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91:马克思先生在英国(四)

0

英伦的天气已经步入冬天,四点半钟外面就已经开始黑透了。博物馆里依然灯火通明,人流如织。我最后前往的是启蒙运动馆,馆藏的文物时间并不长,也没有那么震撼,却最有体会。就我这文物“菜鸟”而言,对现实一些的历史会更有兴趣,因为我会常常将自己迭代进去,试图去寻找我自己穿越的角色,然后以过去时候的视角去预测未来,也就是今天的世界…….这种穿越的对比,会带给我某种预知未来的能力。

640.webp (38)17世纪晚期到19世纪初期,是英国启蒙运动的时代。旧的价值观不断受到挑战,人们从理性的角度看待和理解世界。大英博物馆就是这个时期的遗产,1795年刚开放的时候,创立的目的便是打造一所全部知识的百科全书,而不是仅仅宗教的或者王权传承的历史。

大英博物馆倡导说我们不仅仅要自己去寻求知识,而且更要懂得分享,这样才会让世界美好。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十年行走计划不仅仅应该是自己的喜好,知识学习的过程,更应该是一个知识分享的旅程,让世界知道中国也有不少“懂得学习和分享”的普通中国人正在路上。

640.webp (39) 640.webp (40)整个18世纪,英国那些富有的年轻人通过旅行,寻求知识归来,带回来新的知识。科学家们找到了数学和检验数据的新方法,人类学和考古学等自然学科登上了大雅之堂。商人和探险家们周游世界,把货物和古董带回英国,尽管采取的手段不都那么光彩,比如“海盗”拥有皇家牌照就是英国的发明。不过,据说英国可以打败强大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就是依靠一名女王亲自颁发皇家牌照的海盗才得以实现这一伟大的胜利。

马克思先生从德国流亡,辗转于欧洲,最终落脚于伦敦并且完成了最伟大的《资本论》著作,应该正是因为英国启蒙运动之后包容一切新思想的社会环境所在。伦敦是这样一个地方,天空中永远飘着抑郁的云彩,却丝毫感受不到抑郁,而变成了美的颜色化身。我想,也许正是这种强烈的色差对比存在,才使工业革命可以起源于英国,才使无数的大师从伦敦和英国走出来,不仅仅影响了英国和欧洲,还影响了整个世界。不仅仅影响了西方,还影响甚至是改变了东方,比如古老的中国。

马克思先生是一个影响世界历史,不,准确的说是影响人类历史的人。关于马克思先生以及他的学说研究太多了,我选择相信,但是我必须去观察和思想。

640.webp (41)仅仅在英国,关于马克思先生的足迹,除了大英博物馆阅览室和大英图书馆,还有几处值得前往的地方,一是伦敦苏荷区(Soo Vadis)Soho餐饮机构的庞大正面,有一块蓝色的牌匾(英国特有的历史名人遗址标志),纪念着马克思在1850年时期曾经居住在迪恩街28号;二是位于克拉肯韦尔的马克思纪念图书馆,虽然马克思先生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但这座建筑是当年左翼的二十世纪报业有限公司的所在地,该公司出版了一份社会民主联盟的报纸【正义】 。 列宁流亡的时候曾经是这里的常客;三是著名的伦敦海格特公墓,马克思先生1883年去世之后就被埋葬在了这里。

写到这里,无论如何都觉得必须要提一下伟大的恩格斯先生了。如果说世界上什么是最好的朋友和事业伙伴,恩格斯先生应该就是一切人最好的楷模。马克思先生去世之后,恩格斯先生一直继续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努力,《资本论》的剩余卷以及《共产党宣言》的后期序言便全部是他一个人完成的,但是他无数次的公开表明这一切功绩都是属于马克思先生一个人。即使是1851年,马克思先生与女仆海伦·德穆恩有了一个儿子腓特烈,即被托付给一对工人夫妇收养,但名义上的父亲是恩格斯,费用等全部由恩格斯先生提供。直到1895年恩格斯先生去世之前,他才将真相告诉了腓特烈。不过,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一直存在争议,我引用于此纯属为了说明恩格斯先生的革命友谊。

640.webp (42)恩格斯先生于1895年去世,骨灰被洒在了位于英国南部的东萨塞克斯郡(East Sussex)的比奇角(Beachy Head),这里现在是一个著名的海滨旅游景点,中国游客没少前往,不过知道这事的人应该少之又少。

与马克思先生不同,恩格斯先生是一位富有的实业家和成功商人的儿子。他1870年从英国北部的曼切斯特搬到了伦敦,并在樱草花山(Primrose Hill)的 Regents Park Road 122号落了户。房子的现在也有蓝色的牌匾标志。据说旁边开有一家樱草花山书店,里面有卖《共产党宣言》的,说是站在樱草花山上,可以欣赏到伦敦的全景。

我没有前往这些值得前往的地方,一是时间确实很紧,即使我每天只睡5个小时,但是与人交流是我获得灵感和获取知识最主要的来源之一,而已经成为景点的地方往往并不需要亲自前往便可以通过其他多人的分享而鉴别感知。写作和查阅资料的时间几乎占去了我全部夜晚的时间。常常有朋友问我是啥时候完成的写作,我说“你闭眼睛的时候我睁着眼睛”就可以了。我像孩子一样,不喜欢“闭着眼睛”。

(全文共分为五部分,敬请期待下篇)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