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98:牛津新院士(一)

0

说起英国的大学,则无论如何绕不过牛津。牛津的名气和成就自然丝毫不会逊色于剑桥,而且论辈分,剑桥正儿八经的是牛津的儿子。800年前,因为牛津大学的一些学者与当地小镇居民的一次纠纷骚乱,死了人,一帮牛津的学者吓跑到了剑桥小城,才有了后来与牛津齐名而且闻名遐迩的剑桥大学。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常常被合称为“牛剑”。论年代,牛津大学至今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

1英伦百日,我不仅仅没有栖居牛津,更没有成行过。好多人觉得纳闷,觉得我这“第三只眼”的观察如果缺少了牛津,又怎能称得上是“英伦百日”呢。去是一定要去的!我常常说,百日行走的就是一个机缘,不是走马观花式的“上车睡觉、下车尿尿,碰到景点赶紧拍照”的游客。我除了栖居的地点之外,一切其余的景色除了心中惦记便全都相信机缘巧合。如果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如同人一辈子“生命列车”,要么就是错过左面的村庄,要么就是错过右面的牛羊。

我的百日行走,只有内心的追问,没有使命。只有因为机缘而遇见和看见,没有谋求任何权威的结论描述。我只走给自己看,走给有缘同行同喜同悲的人看,与无缘的人无关。

2牛津的位置与伦敦和剑桥处于一个类三角的地形,因此并不是一个可以顺道前往的地方。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2017年的时候,在牛津大学附近投资880万英镑购买了一个占地15英亩林地的英式庄园,作为北大汇丰商学院的牛津校区,引起不小的轰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的温哥华校友会也有此意奉献母校,因此我此行英国是有意拜访的,但是种种原因没有成约。不过,该牛津校区的其中原委和历程倒是了解的不少,比如牛津大学曾经流传着一个内部邮件,称“此牛津校区与牛津大学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最欣赏的《人类简史》、《未来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也是牛津的学者,本来有一次机会相见,却又由于时间不凑巧擦肩而过。不过,那天逛伦敦唐人街,我发现了一家也叫“光华”的书店,买了他的新书《今天简史》,如获至宝。书贵了些,但是值得。

3首控集团是一家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公司,掌门人席总当年是中国复旦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后来便下海经商,曾经在汽车零部件行业四两拨千斤,叱咤风云。再后来,涉足金融服务业,成就斐然。终究没能忘却教师的情怀,2016年将业务重点转型到了教育领域,以投资并购的手法快速扩张集团旗下的教育版图。

首控集团网站上的介绍:首控集团以教育投资为基石,金融服务及教育运营为支撑,三驾马车并驾齐驱,有机互动,打造【教育运营+金融服务】双轮驱动的教育产业运营及投融资平台。

来到剑桥之后,便听说了席总的名字,说是正在牛津读书,学习与教育有关的领导力课程,但是因为我也没有去过牛津因此便只能隔空相望了。上个月的一个下午,天下着雨,还不小,孝俊教授给我电话说席总来了,正在一家名字叫做“Architact”的酒馆喝酒呢。我跑过去,山南海北的神侃一通,同道中人,心得体会基本如出一辙。

4席总也是总保持着一脸笑容,有企业家的神韵也有学者的儒雅,彼此懂得了故事便是一见如故了。席总邀请孝俊教授和我前去牛津大学,参加12月5日的新院士聘任仪式。我这才知道他因为对牛津大学哈里斯·曼切斯特学院(Harris Manchester College)的突出贡献和对教育的独特理解,被该学院授予了院士头衔,12月5日是学院为他举办的新院士聘任仪式。

收到了哈里斯.曼切斯特学院发来的邀请函,牛津大学的日程便因此而确定了下来。

5

伦敦的帕丁顿站(Paddington Station)位于伦敦的帕丁顿地区,历史悠久,可追溯到1854年,是一个同时拥有火车和地铁的联通车站。据说这车站是不少著名电影的取景地,《28天倒数毁城》、王牌大贱谍2》等都曾在这里取景,帕丁顿车站还出现在哈利波特小说中的情节之中。当然,最可爱的是放置在车站大厅里的一尊被称为帕丁顿熊的铜像。帕丁顿熊是英国儿童文学中的一个虚构角色,第一次出现是1958年,书中的这只熊是在这个车站出现的,自然就因为帕丁顿站而闻名遐迩了。

6从地铁站出来三拐两绕的就联通了这里,非常宽广的一个火车站,远没有咱们中国高铁站的现代感,但是古老中透着井然有序。买了杯咖啡上车,去往牛津大学还要一小时的时间。

望着窗外,不自觉的又想起了《生命列车》的那段视频和文字。十几年前,我曾经将这段视频和文字推荐给当时我就职企业的员工,我们的企业文化理念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还记得企业宣传册的封底,是一张双手捧着一滴水的照片,这是我亲自选择的设计。

牛津,我来了。整整三个月之后,才来到牛津,我自己似乎显得有点不大好意思,有点托大的感觉。出了牛津火车站,一见满眼的中世纪建筑和那条潺潺的威尔河,顿时释然开来。牛津这地方,如同剑桥,最不缺的就是历史和人物,任何个人来到了这里,如果可以算作一滴水,便是高攀了。

“伦敦硬科技大赛”时候的选手祥文博士早早的就在车站外面等候,他出生于1992年,牛津大学能源材料专业,师从据说是英国材料学领域最牛的教授Peter Bruce博士。他上次路演的项目”锂电池的储能系统应用”给评委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小伙子非常谦虚,不耻下问,见到我开心的先拍个照,哥俩好!

7我们去了泼墨画一般的伍斯特学院(Worcester College ),去了最著名的基督堂学院(Christ church college),去了图书馆,走过牛津的宽街,我还点了牛津的“肯德基”,爬了最值得一登的圣玛丽大教堂。拾阶而上,登高望远,一览牛津的全景,雨雾之中,真的像一幅哈利波特电影中的古堡城。

8陪同的牛津大学化学系本科三年级同学小白指着其中的一片建筑说,这就是万灵学院(All Souls College),传说牛津的教授或者学生们,死去后的魂魄会全都回到这里……此处我只能啊啊了。这就是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不同,我们赞美鬼神往往是“叶公好龙”,而他们却往往像吉祥物一样的如影相随,比如那些骷颅头什么的,孩子们把玩着这样一个玩具觉得好酷,我却无论如何想起的第一个词汇就是“阴森恐怖”。

牛津同样的袖珍,分不清小城与大学的界限,但是其中的38个学院和无数的不是景点的景点,只能用游记的方式来说,而这方面的游记太多了,我的眼见与他们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我推荐大家阅读皮皮虾的公众号,【皮皮虾】(虾是繁体字),题目是——英伦小札(牛津的学院、酒馆、博物馆/图书馆)。

【全文分为两部分,敬请期待下期(二)】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