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36天《感恩快乐》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星环听视界- 张家卫《百日散记》1

点击收听:第036天《感恩快乐》视听版

 

今天,是加拿大感恩节的日子,2019年10月的第二个周一,14号。加上前面的两天周末,三天小长假。远在异乡的加拿大人一般都要在今天前赶回来与家人团聚,共庆佳节。如果一定要与中国相比,我觉得像中国的中秋节。

中国人即使生活在海外,一般也还是喜欢中国的传统节日。遇到海外的圣诞节、感恩节,还有复活节、万圣节这些大大小小的节日,高兴是高兴,不过也就是与人家同乐同乐,却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儿……比如,餐馆、商场、咖啡馆啥的,早早的就会关门,甚至干脆歇业,老板员工一股脑的回家过节去了。

我比较喜欢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只因为“感恩”(Thanksgiving)二字。我们中国的语境之下,即使不愿意承认“普世价值”,但是一定认为“感恩”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衔环结草,以恩报德;知恩图报,善莫大焉;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淡看世事去如烟,铭记恩情存如血……中国式的“感恩”句子不比外国人少。事实上,中国“语言”上的东西较之西方或者任何其他国家从来就没有输过,仁人志士、大师先知也从来没有缺席过中国从商朝以来3600年的王朝舞台,至于荣辱就要看皇帝们的心情了。

一个人的硅谷、剑桥和多伦多,因为一个人的自由,便可以放纵的去挥霍今天的日子,而挥霍今天最好的方法就是以空灵的心情去念想每一个生命中应该感恩的人们。2017年,硅谷感恩节我用一束金黄色的太阳花诠释了“感恩节”的颜色是“幸福”。2018年的剑桥,我真挚的说了一声“感恩遇见”,感动了大家,更感动了我自己。今天我回复“感恩节快乐”的时候,少打出了一个字,变成了“感恩快乐”,我觉得这是上帝的意思。2019年的多伦多,我最想表达的感恩是“感恩快乐”! 因为你们的存在,我知道了“感恩”的源泉或者说“感恩”的尽头,就是“快乐”而非其他的词汇……

凌晨时间,我将白天去Costco花了7.99加元买回来的烤鸡放到烤箱里回了回炉,特意将时间调久了一些,我觉得皱巴巴、略有些肉干的烤鸡会更好吃些。我给自己倒了半杯黑方威士忌,杯子是前两天刚买回的MIKASA水晶品牌。想了想,还缺点东西,又去煮了三颗代表着丰收的甜玉米,摆在我的小书桌上,荧光台灯照着,挤挤的一堆,真有点节日的味道。再循环播放着加拿大歌手Michael  Bublé的歌声,顿时感觉到了一种“感恩”的快乐:一幕一幕、一段一段、一个一个曾经的感恩时节……

夜已经很深了,突然想起白求恩故居的格雷文赫斯特(Gravenhurst)小镇和蜜月湖(Muskoka Lake)的约定,将之前一直犹豫的订单下了提交(Offer)。早上醒来,Airbnb的房东Elaine热情的留言来了:热烈欢迎!

感恩节的天空秋高气爽,从繁忙的401高速转400高速再走11号省道,一路向北,两个小时的车程,满眼的层林尽染,多伦多城市和沿途的小镇已经掩映在五彩斑斓的秋色之中。

第二次来到“坏小子”白求恩故居的地方,住在蜜月湖边的格雷文赫斯特式小屋,距离故居仅仅是五分钟的车程。男主人Dave 65岁,体育老师,精神头很足,聊了半个小时,他说这房子建于1944年,至今已经有75年的历史。布置的很有加拿大人的调调,我知道来对了。

下午时候,他们去朋友家节日去了。我先是屋子里逛逛,然后走出去寻了一家Oliver’s Coffee 发了发呆。夜幕时候走在小镇的街道上,发现了一家难得开门纳客的中餐馆饱餐了一顿。中餐馆有一个好听的名字“人力车”,攀谈知道已经开了64年。现在的老板是第五波接棒人,广东来的,也已经做了10年。我问店员是如何知道有64年的历史,他说是老板从墙壁上贴的旧报纸中发现,因为报纸的日期是1955年。

我们都知道中加建交是1970年10月,现在整整是49周年。其时的总理是老特鲁多先生,正是他的任上给西方世界长期有争议的白求恩先生平的反,为其树碑立传。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一直记着他的好。即便1986年他已经不是加拿大总理,再来中国时邓爷爷仍然会见了他。

加拿大人不仅仅是白求恩先生、老特鲁多先生,对于中国有恩的人大有人在。上世纪60代早期,中国正处在冷战的巅峰,面临西方的全面经济封锁。加拿大农业部部长埃尔文. 希尔顿 (Alvin Hamilton)先生却硬是抵制了美国和加拿大国内的重压,组织了向中国的主要粮食销售。

1961年,他拿自己的政治生涯为中国人做了一场赌注,他递交了辞呈说:“ 我相信以中国人几千年的文明,只会暂时地缺钱,却不会缺少智慧。总理阁下,如果您不同意把我们的小麦出口到中国,那么,我还不如辞职,您另请高明。”  当时的加拿大总理约翰·迪芬贝克(John Diefenbaker)勇敢的站到了希尔顿一边,选择了去帮助中国人。

当时的中国正遭受大跃进政策之后广泛的饥荒和营养缺乏。加拿大运去的粮食有如上帝派遣,拯救了成千上万的生命。历史学者们认为突围性的粮食销售是双边关系进展的一个主要分水岭。中国官方回忆录中给予了高度评价。

1973年,老特鲁多访华前,曾特意定制了50枚古铜色的白求恩纪念章,并选取其中2枚作为加拿大总理首次访华的礼物,送给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

2016年8月30日,43年过去,在老特鲁多故去十余年之后,小特鲁多以加拿大总理的身份去中国访问, 他又努力找到了一枚当年特制的纪念章带去中国,送给了李克强总理。

小特鲁多说:“这是中加友谊持续多年的一个象征。我也希望以这样一个特殊的方式,推动中加关系重启新篇章。”

有记者问小特鲁多带上了自己的女儿是不是一个特意的安排,他回答说:“第一次来中国时,我还是个小男孩,当时我父亲是总理。这次是我作为总理对中国进行的第一次正式访问,所以我特别带上了我的女儿,这样她就可以像我随父访华一样了解中国。”

Meng公主事件之后,中国和加拿大的关系掉到了冰洞里。偶尔的时候我去翻翻中国愤青们的留言,其污言秽语简直不堪入目,中国人嘴里念叨的 “滴水之恩” 荡然无存。看来大国的博弈,博弈的是政治,而不是恩情。

2019年6月27日,CBC资深记者唐·皮蒂斯(Don  Pittis)撰文表示:加拿大商界意识到,中国愿意牺牲长期的合作关系,而使用短期霸凌手段来迫使加拿大就范,中国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贸易伙伴。

我不相信中国人是皮蒂斯笔下的样子,我相信埃尔文.希尔顿部长说的:“我相信以中国人几千年的文明,只会暂时地缺钱,却不会缺少智慧。” 我说:“ 如果中国不缺钱,就更不应该缺少智慧!”

佛法中,经常说“报四重恩”:一是感念佛陀摄受我以正法之恩,二是感念父母生养抚育我之恩,三是感念师长启我懵懂、导我入真理之恩,四是感念施主供养滋润我色身之恩。

我说:感恩快乐!感恩世间万物,感恩一切有缘同行的人们曾经、正在或者未来将会带来的一切美好和快乐!我相信,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懂得“感恩”的……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