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39天《伙伴的力量》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星环听视界- 张家卫《百日散记》1

点击收听:第039天《伙伴的力量》视听版

 

中国古代军队每十名士兵要共用一火煮食,同火者互相称呼为火伴,后来加了偏旁而变为伙伴,倒是象形了人的形象。现代字典中指一同生活或者共事者,亦引申为工作搭档或者商业之间的合作关系。伙伴的英文是Battle buddy,简称是battle。在美国大兵的口语中是指同伴制中分配的二人组密友,互相监督和帮助,避免军人产生失落、自杀或者其他的负面情绪,是军队中的最小单位。加拿大、以色列和新加坡等国家也有类似的用语。大千世界进化的过程之中,语言或者说文字也在进化,以讹传讹少却了不少的原文深意。常常时候,语言和文字也变成了符号,拎出来就用了,听懂听不懂的说了就行。“伙伴”一词,我们常常会用到,喜欢挂在嘴边,甚至写在协议上,却不知道其源于“火”字。而“共火”的交情如果真的用大兵们的语境去解读,便可以还原“伙伴”的真意。晓波是我的好伙伴!我们俩因为北大光华相识12年,算是一个纪或者说一个轮回的交情。2018年11月,我在剑桥的时候,他从新加坡打了飞的赶来,相会了三十个小时,第二天便返回新加坡,只为了见见,为了彼此倾听一下伙伴的体验和心语。

晓波说:“教授,以我对你的认识,我知道你在做一件不仅仅是你喜欢,而是一件可以称为行为艺术的事情,你的研究和行走本身的意义甚至超越了内容本身,这就是影响力投资!”

“我希望可以去支持你未来的行走,哪怕是一站。我同样希望如果哪一天我陷入了一种纠结,如果有你在,也许一句话就可以让我拨开云雾,这是金钱换不来的财富。”

晓波是一位成功的投资人,取得过一连串耀眼的业绩和荣誉。作为著名的新加坡风和集团的合伙人,他的合作伙伴有中国投资市场最早的操盘手之一胡猛先生和阿里巴巴最早的天使投资人和首任CTO吴炯先生。汉庭、聚美优品、微医集团、海底捞等企业的背后,都闪现着他们的身影。

晓波最喜欢讨论的往往不是投资,而是马拉松。他早早的就跑完了世界上六大满贯,是国内最早完成这一赛事的Top 30。2019年2月,他与66名跑者用了19天的时间,完成了环台湾岛马拉松一周,共计1045公里。刚刚过去的九月,晓波和他的团队策划的台湾环岛跑者圆梦计划的新书《1045追梦的距离》以及纪录片发布会、摄影展等活动以低调且奢华的方式在台湾北部的乌来(U—Lay)举行。遗憾我正在多伦多百日期间,无法成行,甚是遗憾。阅读了晓波发出的一则朋友圈,不禁笑了起来,这就是年轻晓波可爱的模样。

“第五届乌来马拉松鸣枪起跑前,组委会特地安排曾经完成环台湾岛超马挑战的跑者登台……海峡对岸十几亿人唯波哥代表了~小得意哈!”

晓波将马拉松的精神和文化注入到了风和资本,也注入到了他的生活。2019年5月份,我与英明师兄等六人组结伴前往新加坡,欢聚一堂。临别的时候,晓波与我坐在酒店大堂吧里又深刻的交流了对于好生意的看法,对于慈善和公益的探寻,对于影响力投资未来的期许。聊起我的十年十国、百日百篇计划,晓波又重复了剑桥时候曾经对我说的话,希望十年行走可以凝聚更多的真心支持者,大家以伙伴的关系同行,让行走影响更多的伙伴级有缘人。

禅宗里有一则小故事:有个小和尚问老和尚:“师父,你年轻的时候都干些什么呢?” 师父说:“我就是砍柴、挑水、做饭。” 小和尚又问:“那你得道开悟之后,你又都干些什么呢?” 师父说:“我还是挑水、砍柴、做饭。” 小和尚问:“那有什么区别呢?你活了一辈子也没什么进步啊。” 老和尚说:“不对,有进步。我年轻时,砍柴的时候想着挑水,挑水的时候想着做饭。现在呢,我开悟了,我现在砍柴的时候就砍柴,挑水的时候就挑水,做饭的时候就做饭。”

因为公义教授的基因类药物的研究,我们发明了一个词汇“Half Life”,我便常常拿过来用,觉得好的很,一下子会觉得自己像婴儿般闪亮。前半生的日子无论多么美好或者不堪,终究成为过去。伙伴并不常有,能一路同行的其实很少,并不简单的是因为伙伴们没心没肺,更多的应该是“缘分”二字未到。我属于明明知道伙伴难觅更难持久,却依然不改初衷,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终究会好的。“Half Life” ,晓波以他的方式让我知道,我的坚持和行为是对的。

“  “十年十国”、“十城十大”、百日百篇”计划,2017年美国硅谷是第一站,2018年英国剑桥是第二站,2019年是加拿大多伦多第三站。

该计划源于张家卫教授本人的内心,追求 “你见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与谁在一起” 的 ”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追求一份内心宁静和真实。以散记方式记忆行走、洞见和思想的印记,是另外一种记录和分享的坚持。

张家卫教授正在进行的“小众行为学”的研究和实践,是“十年十国、十座城市、十所大学”的布道之旅,希冀以脚步丈量研究的意义。晓波是成功的投资人,是马拉松跑者,更是思想者,是张家卫教授的伙伴,也是他行走的见证者,希望可以通过“资助”的方式,让小众同行充满温暖,让世界再多一份关注。张家卫教授内心充满感动,因为行走的路上需要语言的鼓励,也需要“真金白银”的支持。”

晓波决定以Qiming Foundation (祺鸣基金)的名义支持张家卫小众行为学研究基金,支持我十年行走的第三站——加拿大多伦多百日百篇行走计划,支持的加元数额是六位数。以上的引号段落是我们之间君子协议的引言。关于用途,晓波说:“让张家卫教授不必以自己的金钱去做金钱办不到的事情,全身心的行走、洞见和思想,100天以及与之相关的费用支出应该以足额的方式予以资助,这是价值认可的一种体现。”

这是“价值”的试金石,是一份沉甸甸的信任,更是一份相伴的并肩。于我而言,十年行走的洞见和思想可以传播于更广阔的小众人群,是我的心愿,而晓波的Qiming Foundation (祺鸣基金)一定可以帮助我去将“感恩和奉献”的理念传播的更广、更远。QIMING “祺鸣“,是晓波两个儿子名字里的俩个字,晓波说:“希望他们能慢慢理解老爸的一些想法和做法……”

Qiming Foundation (祺鸣基金)的Logo 将放到每一篇《散记》的下面,我起了个名字:首席伙伴支持者。晓波说:“就算抛砖引玉,希望对您身边其他资源有所影响和带动…… 人生苦短,如果说有些许意义或许能雁过留痕,若能启迪他人,则就更功德无量!”

一路走来,真的需要感恩每一份的遇见。我记录着他们的名字,以我的方式去回报每一份支持。执著和耐心的去做小众通证,希望可以真的将滴水之恩永存,期待十年行走终点的时候可以让小众通证不仅仅是一份行走的记录,更是一份感恩的图腾。图腾柱下,拍一张大合照的留影,才是人间艳阳天。

收到晓波的电汇和留言,我很感动。走在多伦多大学已经开始凛冽的大草坪之上,我想了很多,记忆起身边每一份支持和每一位支持者的名字,我常常纳闷于我怎么可能记住如此之多的人和事,也许这就是一种伙伴的力量。

“未来不迎,当时不杂,过往不恋。” 这是曾国藩老先生的一句话,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种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执著行为,我却以为这并非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心态的表达。老和尚砍柴、挑水、做饭,表面上看这是一种行为的延续,事实上是一种心态。纷杂的世界里,如果我们可以将一切手中的活计,都理解为砍柴、挑水、做饭,岂不是世界将变得透明和干净,简单起来……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