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35:中国后E的野心(一)

0

JIANQIAOBAIRISANJI

提笔写下这样一个题目,删掉了,然后又写上,觉得还是这个词恰当。商业的语境中,这是个“褒义词”。

这两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多词突然就有了忌讳,变成了“特定的含义”,稍不留神就会被“河蟹”,莫名其妙,好心好意的心思,一下子就像被泼了凉水。再仔细检查,尝试删去了好多词,还是不得要领。估计应该是后台机器人干的,猪脑子,记忆了一堆关键词,然后就是闭着眼睛傻干了。

后来又想想,这被“河蟹”了还好,怎么说也算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套路,万一“文字狱”了,秦始皇他老人家可不是吃干饭的。

剑桥的日子总是会有太多的偶遇,真的不需要太多的安排和约会。800年剑桥大学的历史和名望,吸引着一波又一波优秀的华人才俊,或者有想法的旅行者们前来沾沾“贵族”气味,圆一圆好大学的“梦想”。

崔巍教授带着后E(后EMBA商业领袖项目,简称后E)的学员们来了……

我与崔巍教授相识于2016年,地点是北京大学博雅会议中心,内容是杨勇、易辉筹建的中关村众筹研究院第一次会议,我当时做了主要发言。崔巍教授作为后E项目负责人,给予了积极的支持!中关村众筹研究院这事,非常好的模式设计和愿景,汇集了包括陈春花、盛希泰、乔迁等圈内牛人,但进展并不如意。其中原委不少,但是在我看来,缺乏“聚焦”和“一以贯之”是最大毛病。“熊瞎子掰苞米”这故事放在什么地方,都是代表着出力不讨好的干法儿。

知道崔巍教授带领学员来了英国,先是访问了巴克莱银行、罗斯柴尔德家族,还与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会晤、交流、论坛,之后要来剑桥游学四天。作为“地主”(尽管才来了短短一个月),自然要尽中国式的地主之谊,发了个短信“到了剑桥之后,康河边上酒吧喝英式啤酒。”崔巍教授也不含糊,回:“好!”

7号那天一早,崔巍教授发来短信:“剑桥活动安排挺紧,今天晚上是剑桥市市长在Fitzwilliam(菲兹威廉)学院设宴高桌晚餐!”“邀请您来参加!”

640.webp (8)高桌晚餐(Formal Hall)是剑桥一道充满仪式感的风景,每个学院都有,但都需要提前预定,一般仅开放于本院的院士、教授和学生们,每人允许带1-2名客人。遵循板上钉钉、永远不变的古老礼仪程序,比如着正装这事,那是绝对不含糊的。

我这正想安排10月或者11月预定剑桥高桌晚餐的事儿,机会来了。那就先蹭蹭崔巍教授的邀请,顺便见见来自于中国的后E企业家们,听听来自中国的声音。

Fitzwilliam(菲茨威廉)学院创办于1869年,校舍却是较新的校舍。虽然高桌晚餐不会像圣约翰学院、达尔文学院等那么古老有股穿越的味道,但安排在学生饭堂感受高桌晚餐的仪式感,也是一种特别的经历。

640.webp (9)先到了Fitzwilliam学院饭堂的接待厅,着实让我先惊了一下,并不是这学院的神圣惊到我了,而是来访的的后E学员人数之多,足足有60多人。崔巍教授说,算上前些天已经来的一批,“后E英国未来科技金融创新之旅”两期合计100多人。别说一般的访学团,即使是前些日子刚来的中欧创业营第六期也就是30多人。

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崔巍教授说:后EMBA从2011年开办以来,学员人数已经达到了3000多人的规模,其中超过680人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学员企业产值达到8万亿。这次来英国参加访学团的学员中相当比例是上市公司的老板,最大的一位73岁。

男学员们基本上都是西装革履,女学员们晚礼服更是争奇斗艳,符合中国版商学院EMBA学员一贯的出场范儿。大家过来热情的打招呼,拍照自然也是少不了的风景。我注意到,这些个价值不菲的后E企业家学员们对崔巍教授非常尊重,不乏以“恩师”相称的,而且称呼为“崔院长”而非“崔教授、崔主任或者崔老师”。

问了原委才知道,崔巍教授作为北大经管学院后E项目的创办人,2014年已经离开了北大,注册成立了新平台公司,全球招募团队,虽然是老面孔但完全是新平台了。崔巍教授说:“辞去教职,就可以完全以市场机制,即新机制来打造后E平台!”

几年不见,竟然发生这样大的变化,有故事。我笑着说:“那就要改口崔院长了!”

宽敞的学生饭堂已经布置妥当,挑空很高。相当于主席台的台子上摆了一长条桌,台子下面摆了两排更长的长条桌,客人们分坐长条桌两边。餐具、餐椅等摆放非常正规,服务是由学院的伺者们提供,与五星级酒店无二,只是更加有学院仪式感。

640.webp (10)我被邀请与崔巍院长、杰瑞米市长、部分学员坐在高桌,大部分学员坐在低桌。突然,站立旁边的伺者“咚”的一声敲了下鼓,全体起立,身穿市长袍服的杰瑞米市长认真的颂读了一段拉丁文,用餐正式开始。这段拉丁文是啥意思,好多人都说不知道,我估摸着应该是感谢上帝赐餐吧。

640.webp (11)Three courses(三道菜),头盘、主菜和甜点,一道一道,一丝不苟,餐前酒以及餐中葡萄酒充满礼仪感。

杰瑞米市长对于中国很熟悉、很友好,对于剑桥中国社区很支持,他与崔院长已经是第二次见面。席间他主动、热情的与学员们互动,本来因为仪式感太强的气氛一下子调动起来,不得不说真的是“中国力量”,看来这规矩也不一定就完全是“死”的,只要你的人足够多,你的场子足够大。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