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99:牛津新院士(二)

0

席总的新院士聘任仪式完全是哈里斯·曼切斯特学院(Harris Manchester College) 学院安排的流程,非常正规和仪式感十足。

晚上六点,100余名被邀请的宾客们先是在学院图书馆里会面,整齐一下人员,宾主们流连于书香和书架之间热情的交流,我这还真是第一次遇到,算是开眼。

1六点半,宾客们鱼贯而入学院的音乐厅。一个小时的节目,全部是由学院大学生们演奏,钢琴、小提琴还有唱诗班学生的小合唱,安静、肃穆和悠扬。说句心里话,就我这菜鸟级的音乐鉴赏水平,如果不说是本院学生,我至少会以为他们是来自音乐学院。素质教育,看来真的不是说说口号就可以养成,环境的浸染和自由的创造才是素质教育最直接的源泉。

1七点半,全体宾客们移步到旁边的学院餐厅。餐厅比不上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或者圣约翰学院的气派,但是这座历史可追溯到1786年的学院,餐厅的风格也算是颇有气势了。依然是中规中矩的高桌晚宴仪式,敲锣、起立赞美,学院的现任院长Jane Shaw女士亲自主持。餐饮过后,首先由学院两位德高望重的教授和院士致辞,气氛很热烈,高度评价了席总的贡献,感谢他对于学院所作出的一切。

2最后是席总致辞,时间已经是九点钟了。席总带着一点幽默说:“请给我更多时间,因为我喜欢说话。”一阵爽朗的笑声之后,席总操着并不十分熟练的英文,足足讲了二十分钟。海外大学中类似场合中有如此长的发言是很少见的,我注意到在场的人嘉宾们都是认真的聆听,嘉宾中包括前牛津大学副校长兼哈里斯.曼彻斯特学院院长拉尔夫沃勒爵士(Sir Ralph Walter)、著名的伊顿中学前校长埃里克.安德森爵士(Sir Eric Anderson)等在内,不少人都拥有重量级的学术背景和头衔。席总关于他的初衷、教育理念和理想的阐述,我颇有认同感。尽管会增加今天散记的篇幅,但是我还是要摘编于此,以作未来见证:

【对我们而言,这不仅仅是一种荣誉,也是一种承担更大责任的愿望。我们承诺在我们的余生中支持牛津大学哈里斯. 曼彻斯特学院的发展。

当我决定在2015年开始专注于教育,并确定了以最好的金融方式为其他教育机构增值为目标之后,我决定将我的余生用于整合全球教育资源,通过推动教育平等改变更多人的命运。我的公司认为“金融赋能教育,教育改变命运”。它可以通过建立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来帮助教育机构做大做强,从而解决教育不平等问题。

2500年前,中国著名的古代哲学家和教育家孔子提出了“有教无类”思想。强调“教育面前人人平等”的概念。在孔子看来,穷人和富人应该享有平等的权利,可以消除差异。许多现代教育方法都赞同这一概念,包括1948年的世界“人权宣言”确立了“人人平等,教育是基本人权”的原则。

教育方面的不平等有多种形式,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这不仅仅是因为无法上学,还有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以及学生从教育中获得的东西。这就是我所经历的以及我所关注的改进之处。它不会快速或者简单的解决这一问题。但是,“教育是个人、国家和社会的最大变革因素”,我们需要持续的付出巨大努力。

那么我们如何帮助解决教育中的不平等呢?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在寻找答案。今年早些时候,当我遇到拉尔夫爵士和埃里克.安德森爵士时,我们讨论了这个问题并形成了一个新举措。如果我们通过哈里斯.曼彻斯特学院建立一个优秀学校联盟,我们不仅可以提高学生和学校的教育质量,我们还可以传播全球相关学校的影响力和声誉。我们称他们为优秀学校,不仅因为他们可以拥有选择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学和他们拥有优秀的教师,也因为他们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后者比前者更重要。通过这一联盟,可以去影响更多的人——数千、数百万甚至数千万,这是一项挑战。

世界范围内,已经有许多机构和人员接受了这一挑战。比如,斯坦福大学提出了“2025计划”,试图发展全球高等教育。他们通过在六大洲的25个国家建立了一些“影响力实验室”来实现这一目标,大大增加了斯坦福大学全球发展的多样性。于是我们想,与其将斯坦福大学2025计划作为一个项目进行讨论,毋如将其视为未来大学模式的大胆“设计”,以及建立全球影响力的方式。

斯坦福大学还在2006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在线高中。顾名思义,所有学生的学习都是在线完成的。学校已成为美国排名第一的在线高中。这是另外一种新的教育模式。

与此同时,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如何大规模扩大发展中国家的优质教育”。教育的转型变革正在世界许多地方大规模发生。但是,仍有许多国家继续努力解决如何扩大青年素质教育的问题。

一个最成功的“规模化”故事特别鼓舞人心。一名哈佛大学的毕业生,在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担任教师,然后成立了桥梁国际学院(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ies)。 她的愿景是提供持续的教师培训和支持、高级课程计划以及使用无线技术提供教育。 自2007年在肯尼亚开设第一所学校以来,这所学院已经成为非洲最大的私立学校提供者,并继续迅速扩大。 现在,他们拥有500多所学校,教育了10万多名儿童。 到2025年,他们的目标是为12个国家的1000万儿童提供高质量和低成本的教育。 这相当于英国全部学生人数的规模。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迅速采取行动建立联盟。我希望重新组织全球高质量的教育资源,以帮助提高学生的学习标准和成果。我称之为“包容性精英教育”。东西方教育体系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我认为联盟是一个加深教育哲学,文化和实践交流的机会。东西方融合可能是前进的方向。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我感到年轻,精力充沛,并认为这只是我生命中下一篇章的开始。我想创造另一个成功。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来自苹果的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生活就是改变世界,或者因为我而让世界与众不同!”

一个月前,我问我13岁的女儿在假期期间有兴趣做什么项目。我很高兴听到她想知道为什么有些学生是成功的,有些则不是,以及如何缩小这些学生之间的差距。我的儿子刚从大学毕业,他也想参与教育。我很高兴的看到新一代人从小就对教育感兴趣,我相信他们将会在未来的人生中取得伟大成就。

我们希望在牛津大学和北京建立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和资金充足的教育研究中心。研究方向集中在上述融合以及促进全世界的包容性精英教育。我们还计划在中国建立500多个学习中心。

哈里斯.曼彻斯特学院是牛津大学唯一一所可以招收21岁以上学生的学院,这为我们提供了全世界终身教育的绝佳机会。我们在教师培训方面有很好的基础,我们拥有哈里斯联盟的学校改进经验。联盟有47所学校,它改变了许多学生的命运,这些学生的背景更加艰苦,这样的改变在实践中展示了包容性的精英教育。我们公司的教育投资已经在中国拥有了近10万名学生。

我真的相信教育是社会可以做出的最有价值的投资,也是最丰厚的回报。它有能力普惠普通人,提升他们,给他们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我期待着我们的合作,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我们常常说,传播中国文化,其实并不是我们只有孔子。中国企业家群体和学者群体关于当今以及未来世界的教育理念理解和创新,好多观点和实践甚至要超过海外,而以这种完全民间自发的交流和作为,得到的往往是海外包括这些顶级高等学府发自内心的尊敬而非奉承。

3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教授、博士生导师,剑桥大学经济系访问学者,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