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93:皮皮虾先生来剑桥

0

皮皮虾先生,因为开有一个著名的个人公众号“皮皮虾”(虾为繁体字),笔耕不辍,文章颇有风骨和深度,因此拥有不少“骨灰级”的粉丝,算是大号。

皮皮虾先生中国南京大学本科毕业,后美国求学安家去旧金山而硅谷择业长居了。典型的理工男形象,从事的行业是今天正如日中天的生物医学领域,为海外华人服务的官衔是硅谷华人生物科技协会会长,但为人沉稳,谦虚谨慎。夫人十几年前因病仙去之后,便独自一人上照看老母,下拉扯一男一女两个娃儿,硬是上做到了养老送终,下教子有方,一对儿女双双品学兼优,先后被世界级名校录取。我阅读了他2015年8月8日写的一篇文章《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刚一开头便已是泪流满面。

1

这一次,皮皮虾先生来英国,便是来探望刚刚进入牛津大学的女儿。

我与皮皮虾先生的相识时间不长,却是神交已久。我曾经以读者身份阅读过“皮皮虾”的文章,对于“皮皮虾”的名字颇有好感和记忆深刻,而皮皮虾先生通过好友相传知道我栖居硅谷百日百篇的故事。临行英国之前,我再去硅谷,硅谷食堂的Alan秘书长邀请我做一场“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影响力投资”的分享,有幸结识皮皮虾先生并一见如故,相约11月份英国见面。

皮皮虾先生果然如约来访,尽管是来探望女儿,顺访一下尚是新友的我,但是一大早从牛津乘汽车、地铁和火车一路辗转来到剑桥,我不仅仅很期待,也是心怀感激。

我们整整呆了一个白天,剑桥的风景我已经熟悉了不少,对于第一次来到剑桥的皮皮虾先生来说,我这个客串导游算是称职的。我最大的印象和收获便是与皮皮虾先生的聊天,因为他也是一个勤于思想和身体力行的人,我们自然有很多共同语言。他算是认真阅读《剑桥百日散记》的读者之一,因此不仅仅有深刻体会,而且给了我不少中肯的建议。

我是相信偶遇和缘分的,尽管时常会有不靠谱的人出现,比如开始时候热情的恨不得天天与你聊天期待得到你的回应,赞美之词堪与金将军一比,当发现无利可图或者不过如此之后,便销声匿迹杳无踪影了。这样的人我是心存感激的,因为他们的存在,我才会愈加珍惜那些个不离不弃、一路同行的有缘人,我才会不断的检讨让自己做一个正常人。

本来我想写的很多,但是想到皮皮虾先生的文字水平和大号影响力,就偷懒等着他的随笔出来,以便转发或者摘录。但是前几日因为斯坦福大学著名的首晟教授的不幸,皮皮虾先生的文字便迟迟待发,耽搁了数日。我们俩见面的时候还刚刚谈及首晟教授的科研事迹以及育儿经验,便听此噩耗,用“无语”这词来形容内心的悲痛和愤懑应该是此刻最好的心情表达——“这个世界会好吗?”

皮皮虾先生的文字平实和有感染力,他的篇幅有些长,我就不全文转载了,而摘取与我俩见面有关的段落放置如此,不仅仅是分享,更是纪念我俩剑桥的相见。期待着有缘朋友们去关注“皮皮虾”的公众号。微信搜索即可,注意注意注意“虾”是“繁体字”!本文题目是:皮皮虾:【英伦小札(二)】剑桥(2018.11.29)

2【行路不误交友:

此次剑桥游,因为有朋友张家卫教授作陪,得以省时省钱。省时是自然的,有他做向导,可以最快地找准该去的地方。而省钱则是得益于他的访问学者身份,不必在每次收费处付钱。

有张教授的引领,我们不但找准了参观的地方,而且去对了午餐的餐馆。这家店名叫Franco Manca的比萨饼店是十年前在伦敦创立的连锁店,现在英国和意大利有超过40家分店。它是用酵母做成的那不勒斯比萨饼,非常美味。

3张教授来自温哥华,几个月前在硅谷岳阳楼餐馆第一次见面认识,那次他介绍了全球投资领域的新概念。他去年曾在硅谷住了三个多月,每天一篇文章,将整整一百篇文章集结成《硅谷视界-未来大变局》一书出版。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张教授当时居然告诉我他读过我的文章,并谦称不如我有名。我只好把这当作一种鞭策了,至少要象他那样多产且出书吧。

张教授有个宏伟的计划,用十年时间,每年选择一座城市,一住三个多月,每天一篇文章,真是神仙日子啊。他去年在硅谷是第一站,今年他选择了剑桥,目前已住了九十余天,即将结束今年的独居计划,仍然是每日一篇发表在报刊上。

这次交谈中我向他建议明后年该去的城市可以考虑以色列的特拉维夫 (Tel Aviv) 和印度的班加罗尔 (Bangalore) 或海得拉巴 (Hydrabad)。另外,张教授每年都有一个跨年演讲,上千人的规模,他邀我一个月后去现场感受。

下午和张教授去了剑桥医院,据说是欧洲最大医院,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仅次于美国的NIH大医院。剑桥的医学院有些和临床关系紧密的系科也在此。医学院实力很强,有大约50多项诺奖记录,约占剑桥诺奖总数的一半。

我们去那里是要见剑桥医学院年青有为的 PI 兼博导苏李。多年前他读博的方向是人工智能,但那时这显然不是显学,于是他转向脑神经精神领域。他向我们介绍了剑桥几个不同的与精神健康有关的系、研究所,剑桥即将进行的整合,和自己的研究情况等,很有意思。我们还特别讨论了未来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影响,很有启发。】

4不知不觉,天色就完全黑了下来,我送皮皮虾先生前往火车站,话犹未尽。我也是再有五日便启程伦敦而返回温哥华了。回想我们讨论的诸多话题,关于美中、美加关系,关于文化的差异和权威的利与弊,关于行走的意义,关于婚姻和爱情,关于孩子教育以及期许,关于人到中年的新选择……

思想不是一个物件,却是每个人生命之中挥之不去、如影相随的东西。唯物主义思维认为思想属于唯心的范畴,但是引力波的发现和量子力学的进步意味着意识将会以肉眼可见的形态表现出来,尽管这一发现尚待未来科技的深度挖掘和试验。但就现实的哲学意义而言,思想是生命的全部意义,否则人类就是行尸走肉。

一路走来,喜欢善于思、勤于行的新老朋友,与他们一起同行、同乐、同喜和同悲,上可以升天,下可以入地,平日里芸芸众生,甘愿做一只忙忙碌碌、跑来跑去、有血有肉的小蚂蚁,不亦乐乎……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