偏要用一块石头去喻意比拟呢?仅仅是因为坚硬和物以稀为贵?更何况钻石根本就不曾稀少。”

“沙漠里徒步永远都是在追逐沙丘的顶端,层出不穷的顶端,自我的顶端,不曾后退的顶端。我跟在老公后面不停的爬,奋力的爬, 那种执着好像是一种宣泄的放逐,哪怕是爬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想我都是愿意的。”

“人生有时真的很无常,完全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甚至在一霎那间人生的方向就发生了改变,但自己却没有任何预知。我一边开车一边和老公说笑着,可却从没有想过这一幕竟是我们这次旅行中最后一个欢乐的瞬间。”

“从没有想过生命会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侯结束, 一个小时前我还在欢快的笑着,突然间生命就无法逆转的进入了倒数。”

“仅仅是两人陌生人,为我们操心了这么多琐碎的细节。他们俩并没有任何宗教信仰, 却超越了任何宗教道义, 我明白在他们心中这种无私的给予早已是他们人生的一种态度, 一种无可厚非的行为准则。他的的恩情如此之重,我想在我以后的生命中,我便是要用尽一生去报答了。”

“头顶的头发秃了一大片, 实在没有勇气剃成光头,还是买了一顶假发在出门的时候能保留一点尊严避免一些尴尬。”

“整整一年, 再一次千里迢迢的回到这里,同样的车,同样的人,同样的位置。没了血迹,没了残骸也没了任何痕迹。所有的绝望和恐惧依然清晰,但似乎都已随风而去。如果人有重生,那我的就是在这里,在这片太过壮阔的纳米比亚沙漠。”

“好好活着,人生就是一场旅行。”

说走就走的旅行,实在是源于一种念想,因为她说:“去英国一定要去英国人住的乡村小屋住一住,而且要与房屋的主人们一起。”我懂了,“看看”的另外一个含义还有“Read”,“读”,即使不能完全读懂,也是旅行的全部意义。

原本目标中的最美小镇Lavenham自然要去的,不期而至的Bury St Edmunds小镇也去了,其中的美和颜色已经印记在脑海之中。

慕名前来汇合的教授们欢天喜地,相见恨晚。美国哈佛波士顿区域大名鼎鼎的“郑氏饺子”,带来了家乡的味道,我们分享了彼此的美好和祝福,分享了“缘是天份,份是人为”的简单道理,美酒再搭配上简单不能再简单的菜品,真挚的相约再见。

顾老师的辞职并不是简单的去看看世界,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她在风花雪月的大理街头转角处遇到了一段爱情。据说,男主角于夫如约与顾老师相见于成都街子古镇,后来便结了婚,生了一个女儿,还开了一家“远归客栈”,寓意是“缘归一处”。

顾老师说:“我向往的生活就是与喜欢的人在一起,一屋两人三餐四季,一生足矣。” 于夫说:“我会带她环游世界,我会陪她慢慢变老。”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