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42天《写的走题了【邂逅弗洛伊德(三)】》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星环听视界- 张家卫《百日散记》1

点击收听:第042天《写的走题了【邂逅弗洛伊德(三)】》视听版

老同学相见,阳明讲的一句话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忍俊不禁。他刚落地加拿大时候曾经在一家小旅馆做housekeeper(客房服务员)。他说  “ 我离开那家小旅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凡是去逛街、餐馆、做客……遇到洗手间不清洁,便有一股忍不住洗刷马桶的冲动 …… ” 他说的很认真,却笑的我前仰后合,然后我们一起哈哈大笑了半天。

 

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有不堪的经历和过往,或者一度尴尬和无法自拔的境遇,生活也因此才可以称得上是“酸甜苦辣”。移民海外的中国人,并非都是十里洋场,风光无限的灯红酒绿,好空气和蓝天之下的新老移民,《北京人在纽约》、《北京遇到西雅图》和《刮痧》、《不见不散》等电影故事也许比刷屏的朋友圈晒图来的更真实和实在一些。难得的是回首过去,相逢一笑泯恩仇般的练达,好像是说别人家的故事,或者觉得这是一生中最出彩的一段时光。因为我们苦过,但是不能说我们不快乐。

 

阳明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很惬意。船舶老轨的待遇相当不错,六位数的工资水平,绝对的个人纳税大户。按照加拿大的海上工种规定,每年工作六个月,休息六个月,却要拿着全年的薪水。每年圣诞节之后到来年的三月份,大湖上是封航的季节,因此全部的大湖船舶都将停航进入到维护保养期。阳明休假的月份里最喜欢的事就是出国度假旅行,聊起古巴的阳光海岸如数家珍。家里也添置了小型游艇和皮划艇,因为他最喜欢的事就是去钓鱼和大湖荡舟。老轨是船舶上技术部门的最高职务,因此并不需要值班,需要的是一手过硬技术和责任心,而阳明做起来是游刃有余。我说:“你现在是典型加拿大人的生活!”

 

与阳明的聊天,老友重逢,自然少不了身边朋友的家长里短,但更多的是对于人生过往的嬉笑怒骂,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他很平和,也很豁达,不喜欢拍照。我在5号闸口下船,他特意请太太过来接我。她太太跟我说:“除了有时候犟些,其他都挺好。心眼好,心软,愿意帮助人……” 我说:“好人!”

 

北美五大湖,英语说是Great Lakes,是位于加拿大与美国交界处的五个大型淡水湖泊。按面积从大到小是苏必利尔湖(Lake Superior)、休伦湖(Lake Huron)、密歇根湖(Lake Michigan)、伊利湖(Lake Erie)和安大略湖(Lake Ontario)。其中,密歇根湖属于美国,其它四大湖为加拿大和美国共有,湖的中线即为分割线。

 

加拿大和美国的边境线分割大概是世界上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一根根直线像用尺子画出来的,绝对没有蜿蜒曲折,看不到“寸土必争”的锯齿痕迹,也是一对奇葩。从1812年那场以 “烧了白宫” 为结尾的 “被遗忘的战争” 结束开始,加拿大和美国再没有兵戎相见,加拿大境内原来防范美国人的种种设施和考量,渐渐地都转成了民用,或者干脆变成了文物。加拿大人好像再没有担心过美国人会打过来。

夏天的时候,我与一位温哥华的兵器爱好者聊天,聊到太平洋两岸大国如果军事对峙互发洲际导弹,温哥华会不会是最安全的地块。他说:“温哥华位于太平洋西部海岸,也许不是目标,却是太平洋东岸大国发射过来洲际导弹的弹道通路,万一被西部大国拦截或者故障,掉到温哥华的概率也是有的……” “那怎么办呢?” “离开温哥华,去BC省的大北部或者往东部班夫方向的小镇迁移,被威胁的概率性就会大大降低。” 他家的后院很大,院子里有几颗参天大树,坐在二楼宽敞的露台之上,沐浴着夕阳,品着一壶好茶,我们聊得挺认真。说完之后,我们却哈哈大笑,因为和平的年代里这些讨论似乎只能当作笑话回味,但是现实往往却并不都是笑话。

 

1933年纳粹德国上台,开始迫害犹太人,弗洛伊德的书在柏林也被公开烧毁。1938年,奥地利被纳粹德国占领,但身为犹太人的弗洛伊德仍不愿离开维也纳。最后,他最爱的女儿安娜被捕,房屋屡遭纳粹抢劫,他才终于不得已同意去伦敦。他的四个妹妹后来都在奥地利遭纳粹分子杀害。一年后,1939年9月23日,弗洛伊德在英国伦敦去世,时年83岁。当世界被颠倒的时候,个人的名望和地位在强权的眼里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是眼里的沙子,经常时候成为生命的累赘。

 

加拿大的大湖运输是一系列连接大西洋至北美五大湖的运河、船闸和航道,以圣罗伦斯河为名。海道全長3700公里,东起加拿大的魁北克省,西至威兰运河在伊利湖的出口,并包含该运河在内的航道,船舶还可以从此处一直航行到苏必略湖的尽头,即五大湖的最西端。据统计,美国和加拿大两国约有四分之一的人口居住在这一流域。中国的长江全长6300公里,黄河5464公里,养育了一江一河两岸流域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长江和黄河的航运条件事实上较之加拿大的大湖航运条件要好,比如加拿大就需要修建相当数量的船闸才可以将各大湖之间的运输打通,而长江和黄河水道却是天然的“黄金水道”。

 

中国的长江三峡大坝工程一直是坊间争议的热点,水运优先还是电力优先是当时最重要的一个考量。我无意于去评价这一巨大工程的对与错,因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永远是硬币的两个方面。新中国成立以来,以“敢叫旧貌换新颜”的精神,在长江的干流和支流上修建了五万多座大坝水库,三峡大坝的建设,无疑是20世纪最大的长江改造工程,将长江一分为二。长江的自然河流生态被极大的改变是不争的事实,通航水路总长度和通航能力萎缩也是不争的事实。历史上黄河也曾经是黄金水道,新中国成立后,“振兴母亲河”的口号一直在提,最近大领导视察黄河,又提新要求,但是黄河航运昨日黄花不仅仅是昨日,而是前日的前日了。

 

有专家认为,对长江和黄河,中国追求的是百分之一百以上的开发和控制,而在欧洲等西方国家则认为河流的开发程度应控制在百分之五之内,最大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五。我认可这一观点,但是中国的发展确实有中国特色,有点“”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味道。2016年5月,大领导到黑龙江省伊春市考察,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伊春是我非常喜欢的地方,中国难得的负氧离子大森林尚存的城市,我觉得是中国大地上难得的一个可以终老的北方小城。我正巧随后去了那里,见到了满是口号标语的新气象。我觉得大领导的话是对的,但是我跟同行的朋友说:“中小企业主们的生意要难做了”。很快,环保部门的“雷霆”政策出台了,顷刻间中小企业主尸横遍野,怨声载道……最近,《猪肉价居高不下,国家现在鼓励养猪,养猪业要重新被激活了?》类的新闻评论文章连篇累牍,其矛头直指两年前“全国所有禁养区的猪场都要完成关闭或搬迁”的整治运动。

 

写着写着有些走题了!其实,作为中国人,看到别人家的好东西,总想学到咱们自己家去。看到了加拿大看似平淡无奇,却具有可持续发展的大湖通航能力以及环境极其优美的航道两侧的青山绿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干事业需要“韬光养晦”。规划局和环保局不能是橡皮图章,更不能是运动的发起者,百年大计或者说千年大计,需要的是高瞻远瞩,造福子孙,更需要实事求是,讲信用,不能朝令夕改。

【未完待续,明天续(四)】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