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石激起千层浪——特朗普宣布美国从叙利亚撤军

0
在几乎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情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将从叙利亚“全部并尽快”撤出美国军队。: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不久,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旋即提出辞职。

1+突如其来的非正常宣布

北美时间12月19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用一则推文宣布,将“尽快且全部地”撤出美国驻扎在叙利亚境内的2000名特种部队士兵。

稍后,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发表声明,表示撤军业已开始并将在一个月内完成,但并未提供任何精确的数字。

这是一个完全突如其来的、循非正常管道发布的重大消息:就在17日,美国叙利亚问题特别外交代表杰弗里(James Jeffrey),17日在华盛顿智库“大西洋委员会(Atlantic Council)”表示,美国虽然没有直接动手推翻巴沙尔(Bashar al-Assad)政权的意愿,但“希望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政权”,而美国撤军“将使巴沙尔成为另一个最大的受益者”,杰弗里重申了美国的“三大目标”即“确保‘伊斯兰国’的彻底失败”、“抵制伊朗影响”和“准备政治解决方案”,他还特意强调第三条意味着“不让巴沙尔、莫斯科和德黑兰有机会宣布胜利”——这“三大目标”原本也是特朗普本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就在上周,美国“反圣战国际联盟”特使麦格古克(Brett McGurk)还表示,美军会在“叙利亚待上一段时间,即便‘伊斯兰国’的占领区都被收复,但清除其势力还需要很多时间”。

《纽约时报》报导则指出,特朗普甚至让和自己关系最密切的“西翼”即白宫幕僚们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目瞪口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驻纽约记者卜蒂埃(Grégoire Pourtier)指出,很多消息人士事先毫不知情,似乎决定系总统单独作出,且事先毫无预警。

2+

“我们美军一杆丈八蛇矛,便有万夫不当之勇”(剑桥大学官网)

特朗普的理由

事实上,特朗普并非第一次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种种迹象表明,他早就对在叙利亚维持军事存在所耗费的资金和精力,以及所承担的风险感到不耐烦。

许多分析家指出,此举主要目的是节约军费开支,尽管他增加了军费预算,但他肯定在想,撤回2000名海外部署军队有助于省下一大笔钱。

当然,特朗普不希望以失败者的面目离开叙利亚,而战场上近期的一些回馈,让他感到时机已到。

在各方打击下,曾猖獗一时的“伊斯兰国”(ISIS)江河日下,12月14日,亲美的库尔德民兵“叙利亚民主力量”(SDS)占领了幼发拉底河岸靠近叙利亚边境、“伊斯兰国”控制的最后一个城镇哈根,这让特朗普有藉口宣布“我们赢了”——事实上他也正是这样做的。在19日推特和稍晚的电视讲话中,他称“我们已经在叙利亚打败了‘伊斯兰国’,而这是特朗普派军队去叙利亚的唯一原因”、“我们赢了,所以现在是我们的军人回家的时候了,我们的孩子、女人和我们所有的人都会为之感到高兴”。

早在今年4月,特朗普就曾表示,应该让美国在中东的盟国、而非美国自己承担起在叙利亚“反恐”的重任,他所寄望的盟国包括以色列、土耳其和沙特为首的“海合会”,而以色列和土耳其正是此次对特朗普撤军宣布反应最快的国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对美国决定表示“欢迎”,称“土耳其完全可以填补在叙反恐的空白”;以色列的反应则较为保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yamin Netanyahu)称,将提前通知美国自己对撤军后果研究的结论,但“以色列可以保护自己免受邻国威胁”,而以色列驻联合国大使丹农(Danny Dannon)称“我们只能尊重美国的决定,但我们有理由对叙利亚局势、包括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表示担忧”,并强调“将继续不允许伊朗人在叙以边境建立军事基地”。

一些分析家指出,特朗普此举有避免和俄罗斯摩擦及与土耳其进行交易之嫌:特朗普曾威胁土耳其必须放弃购买俄罗斯防空导弹的意向,埃尔多安以威胁取消购买100架F15战斗机相回应,而19日当天这笔战斗机购买合同似乎被挽回了。土耳其是最希望美军撤走的盟国,因为美国在叙境内最倚靠的当地武装是库尔德民兵SDS——而那恰是土耳其耿耿于怀急欲打击的对象,因为埃尔多安认定他们和土耳其境内的同族——库尔德工人党(PKK)是一丘之貉。

当然,特朗普的铁杆反对者会立即将之和“通俄门”联系起来,认为此举是“又一个暗通普京(Vladimir Putin)的‘铁证’”

3+

库尔德民兵“你们撤了我们怎幺办”(“库尔德人民之声”)

八面来风

事实上即便是亲特朗普的势力此番也颇不以为然。

《纽约时报》称,美国国防部官员直到华盛顿时间19日上午还在试图说服特朗普“重新考虑”,五角大楼随后发表的声明措辞谨慎,仅强调“开始让我们的士兵回家”,并未谈及何时或是否要全部撤军,且称“针对‘伊斯兰国’的行动尚未结束”。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也曾警告称,撤军将“留下可以被巴沙尔政权及其支持者利用的真空”。

事实上进入夏季以来,马蒂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还有国务卿蓬佩奥(James Pompeo)都不断发出警告,强调撤军会和遏制伊朗影响力扩张的目标背道而驰。这些人在特朗普团队里角色不一、亲疏有别,且平素给人的立场也大相径庭,但在这一问题上却异口同声地希望特朗普“三思而后行”——但他们加在一起的分量,似乎还抵不过一个推特。

正因如此,撤军消息传出后,第一时间“炸营”的反倒是共和党内保守强硬派:共和党内参议员萨斯(Ben Sasse)和卢比奥(Marco Rubio,)等严厉谴责这一决定,他们的同事格雷厄姆林赛.格拉汉姆(Lindsey Graham)指责此举为“历史上最愚蠢的战略抉择之一”,并指出“特朗普正在重蹈当年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的覆辙,而他曾严厉谴责奥巴马当年的做法”——的确,长期以来特朗普习惯性批评奥巴马(Barack Obama)于2011年下令美国撤离伊拉克,称此举纵容了伊拉克马利基(Nouri Al-Maliki)政府的“宗派主义”,而后者又刺激“圣战”的复苏和“伊斯兰国”的出现,如今这些最激烈的批评者认为,特朗普的行为一如他所批评的、此前奥巴马在伊拉克所为,撤军将导致美国放弃任何叙利亚战略,此前奥巴马的一再绥靖导致俄罗斯2015年重返黎凡特,如今美国的撤军将令普京(Vladimir Putin)较以往任何时候都接近扮演该地区的裁判。

一些接近五角大楼的人士指出,特朗普此举会给人以抛弃库尔德盟友的观感,这将令从阿富汗到叶门再到索马里的各国“当地战士”产生对美国的强烈不信任感,且此举等于把叙利亚拱手让给俄罗斯和伊朗。种种迹象表明,一旦美军撤出,埃尔多安将很快对叙利亚库尔德人大打出手,正如一些评论家的话称,“库尔德人被悲惨地牺牲掉了,而‘伊斯兰国’反倒可能很快死灰复燃”。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委托分析师、曾在叙利亚拉贾停留数月(自4月起)的莱蒙(Gayle Lemmon)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如果美国撤军,“伊斯兰国”的势力很可能很快恢复到3万人以上。

问题在于特朗普战线拉得太长,“既减税又增加开支”的剪刀口不能总这样张开下去,他显然越来越强烈地认为,在中东靡费数十亿美元会削弱选民对自己的支持,而且“我们已经胜利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的如意算盘是美军撤走,但“代理人”继续待下去,从而让美国既无需直接“出血”又能维持在叙利亚的影响力。问题在于他所倚重的几个盟友,沙特被叶门内战和卡舒吉事件弄得焦头烂额,且他们和ISIS间的关系十分暧昧,在叙利亚早已站不住脚,以色列虽然靠得住,但正如其反对党工党领导人利夫尼(Tzipi Livni)所指出的,特朗普的决定是对“内塔尼亚胡式政治安全战略的沉重打击”,令后者感到尴尬和“被出卖”,同时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是一个敏感的存在,介入叙利亚问题过深,很可能帮美国的倒忙。至于土耳其,埃尔多安从来都是个实用主义者,他固然是北约成员,却也可以和普京、和巴沙尔谈“生意”(事实上也的确在这幺做),他口口声声“继续反恐”,可天知道他要反的“恐”究竟是ISIS还是“该死的库尔德民兵”——更麻烦的是,如今这几个“盟友”中,土耳其和沙特正为卡舒吉案吵翻天,埃尔多安和内塔尼亚胡间也谈不上有多融洽。

但也有人指出,所谓“美国的三大目标”其实早已不切实际,如今巴沙尔当局在伊朗和俄罗斯等盟友支持下已站稳脚跟,区区2000美国兵的行动无补于事,一旦有个闪失还会引发更严重的政治危机,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的“止损”虽然吃相难看些,倒也不失为一个“不算坏”的选项。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