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08天《幸福的马拉松》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640 (3)

点击收听:第008天《幸福的马拉松》视听版

写下今天的题目,是一天来从苏圣玛丽(Sault Ste Marie)到北湾(North Bay),一路向东的旅程之中无法挥之的问题。我无法忘怀昨天桑德贝(Thunder Bay)城市附近那座郁郁葱葱的高坡,坐落于17号高速公路的旁边,这里是苏泊尔湖的一个俯瞰点,挺拔着一尊奔跑的雕像——泰瑞·福克斯(Terry Fox)。
他的全名是Terrance  Stanley  Fox,1958年7月28日出生,1981年6月28日过世,生命定格在年轻的22岁。他是一位加拿大运动员,希望马拉松的发起人。加拿大人家喻户晓,而华人世界中知道他故事或者可以喊上他名字的人应该不多。
事实上,我也是属于无知人类之中的一个,唯一的区别是我读懂了雕像之上铭刻的文字之后,记起了温哥华斯坦利公园中也立着一尊奔跑的雕像,他的名字没有记住,只知道他是一位被加拿大人敬奉为“英雄”的马拉松跑者。
仔细查阅泰瑞.福克斯的生平,他出生于我们刚刚离开的曼省温尼伯市,年少时侯随父母迁居到了BC省大温地区的高贵林市。他考取的大学是西蒙菲沙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专业是人体运动学(Kinesiology)。他热爱运动,是一名马拉松运动的爱好者,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体育老师。
1976年11月,18岁的泰瑞.福克斯因为驾车分心而发生了车祸,当时他没有受伤,只是觉得右膝有些疼痛,所以也没有在意。然而1977年,他的右膝突然感到剧烈的疼痛,入院检查后,被确诊为恶性骨肉瘤(骨癌的一种),需要立刻截肢,然后进行化疗。医生在他右膝的上方15厘米处施行了截肢手术。但他的厄运并没有因为失去右腿而结束,医生告诉他存活的概率只有50%。听到这个数字,泰瑞.福克斯非常的沮丧,不过医生安慰他说:两年前骨癌的存活率仅仅有15%,应该感谢这两年不断钻研癌症治疗的专家们,存活率才会提高到了50%。医生的这一番话,让泰瑞.福克斯意识到持续不断的研究癌症治疗可以挽救更多癌症患者的生命。在接受化疗的16个月中,他不仅忍受了无数身体上的苦痛,更是被许多与他一样的癌症病人触动的心痛不已。于是他为自己树立了一个目标:要用自己的行动和生命为癌症研究基金筹款,鼓励癌症患者们顽强的活下去。
1980年4月12日,21岁的泰瑞.福克斯去了加拿大最东部的省份——纽芬兰省圣约翰市,将他的义肢在辽阔的大西洋岸边浸了一下海水,便开始了“希望马拉松”的奔跑,他的计划是横跨加拿大,从东到西跑遍十个省,最后回到父母身边—BC省,将他的义肢再浸一下更辽阔的太平洋海水。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穿越加拿大的大小城市与乡镇,每天都会跑大约40公里(25英里),相当于一个全马。
“如果每人给我捐赠1美元,那我就可以募集到2300万美元。”这句话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然而随着泰瑞.福克斯丈量的脚步不断向前,人们慢慢看到了这场“希望马拉松”背后的希望。这个年轻人的勇气与意志感动了整个加拿大,人们纷纷解囊相助。对于泰瑞.福克斯来说,这场长跑不仅是对他意志和毅力上的考验,更让他经受了难以想象的肉体上的痛苦。由于他的右腿不能提供正常的缓冲力和蹬力,所以只能由左腿额外地多垫一步,于是形成了特有的一跃一拐的跑姿。义肢常常把他的右腿磨得鲜血直流,而他的左腿膝关节因为负担过度而疼痛难忍。每次开跑,右腿都要熬过二十多分钟的剧痛,然后才能缓和下来。
1980年9月1日那天,当他跑到安大略省桑德贝(Thunder Bay),也就是我们昨天停留城市的时候,由于癌细胞已快速地蔓延到他的肺部,他发起了高烧并陷入了昏迷,就在雕像矗立的地方,他不得不停下了一跃一拐的脚步。
他跑了143天,跑了5373公里,募得了2417万加元的巨款。他跑坏了8双鞋子、更换了9条义肢。
1981年6月28日,22岁的泰瑞.福克斯离开了人世。
马拉松是什么?马拉松的英文是Marathon,1896年首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被列为正式竞赛项目之一。1921年,马拉松的长度被规定为42公里195米(26英里385码),全程马拉松,一般简称为全马。
马拉松的名称来自于公元前490年古希腊时代雅典与波斯之间的马拉松战役。相传希腊在这场战役中击败了波斯军队,雅典士兵菲迪皮德斯为了传达获胜讯息,从马拉松平原跑回雅典报捷,也是力竭而死。马拉松到雅典的距离是40公里(25英里),泰瑞.福克斯每天奔跑的距离正是这个数字。
据说全世界每年举办的马拉松比赛超过800个,而泰瑞.福克斯的幸福马拉松又有何不同?
马拉松的跑者们是为了证明跑者们的勇气和毅力,换句话说,是用自己的勇气和毅力激励其他的跑者以坚持的信念和行动,不断的超越自己、战胜自己。而泰瑞.福克斯的“幸福马拉松”是用自己的勇气和毅力,唤醒人类对于他人幸福的关爱,希望再没有病痛,希望癌症患者们可以用勇气和毅力战胜病魔,让世界变得更幸福。
幸福是什么呢?
苏格拉底认为,人类比起“活着”,更应该重视和正确认识“好好活着”这一概念。
亚里士多德认为,追求幸福的行为本身即是至善,是一种自足并且永远的状态。
基督教认为,个人在人间的努力无法带来真正的幸福,真正的福分由神所赐予的恩典而来。
东汉·许慎《说文》中说:幸—吉而免凶也;福:佑也。二字连用,谓祈望得福。
我觉得,幸福是炎炎沙漠之上的一掬清凉,寒冬腊月的一堆柴火,奉献之后诚心诚意的一声“应该的”,感恩之时内心涌动要报答的憧憬。幸福是一种比较之后获得的心理安慰,是一种因为平静和付出而获得的满足,是一种因为真实和善良而获得的良心安宁,是一种因为真心爱过的不懊悔,是一种失去之后检讨自己不是的拳拳之心……
泰瑞.福克斯将他的马拉松定义为“幸福”,我想除了祝愿天下癌症患者可以幸福之外,也是欣慰自己心意达成,即使无法亲见却可以预见无数人的幸福圆满。
 “希望马拉松”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为癌症研究募捐的活动,每一年的9月第二个周末,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50多个国家都会有无数的人以各种形式参加“希望马拉松”。该活动的发起者说:“泰瑞.福克斯提前结束了‘希望马拉松’,但他没有失败。他如同天空中划过的一颗流星,光芒虽然远在天际,却在黑暗的夜晚更无比明亮。”
我们沿着17号高速公路行驶,标有泰瑞.福克斯曾经奔跑过留下的足迹标志牌不时的闪过……加拿大全国有32条道路,14所小学,14座雕像以泰瑞.福克斯的名字命名。
如果将生命比作为一场马拉松,我希望我们是幸福的,是一场幸福的马拉松。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