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11天《加拿大华人的希望 (二)》 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640 (3)

点击收听:第011天《加拿大华人的希望 (二)》 视听版

胡子修先生是加拿大华裔移民的杰出代表之一,他早年从新加坡移民加拿大,因此英文名字Victor Oh中的胡姓不是Hu,而是Oh。他移民后先是房地产领域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同时积极参与社区活动和社会公益,赢得赞誉和声誉,2013年1月获前总理哈珀任命为联邦参议员。
著名的渥太华国会山庄于去年圣诞节后进入了漫长的十年大修期,参议院就搬入了距离不远的新址——一座由渥太华老火车站改造成的新参议院办公大楼。上午十点,胡子修先生特意邀请我们一行七人前往参观,参议长乔治·富里(George J. Furey)先生也难得的出现在现场,当听说我们是从温哥华自驾十一天,一路考察联邦大选前华人华情的时候,高兴的与我们攀谈,合影留念。
胡子修先生介绍说:上周三(11日),众议院解散了,国会议员都变成了候选人,敲门拜票去了,总理也停职了。联邦大选一开始,参议院就变成了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目前乔治议长是加拿大国家的临时最高首脑。
新参议院办公大楼的保安非常严格,内部装饰充满着低调的奢华,很艺术也很庄重,参议员会议厅的桌椅以及大楼主要的办公家具都是从老国会山庄搬过来的,尽量保持着原来的调调。胡子修先生亲自带我们进入参议员们开会的地方,详细讲解了参议院的议事规则以及参议员们如何履行义务和行使权力。105位参议员的座位是固定的 ,每张桌子上都刻着对应参议员的名字。我们在胡子修先生的座位旁边与他合影,打趣道:我们或许也会成为未来的加拿大联邦参议员!胡子修先生连连称是。
我们在想,这应该是胡子修先生的真挚希望!我们也愿意相信,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华裔身影现身在加拿大的政坛,发挥影响力,为加拿大做出贡献。
随后,我们与胡子修先生以及他的助理以午餐会的形式进行了深度交流,胡参议员非常坦诚的表达了他的观点。我觉得作为一个移民超过40年的加拿大现任参议员,与他的对话或许更具有现实意义和建设性。
问:为什们加拿大参众两院的华裔比例这么低呢?怎样解决呢?
答:原因一是华人不愿意站出来参选,站出来却没有选上,在加拿大的法律层面没有任何歧视华人的规定,但是一些人的内心可能会有,因此更需要华人的积极发声;二是华人不够团结。但是,华人参选也并不是仅仅华人去投票,大量的还是其他族裔的投票。
我上一次去温哥华,参加了孔庆存先生举办的参政议政促进华人投票的活动,非常好。我经常去学校,给年轻人特别是华人第二代,讲公民权利以及投票的重要性,讲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如果我们仅仅简单的讲民主制度,而不去投票,那就是假民主。国会议员也不会在意你的诉求。
历史的看,如果组建少数党政府,一般执政不会超过两年,就会下台。因为党派之间一定会有矛盾,一拉就倒了,甚至半年、一年就会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导致倒台。
新移民不断的来到,我也会常去参加他们的宣誓仪式。公民投票这个事业,需要一代一代人的去推广。
问:您是怎样走上从政道路的?
答:我是1978年从新加坡移民来到加拿大。参议员或者说国会议员,这是一个没有申请表的职业。我一路上积极参与社区,参与公益,早年的时候一直在主流社区活动,那时华人社区还不是特别大。我住在密西沙加市(Mississauga),遇到后来90多岁还当选市长的的麦考莲(Hazel McCallion)女士,她一路带我,鼓励和支持我。当时联邦要找一个华裔参议员,她就给总理写信,出来为我站台,希望我来代表华裔担任参议员。
我以前是做房地产开发,与中国方面的贸易也有做。成为参议员之后,也接任了加中议会协会的上下两院共同主席,与中国人大常委会直接联系和互访,商讨有关机制问题。从2011年开始担任参议员算起,一晃已经8年了。我跟其他参议员说:我是亚太地区的专家,你们是欧洲地区的专家。
加拿大虽然是多元文化,但我们还是需要继续推广。我们还是非常少的族裔,因此我努力与其他参议员保持良好的互动,我经常与他们一起参加国际会议,建立了很好的同事和朋友关系。比如议长乔治先生是自由党,我是保守党,但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他前两年去北京访问的行程都是我陪同参加的。
问:关于不满18岁的青少年C—6国籍法案,是您提出来的吧?
答:C—6国籍法修正案,其中允许未成年永久居民单独申请入籍。此项修正案是我提出来的,并得到了参众两院以及各党派的支持。这项提案适用于寻求庇护的或父母疏于照顾的孩子以及不想跟随父母回到祖籍国的 18 岁以下的永久居民。
不满18岁的青少年,可以自己去申请入籍,这帮助了很多青少年成为公民,他们就不会受到父母(比如英语不好、或者有其他的回国想法)的影响。可以自己去申请,他们的申请费从650加元减到100加元。目前正在执行中,如果你们朋友的孩子有申请成功的,请告诉我,我可以去与移民宣誓法官一起为他颁发公民证书,致鼓励欢迎词。
问: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像您一样的华人身影,但是现在看到有一种反多元化的思潮,您怎样看?
答:因为如此,所以我们要去投票!
我已经注意到,已经有华裔在国会山庄工作。他们以后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国会议员。因此,我特别要求助理去请他们都来参加我的活动。哈勃总理的司机后来就成为了国会议员。近朱者赤,我们需要更多的华人来参与政治。
我是加拿大历史上第二个成为联邦参议员的华裔。即使是现在,整个国会山庄也几乎全部是白人,华裔的身影很少。
问:为什么华人不愿意参与政治?
答:中华5000年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华人的封建观念就是不搞政治,认为政治最脏,忽视了政治可以改变你的孩子,改变你的人生;当然还有语言的很大因素。
印度人就完全不同,目前加拿大政府里有5位部长,有22位国会议员,有4位参议员。
问:不同年龄公民参政的方式是什么?
答:对于年轻人而言,还是要多去社区,西人非常看重社区的志愿者服务。因为一人一票,一定要去与西人社会多在一起,因为他们是主流,他们的选票也是主流。
近几年来,主流报纸对华人是很不利的,全部是负面的。难道中国就没有做一件好事吗?所有报纸对华人背景的政客,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抹黑。一旦出现一个什么事件,就可能导致轩然大波。
问:今年年初的时候,一位加拿大的资深记者写了一本书《熊猫的利爪》,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您怎么看?
答:《熊猫的利爪》一书,抹黑中国和海外华人,是他个人的的观点,并不能完全代表全加拿大人。中国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努力,使得那么多的人口脱贫,这是最大的人权,这在西方的民主国家也是难以做到的。
2017年,加拿大的主流报纸把我放了四次头版,攻击我。但是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自己站出来,去投票。
问:加拿大经济最近几年一直停滞不前,我们认为还是要把经济的饼做大,您是怎样评价加拿大的经济,对于未来有什么看法?
答:我和其他参议员跑了包括北部等很多地方。加拿大3500万人口,太富饶了,这个国家如果搞好了可以比沙特阿拉伯国家还要富有。上台的政客们只要好好开发,就一定可以做的更好。
问:前些年来加拿大投资的中资大部分都失败了,您怎么看?如何看待中国市场和中国资本?
答:很多的中资来加拿大,都是我参与引进的。投资成功或者失败,主要是市场的因素,比如石油市场的变化。也有管理的因素,比如如何更好的融入当地社会,适应当地法律法规等方面。
中国开放航空市场,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各航空公司都购买了大量的新飞机,买的都是波音或者是空客。这是什么概念,极大的促进了世界的经济。但是,现在没有人讲。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对于世界经济发展是非常大的贡献。加币汇率往下走,就是因为资源没有很好的开发和利用。
问:华人积极出来投票,鼓励年轻人从政,如何保证选出来的人是可靠的人,为民造福?
答:就是要看政党的政纲。要搞好经济,才会更好。否则光讲民权,怎么会天上永远掉馅饼?政治的导向就应该是创造财富。要选出来有经验的政客,不能越选越差。 
胡子修先生很健谈,作为从新加坡早年移民加拿大的华华裔参议员,准确的说,应该是有华裔血统的加拿大参议员,两个多小时的交流过程中,他讲得最多的两个词,就是“投票”和“参与”。
午餐会的时候,我们特别邀请了来自渥太华卡尔顿大学大一的学生、年仅18岁的华楷闻(Kevin Hua)同学一起,他刚刚通过NDP联邦选区的提名,将以候选人身份代表NDP 参加联邦国会议员的十月份大选,而全部渥太华的选区今年只有他一个华人参选。他的父母来自中国,2000年移民来到加拿大,Kevin本人出生于渥太华。他学的就是政治,父母很支持他的选择,他的英文流利,中文也可以比较流畅的交流和表达。交流过程中他一直很温和的坐着,耐心回答着我们的问题,不是一个高谈阔论的大男孩。
Kevin说:我一直在政治方面有浓厚兴趣。很多人不喜欢政治,但总有人要先走一步,这是我们华人后代的希望!
谈到华人参政议政的话题,胡子修先生坚定的认为培养年轻一代参政是华人的希望。他本人经常在国会山庄接待一些优秀的年轻代表,鼓励和帮助年轻人们参政。他说:只有这样,华人才能够在这个多元文化的国家里获得平等的待遇。
加拿大联邦参议院的另外一位华裔参议员是胡元豹先生,他是2016年10月获得现总理特鲁多的任命。我很荣幸,在我担任研究员的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胡元豹先生是中心的高级研究员。
午后渥太华的阳光充足的很,与胡子修先生以及Kevin同学话别之后,我们步行走到了城市中心的联邦广场,远远望去,一座拱形的纪念碑高高的耸立着,顶部立着两尊象征着和平与自由的雕像,和平女神手持着橄榄枝做的花环,自由女神手持着一柄燃烧的火炬。阳光灿烂的照着,有些晃眼。踱到碑的眼前,抚摸着花岗岩建成的碑面,端详着22个象征骑兵、炮兵、工兵和空 军、海军等形象的铜像,很逼真,不自觉的想起北京天安门广场上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浮雕……思索着正义与非正义的大大小小的战争,不知道躺在这里或者那里的将士们,是不是后悔过他们曾经的选择和希望……
正在发呆的时候,眼前慢慢的走过去一位看起来无精打采的老人,刚觉得有些面熟,同伴们说“这不是麦家廉先生嘛!”果然是他,今年1月份因为发表“如果美国放弃引渡memg公主,对加拿大来说’就太棒了’ ”的言论而被辞职的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先生。加拿大的政客们丢掉了或者离开了公职,就是普通百姓一个,而口碑和能力才是他们赖以生存或者生存更好的保证。事实上,西方的绝大多数民主国家好像都是这样,公务员就是一份“为人民服务”的职位或者说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当然,还有他们的荣誉。
【未完待续,明天(三)】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