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华报 | 日本迎来“令和”时代

0

2019年是日本改元之年,日本政府宣布新年号为“令和”。新年号意味着新时代,应该以何种方式来开启新时代日本的政治元年,不仅会影响到当下的日本,甚至会对未来日本国家走向产生重要影响。安倍曾宣称要让2020年成为修宪元年,因为过于敏感,能否在令和时代如期实现要打个问号。

改元之年与日本政治日程高度重合,天皇退位、新帝登基,这是日本2019年最大的政治。更改年号不但对日本是件大事,也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日本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因为从裕仁到明仁,代表了日本在二战后的政治转折,从军国主义向和平主义的转变,尤其对远东周边国家和地区影响甚巨,与昔日的交战国如何深化关系是一项重大课题。

明仁退位聚焦和平遗产

日本“亲民天皇”明仁4月30日退位,在位30年间一直摸索一条与父亲裕仁不同的道路。如今明仁退位,其和平主义遗产,在首相安倍晋三的修正主义历史观及修宪倡议下能否延续下去成为焦点。

日本在二战后的新宪法列明日皇只是国家和国民的总体象征,没有实权,不过在战后40多年间,日本民众仍无法忘记裕仁战前的神格化形象。进入平成时代,明仁没有沿袭战前日皇的威权,却较父亲更深入民间,时常摸索如何做好象征性日皇的角色。

明仁在即位第3年、即1992年,不顾国内右翼反对,成为近代首名访华的日皇,并公开表示为二战时日本“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痛苦深感遗憾”。此后明仁伉俪陆续到访太平洋战争各个战场:冲绳、塞班岛、贝里琉,直至2016年到访菲律宾,悼念战役者。为此德国历史学家韦伯(Torsten Weber)称,在平成年间,“明仁比历任首相更致力于与日本的邻国复合”。

新天皇德仁继位

2016年8月,明仁向全国民众发表讲话,暗示自己想在生前退位。当时安倍领导的修宪派刚在参议院取得关键的2/3议席,铺平修宪道路,明仁表达退位被解读为有意拖延国会讨论修改和平宪法。

作为最后一次在皇宫外执行公务,日皇明仁与皇后美智子今年4月下旬出席内阁府主办的“绿色典礼”,也算是明仁在位30年纪念日。该活动向在自然环境保护和植物生态研究中取得成绩的研究者颁发“绿色学术奖”,明仁伉俪与得奖者对话,询问研究成果。

日本为庆祝皇太子德仁5月1日登基,从4月27日就开始十连休,即连续放假10天至5月6日,是约70年来最长一次连假,银行、学校、政府和很多企业闭门,不过酿酒商、酒店、零售商、餐厅和铁道营运商等获益。

4月底明仁在皇宫内安静度过数天,到4月30日傍晚,皇宫举行“退位礼正殿之仪”。

目前日本的股市虽然企稳回升,但是经济走势仍然存在不稳定因素。根据日本内阁府2018年末公布的数据,自安倍上台以来,“安倍经济学”所带来的经济景气已经持续近5年,名义GDP增速较此前虽然有所提升,但横向比较的话,日本的增速仍然落后于经合组织(OECD)主要国家。

影响日本经济的最大不稳定因素是预计于今年10月开始的消费税上调,此为日本政府弥补财政赤字特别是养老金不足的被动手段,计划将消费税定格在10%。目前消费税上调至10%的计划已推迟两次,今年10月是安倍晋三承诺的日期,在消费税上调前还有7月参议院大选以及可能的众议院大选。消费税上调是否会对自民党的选票产生影响,这是决定消费税上调与否的最大变量。即使日本政府在今年10月按期上调消费税,考虑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带来的经济刺激效果,日本经济短期内或许不会受到较大影响,但是后奥运时代日本经济如何持续也是安倍政权要考虑的问题。

平成年代被指是日本的“迷茫30年”,在经历泡沫经济爆破,又屡遭天灾人祸后,有观察家认为国民彷彿对未来失去目标,希望令和年代成新世代反思以至改变的契机。由于日本保守势力在过去30年急剧扩张,所以有学者判断在令和时代,保守主义仍将在一段时间内主控日本政治走向。德仁即位后无法以实质行动反对修改和平宪法,但仍可能像其父亲一般持续挑战既有限制,按个人意愿履行天皇职务。

目前外界估计,继位的德仁将持守父亲的和平使命和自由开明立场,但随着战时一代迅速退出幕前,民族主义遍及日本统治精英阶层,加上地区紧张局势加剧,情况不利推动明仁的和平主义及和解议程。

特朗普:德仁天皇首名国宾

4月26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了一对一会晤。特朗普表示,他5月到访日本东京前,美日双方有可能达成新贸易协议。与日方谈及移除关税方面进展良好,正跟日本商讨取消美国农产品入口关税,又表明不满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希望达成双向协议,解决问题。

安倍指出,贸易协议对日美两国经济有利,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5月访日,成为日本新天皇德仁继位后首名国宾,日本给予特朗普这样的最高礼遇,体现了美日特殊盟友关系。

基于美日两国信任,特朗普与安倍同意加快讨论,特朗普乐观预期5月底前可能与日本达成经贸协定。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日本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茂木敏充分别接任两国经贸谈判首席代表,自去年以来已进行多轮谈判。农产品及汽车成为这次美日贸易谈判焦点,日本希望将贸易谈判限于汽车、农产品等物品交易的物品贸易协定(TAG),而美方设想的是包括服务贸易在内的全面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达成。经过多轮谈判交锋后,最终日本向美国让步,即将签署的协议范围广泛,不但汽车和农产品的市场准入,而且将囊括要求日本避免为促进出口而采取的竞争性货币贬值的汇率等相关条款。

美日双方同意6月在大阪召开G20峰会合作,就贸易、数码经济、基建投资等议题寻求协议。

据悉,特朗普5月对日国事访问的行程已大体敲定,访日时他与安倍或一同观赏相扑比赛。

令和时代影响加日关系

4月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加拿大,重点关注贸易关系。双方表示加日将继续以自己的方式共同努力,在相关问题上共同发声。特鲁多强调美国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可以在安倍领导下继续前进。国际贸易部长卡尔(Jim Carr)表示,此次会晤加深了加日两国经济联系和TPP计划的效益。在TPP计划驱动下,加国向日本出口更多牛肉、猪肉与重工业机器。

2016年5月,特鲁多曾经访问过日本,那次在日本期间,还庆祝了他结婚11周年。2018年4月,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和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Taro Kono)签署军事协议,允许双方的军队在加拿大、日本和其他地方的联合演习期间共享装备。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