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16天《图书节的湖畔浪漫》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640 (3)

点击收听:第016天《图书节的湖畔浪漫》视听版

全加拿大论起来,说多伦多是个大城市,还真是这么回事,我今天开车跑了跑,果然名不虚传。我查了查,大多伦多地区的面积约630平方公里,GDP占了加拿大国内生产总值的20%,人口约为593万,其中华人人口是70万,无论从哪个方面论,绝对的加拿大第一名。
温哥华与之相比,华人人口比例更高,但是如果论最适合人类居住,除了讨厌冬天的阴雨绵绵,还有偏潮湿的温带海洋气候,绝大多数的人类会更喜欢温哥华的惬意和美。当然,如果论其他方面,温哥华的排名可要靠后了,但是房子、汽油等物价却比多伦多要贵出去20—30%,这倒是千真万确的事儿。
来多伦多算是安顿了下来,租住在北约克一个已经至少50年历史Townhouse的三楼,楼上楼下住了其他三位老外,年轻人,互相安静的很。孔先生临行前跑来我住的附近味.后海火锅喝了一顿,正高谈阔论之时,小伙子经理走过来温柔的提醒我们“一个半小时”的就餐时间到了。原来人家火锅就餐的时间限时一个半小时,过时是要翻台的。我们这光顾着说话,竟然没仔细看人家菜单上的“红字”标识。交涉无果,领教,也好,散了去,约好“温哥华再见”。
来了一个新城市,除了朋友推荐和介绍之外,最好的方法就是漫无边际的网上“淘宝”攻略,即自己去发现可以打动你的东西,屡试不爽。世界上最好的风景往往是因为“发现”和“遇见”,而非“著名”,你赞同吗?
这不,前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据称是加拿大最大的户外图书和杂志节正在多伦多举办,主办方的名字挺吸引眼球—The Word On The Street,是一家非营利组织。今年是第30届,算是大庆的节日。网站上说:“2019 Festival——Hundreds of readings and activities. The best selection of Canadian writing. Canada’s largest FREE book and magazine festival ! ”
Google地图上左搜右查,地址Queens Quay West 235号,多伦多Downtown的Harbour Quay,中文叫湖滨码头,不过总觉得显示不出来应有的内涵,所以这中文称呼我问了一圈才得到答案。我直觉这是一个多伦多可以发呆的地方。
周日下午三点,我驱车到了湖滨码头附近,远远的就将车送去了罗渣士中心(Roger Center)附近的地下停车场,标记是停到第二天早上五点需要27加元,感觉比温哥华的Downtown还便宜点。
沿着皇后码头(Queens Quay)路溜达,远远的便望见一个又一个的白色简易帐篷,坐落在湖边的小广场。走进去,人不多不少,数百人的样子。独立作者们像小商贩一样守着自己的摊位和自己的书,规模大一些的出版公司为了招揽读者,便会搞出些摆拍的姿势,喧哗一下。二手书的帐篷外明显的人多,显得很热闹,看来这老外读者也是哪里便宜就往哪里钻。
我沿着帐篷转了几圈,发现讲座非常有创意。简单的台子和音响设备,简单的桌椅板凳。尽管是户外,但演讲人和主持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没有咱们中国人习惯中的大喇叭鼎沸,听众们或坐或起,悄然无声。我坐了一会,是一个对话沙龙,一位女性作者正在分享她书中的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癌症家庭不幸的遭遇,说到动情处,竟然有些哽咽。这种闹市之中以平静心态描述故事的人和场景,常常令我动容。每每这个时候,我都要检讨自己一番,为自己的虚荣捶胸顿足一番。
满场子都是英文的图书,没有发现中文书。作者大多是白人,也有其他肤色的人,但是我没有发现有华人作者。以前,我与加拿大枫叶出版社的创始人桑宜川教授还有环球华报的司晓红社长讨论过海外出版图书的事情,但是似乎中文书的市场有限,主要是懂得中文的读者数量太少,而即使翻译成英文,除了推广的渠道与主流书商之间缺乏有效合作之外,又有哪些图书或者内容可以引起老外们的兴趣呢?我们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说的…..前些日子读了一个骂莫言的文章,跟帖的群情激愤,“汉奸”、“卖国贼”的一股脑全都用上了。想想这莫言的诺贝尔奖要郁闷死,难道这诺贝尔奖以后咱们中国人也不待见啦!
主办方The Word On The Street宣传网页上说,每年的9月都会吸引200,000名的读者、200名表演者和250个参展商。但是,从我的今日观察看,有些言过其实,即使算上同时在萨斯卡通、卡尔加里、莱斯布里奇等其他三个城市的书展,20万人的数字好像也比较难。
不过,今天的湖滨码头图书节还是给了我一些启发,即所谓高大上的活动,应该回归到最美的自然中去,以最小或者最环保的成本,将那些所谓高大上的作品推广出去…..不丢人,而且觉得好酷的样子。如果再有机会我也想去去试试这广场练摊卖书的感觉。当然,人家这场子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来摆摊的,这地方有一个响亮的名字“Harbourfront Center”,1972年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至于在公共场地演讲,记得是2016年和2017年两次,因为《小众崛起》和《众筹学》的发行,我去深圳中心书城的大台阶演讲,说是冯唐、敬一丹、李银河等不少的名人都来讲过,完全开放的公共空间,挺好的感觉,为此我还写过一篇文字《中国梦,可以从这里崛起》。不过,与多伦多码头边上练摊,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安大略湖畔的码头很美。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书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散了,似乎一会儿的功夫,人和书就没了踪影,白色的小帐篷一个个都还在那里立着,恢复了湖滨广场原来的漂亮模样。
我已经坐在湖边的长椅上好久了,写下了这些文字,背后就是无数风景照片中出现过的多伦多城市景观和高耸如云的电视塔。张望着眼前并不喧嚣的湖面,也是湛蓝,真的就是海的模样,数着一架一架飞机缓缓的降落在湖心岛机场,看着三三两两的观光船懒洋洋的逛来逛去……
夜灯初上了,安大略湖和城市变得璀璨起来,刚才还在唱歌的海鸥不知道飞去了哪里,眼前多了一对一对的情侣依偎,远处的天空变得瑰丽起来,城市安静的似乎只听到湖水和风的声音…..我知道,美好也是要休息的,太阳去了,月亮和星星开始上班。其实,我更喜欢现在的美好,浪漫之中还带着一丝暧昧,人都睡了,独有你一人不睡…..
多伦多的夜,好美!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