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19天《数风流人物(三)》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640 (3)

点击收听:第019天《数风流人物(三)》视听版

维基百科说:迈克尔·李·钦(Michael Lee-Chin),出生于1951年1月3日,是牙买加-加拿大的商业大亨,投资者和慈善家,是波特兰控股公司(Portland Holdings Inc.)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波特兰控股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安大略省的加拿大私人投资控股公司,主要业务是管理私募和公募股权投资,以至直接拥有和经营不同行业的公司,其业务包括金融服务,房地产,媒体和电讯业等。截至2018年3月,他的净资产为39.5亿加元,是加拿大排行第20位的超级富豪。
2003年的时候,他向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承诺捐赠3000万美元。他还曾向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麦克马斯特大学和约瑟夫·布兰特医院基金会等大学和慈善组织进行了数以千万计的大额捐款。
Lee-Chin的祖父和外祖父是中国客家人,祖母和外祖母是牙买加人,亲生父亲Aston Lee在他出生前就离家出走去了英国。母亲Gloria一个人把他带大,7岁时候,继父Vincent Chen走进了他的家庭,又添了6个弟弟和1个妹妹。加拿大排名前20 的富豪当中,除了他以外,大部分都是家族传承企业,因为在加拿大依靠个人打拼可以进入顶尖排行榜的概率并不高。Lee-Chin打破了这个神话,而且他的血统中一半是华裔。
同在加拿大商业杂志2018年度富豪榜单中, Joseph Tsai (蔡崇信)以143.6亿加元的身价排位 第2名,李嘉诚先生的小儿子Richard Li(李泽楷)以59.9亿加元的个人财富排位第 12,他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华裔。但是蔡先生是凭借阿里巴巴在中国市场和股票市场上的强劲表现获益,而李先生无疑是传承了家族品牌的巨大实力和影响力,他们与Lee-Chin白手起家并在加拿大本土创业成功的路径完全不同。
从14岁开始,他就开始打工,做过园艺工和游轮上的行李员。1970年凭借牙买加的一笔奖学金来到了加拿大安大略省哈密尔顿的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留学,专业是土木工程。1974年拿到学位后回去牙买加,1977年又回到加拿大,先做了一小段门卫工作,接着涉足财务投资领域,曾做过财务顾问和区域经理。1983年,他从银行贷款50 万加元,买入麦肯锡金融集团的一些股份,4年之后,这笔投资升值到350万加元。他拿出了其中的20万加元买下了安大略省 Kitchener一家名为Advantage Investment Council的投资公司,该公司当时管理的资产只有80万加元。Lee-Chen将它改名为AIC,这就是今天闻名投资界的巨无霸共同基金AIC Canada的起源。如今,该公司控制着超过60亿美元的资产,是美国第11大共同基金公司,Lee-Chin同时是AIC的主席。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中国展馆为什么可以如此高调,似乎就找到了理由。一个是藏品确实是多,加拿大人怀履光先生等对中国怀有特殊感情的人士做出了巨大贡献。另一个就是华裔血统的加拿大人Lee-Chin先生对于新馆扩建工程的大手笔贡献。
我认真听了和读了Lee-Chin的故事之后,觉得华人融入主流或者说进入主流并非是梦想,而是现实正在发生的故事。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我便与Vivian寻了Bloor街邻特色酒吧街叫了一杯咖啡、一个薯条和半打牡蛎,再一次谈起宏利金融的成长史,聊起大楼公共空间墙面上以画板方式醒目标记130年发展历程的创意,聊起宏利金融创始人夫妇的雕像,一反常规,不取雕像,而取浇筑雕像的石膏外壳作为130年起点的见证,堂而皇之的立在130年历史的起点,其中深意非仅仅创意可以解释完全。
斗转星移,似乎真的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今天的日程之中,本来毫无相干的游走,却注定有着千丝万缕。Michael  Lee-Chin摆脱业绩困局,也或者说最大的一笔交易,正是2009年8月将AIC Ltd. 的加拿大零售投资基金业务出售给宏利金融(Manulife)。当时,他对伯灵顿邮报说:“此次出售反映了我们重返管理资金根源并专注于我们投资咨询服务的总体战略。”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项统计表明,超过1000万件中国文物流失海外,现藏于47个国家至少200家博物馆中的就有167万多件。其中,数量可观的流失文物是珍品、孤品。2005年的时候,中国国家文物局启动了“中国流失海外文物调查项目”,会同公安机关建立文物被盗流失的完整证据链。但是,界定流失在外文物“非法”与否,标准始终非常模糊。时移世易,沧桑变幻,流失在外的中国文物大多几经转手,人们更多的是无奈,掺杂着愤怒,也有不少人暗自庆幸,庆幸这些珍贵的文物至今还可以存在于世上,让更多人去了解古老中国的璀璨文明。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建立之时,整个世界的殖民时代已经接近尾声,所以博物馆的其他国家藏品大多是从伦敦等地购买的。例如博物馆中最早的中国文物汉代绿釉陶就是查尔斯·科瑞利1907年从埃及购买的。而中国的第一部《文物保护法》1930年才诞生,因此,文物界和法律界有一种说法,就是在这之前外国人到中国境内收集文物并运出国境并不受法律限制。因此,博物馆在成立之初的二三十年里,有机会直接收集大量中国文物,而且价格比从伦敦购买要便宜四五倍。换句话说,加拿大人怀履光1928年将《弥勒佛说法图》带到加拿大,不算是偷,是买。另外,中国方面至今也从未向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提出过任何文物归还等方面的要求,似乎也佐证了这一观点。
天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丛林法则尽管我们讨厌,却是一条至今颠扑不破的道理,人类这种动物,无论再怎么进化,也脱不了动物或者说“禽兽”的本性。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君主与百姓之间,官与民之间,说穿了,看透了,就与这“禽兽”一般,赢了就是霸主,代表着正义和文明,就是好官,输了就是窃国大盗,代表着邪恶和倒退,就是流寇 、贱民。从1840年算起的中国近代史,或者说从清帝退位的1912年算起的中国近代史,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中满眼的是血泪史,或者说 “斗争” 史 ,似乎这世界,或者说中国就没和平过,满目疮痍,哪里还会出现不朽的文物宝藏和博物馆、不朽的一流大学、不朽的真大师,出现百年的金字民族招牌,出现草根逆袭的真富翁,……
【未完待续,明天续(四)】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