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02天《教师节快乐》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640 (3)

点击收听:第002天《教师节快乐》

今天是教师节,取这样一个名字,并非因为快乐,父亲刚刚离世,无论如何是快乐不起来的,但是日子还是要一天一天的过。一早起来,收到了不少“教师节快乐”的祝福,想起了几条关于“教师”的新闻旧闻,忆起了我的“教师”情结,回味“教师”,回味“教师节”,回味为啥要“教师节快乐”呢?
中国的教师节是1985年开始设立的,将每年的9月10日定为中国的教师节,是小平同志拨乱反正一系列科教兴国政策的举措之一。世界上不少国家有教师节,联合国教科文1994年还把每年的10月5日确定为“国际教师节”,受到不少国家的响应。
中国1966年开始的轰轰烈烈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之一,就是赋予了教师们另外一个遗臭万年的别号——“臭老九”。“臭老九”们的祖师爷是孔老二,名字也不是今天举国上下尊称的国师“孔子”,而是丧家之犬“孔丘”。我记得七十年代批林批孔最火的时候,父亲因为我闯祸而打我屁股,我回敬他的便是“你是孔老二!”父亲回应我的是更加猛烈的打屁股,因为他也认为我这是“骂人”的话。
每每想起这些,我不仅哑然失笑,后来我还与父亲讨论过这个问题,他略显尴尬的笑笑说:“那个时代就是骂人的话!”一点也没有为狂打我屁股而内疚。如果今天我再喊父亲“孔老二”,是不是应该就算是对父亲最崇高的赞誉了。
中国的文字世界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语境,如果我们稍微翻一翻过去的书刊,就会发现黑和白往往并不矛盾,“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还真是那么回事,转换自如,横竖都是引经据典,有理的很。写到这里,我又想了下世界上其他的地方,这样的事例似乎也不少,就比如1880年代中国先人在加拿大修太平洋铁路这事,过去的说法就是“卖苦力赚银子”,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就是专门歧视中国人的,如今中国人被平了反,还被称为“太平洋铁路的贡献者”或者说是“加拿大社会发展和进步的贡献者”   。这个例子选的并不是特别恰当,但是至少说明时代在变化,英雄和狗熊往往是同义词。
中国人坐庄,往往想将黑白颠倒一下,以显示与众不同或者说是创造点丰功伟绩。外国人坐庄,即使想颠倒一下黑白,似乎比较难,因为决策的效率太慢,制约也多,口水战无休无止,累死人也气死人。不过,一旦确定了,还真是认真,一百年不动摇大家都信。比如这中国先人远渡重洋来到加拿大参与修建太平洋铁路受到不公正待遇这事,2006年,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正式道歉,2014年,时任卑诗省省长简慧芝也出来道歉,有模有样,这事就算板上钉钉了。
这一段时间,中国学校的“小信息员”制度引起了不少的争议,不过确实厉害了得,连续掀翻了包括电子科技大学郑文峰副教授等几位没有慎言慎行的教师,在教师中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学校认为这些教师违反了师德,不能算是好老师。我翻来覆去没有读懂师德究竟是什么,难道对于所谓主流的课本标准答案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值得探索就算是师德不端,那么当年的哥白尼和布鲁诺岂不是被烧死就变得完全正确,抑或说文革后被批判的电影《决裂》中讲述“马尾巴的功能”被嘲笑也是正确的?
记得我们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即使是读到了大学,对于教师的印象和评判,往往限定于是不是和蔼可亲,是不是在他(她)的教导下学习成绩上进,如果可以被选中担任了班干部中的一官半职,便觉得某位教师是好老师,内心充满亲情的喜悦。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时候便萌生了要当老师的念头,但无论如何,我前半生的大部分时间里并没有从事教师这个光荣的职业,但是内心埋下了一颗种子,却成为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我也不确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今天,马云依照一年前的约定,正式宣布退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岗位,去当一名也许更受人尊敬的教师,我觉得挺棒的。“外星人”马云的选择逻辑至少在这个问题上与我一致,阿里巴巴如果他再不离开,要不就是阿里巴巴的下场不好,要不就是他的下场不好。至于有人拿出人家兼任“联合国数字合作联合主席”一事来说明马云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我觉得这是见不得人好的“丑陋中国人”小心眼。
小平同志拨乱反正之后,教师的地位提高了不少,百花齐放开始成为教育界的主流,“教师节快乐”似乎名副其实了不少,从师范院校不断扩招就可以窥见一斑,我觉得想投身教师这一行业或许也是耳濡目染这一变化而获得的动力所在。不过,这两年,教师的日子开始平淡起来,严格按照课本来,板书教育重新成为标准的授课方式。我是不大认同的,我始终认为,教育的本质就是教给学生以“思想的能力”而非“能力”,因为没有思想的能力,只能是工匠,永远培养不出来真正的工程师,更培养不出来真正的科学家。至于培养出未来更有作为和有担当的官员,则更不敢苟同,因为社会或者世界的进步从来都是因为有思想才会造就源源不断的创新能力,故步自封的能力只能阻碍社会或者世界的进步,这已经被世界文明史和中国文明史一而再再而三的证明了几千年。
9月6号,张家卫工作室举办了一场“行者心语——思想、行走、洞见”的启程见面会。我分享了“十年十国”、“百日百篇”之第三站“多伦多”的缘起和心路历程,更邀请了历时三个月,扬帆远航刚刚抵达温哥华的董小兵、董华夫妇和张年初、张建国等航海勇士前来分享他们的心语和历程。他们分享的语言很平和,没有豪言壮语,却充满了对大海的眷恋,对大连海事大学母校和祖国的热爱,我觉得他们是真正的教师,用航海丈量世界,以真实告知人们这个世界究竟需要一种什么样子的人文力量和人文精神,告知中国人的自信究竟应该来源于哪里,不是“战鼓擂,东风吹”,而是踏踏实实的行走和行动,与世界握手,用心语与世界对话。
我说:我讨厌大师这个词汇,因为我觉得这词汇已经被浮躁玷污的充满了讽刺。我更喜欢老师这个称呼,因为“老”较之“大”更为厚重一些,因此来的更亲切。至于教师,我觉得适合用于校园内的任课老师,而不属于普遍意义上的“老师”称谓。“教”,更应该被理解为双向或者多向,而不是单向,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
写到这里,忍不住翻出来我收到的“教师节快乐”短信息,贴在这里几条,权当祝福全天下的老师们“教师节快乐”!希望小平同志的拨乱反正千万别再给拨拉回去,教师们再变回“臭老九”,孔子先生再变回丧家狗“孔丘”或者“孔老二”。
“教师节快乐,教授,老师,兄长!”
“教授,教师节快乐!感谢在温哥华教给我的点点滴滴,不是老师胜是老师!师恩如海,感恩于心!”
“祝老师教师节快乐!身体健康!桃李满天下!”
“祝福教授节日快乐!非常想念教授!”
知道我的人,都喜欢称呼我为“张教授”,我也乐意应承,拥趸者们说“这个称呼是张家卫教授的特指”。我说:与我而言,如同“David”、“Tony”等名字称呼一样,就是一个称谓。我最准确的称呼应该是“自由学习者”,简称自由学者,或者称呼为“行者”,与《西游记》中的徒弟们一样。十年前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号是“悟心”,书房门口正儿八经的篆刻了“悟心居”三个字,自诩为排行悟空、悟能、悟净之后,算是四师兄,人间继续修炼,自得其乐,或妖或仙或人,不算是什么好人,更不是什么坏人。
1029 Club的顾主席说没有读懂我,我自己其实都没有读懂。人这一辈子,像一本书,啥时候像父亲那样真的往天堂路上去了,也许才可以说是读懂自己一二……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环球华报》社长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