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环·听视界 | 第047天《 与天堂上的人对话 | 邂逅弗洛伊德(八)》视听版

0

本栏目由星环移民独家冠名播出

@ 音频为原创,转载请标明出处

640 (3)

点击收听:第047天《 与天堂上的人对话 | 邂逅弗洛伊德(八)》视听版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弗洛伊德的哲学理念传到中国,为中国许多人文学者认知自我、洞察社会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视角。但精神分析法作为一种治疗心灵伤痛的医术,真正传入中国还是八十年代以后的事情。对皇帝父母俯首听命了几千年的中国人能有找回自我的勇气吗?当代中国是否需要弗洛伊德的精神慰籍?正确的回答是肯定的,但是中国人骨子里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根深蒂固,嘴上说的与行动上做的常常是两回事,可以让“本我”释放,最大化“自我”的选择,是一堂人人会说,却甚少有人可以做到的功课。

弗洛伊德的再次归来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刚刚从文革的十年“探索”中喘过气来。老一代的知识分子梦想破灭,惊魂未定,“莫论国事”的教诲到了今天依然如新,再成新常态。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巨大经济成就让贫穷的中国人终于可以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天天吃白面馒头和白米饭。但人是一种坐在沙发里会陷入苦恼的高级动物,生性悲天悯人,毛病的很。弗洛伊德的精神哲学思考便让不少人或清醒,或更加混沌起来。因此,弗洛伊德在中国更多时候是一种时尚,而非是一种思考的工具。

加拿大的土壤似乎发酵了普通中国人思考的智慧,我发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如你所想,在过着你想要的生活!

尼亚加拉小镇坐落在尼亚加拉河进入安大略湖入口处,首先是一个有故事的小镇,离不开美国人与英国人殖民时期加拿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我就不去碎碎念了。早上,顺着马路旁的林荫小道,穿过大树林立的公园,坐在一袭白色的教堂聆听礼拜,走过街面上毫不掩饰的墓园,坐在十字路口纪念钟塔旁边的台阶上看人来人往和车水马龙……我说:这是一个可以一天发呆的小镇,每一个角落都透着冥想的气息。

一位老者坐在墓园旁边的长椅上,大大的树荫下面,旁若无人的捧着一本书读着,我远远的拍下了这张照片。“又是墓地?” “是的,与天堂上的人对话,书或许就是最好的上帝语言。”

距离大瀑布仅仅是二十几分钟的车程,接近黄昏,沿着尼亚加拉河,我驱车前往。加拿大这地方,走的多了,便会觉得这里真的是一个升级版的社会主义大农村。广袤的田野,一幢幢大房子,满眼的绿树成荫,草坪和花儿草儿,河水滚滚而下,车子不紧不慢的跑着,一路除了驻足拍照的游人也没看到太多的百姓,一切都是自然的样子…….

进了城,远远的便瞧见了尼亚加拉大瀑布,将车寻了 “Falls Parking” 停下,大瀑布观光的长长步行道上人头攒动起来,从美国方向涌过来的湖水冲过山羊岛,奔腾而下,升腾起腾云驾雾般的团团水汽,马蹄形状的山崖接过滚滚湖水,猛地一下将其瓢泼般的倒了下去,一浪一浪,发出巨大的声响,轰隆隆、轰隆隆……70多米的落差,湖水砸到山崖下的水面上,腾起一股股更猛烈的水汽出来,升腾再升腾……远远望去,100多米宽的马蹄湾瀑布宛如人间仙境,小镇的彩色激光灯打上去,颜色缤纷起来……加美彩虹桥旁边的美国瀑布和新娘面纱瀑布,小一些但是中规中矩,有点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意境,对面的美国洋山岛,夜幕降临的 时候,灯光并不璀璨,却映照的有些美国式的霸气范儿。

我沿着大瀑布的观光道往市中心的方向走着,来来往往的是乘着夜色观景的人们,抬头望着高耸入云的观光塔、Casino和大酒店的霓虹灯招牌闪耀……我就在想,美国与加拿大这一对冤家,为什么就可以和好而且像亲兄弟一样呢?中国与苏联或者说俄国就不行呢?五颜六色的人,不同的语言汇集在这里,为什么可以没有吵杂声音,只有大瀑布的隆隆回响?阳明、白先生、Jacky来到了加拿大,甘于栖身于小镇,以近乎理想的姿态平静的生活,却并不颓废,满满的正能量与坚持,与亿万怀揣“大国梦”的同胞们又有何不同呢?尼亚加拉大瀑布事实上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纪,但是真正有名气仅仅是最近两个世纪的事情,早些时候那些个人类为什么就没有云集于此呢?尼亚加拉半岛的著名并非仅仅因为大瀑布的壮美和葡萄酒庄的江湖地位,尼亚加拉河因为运河船闸的设计将安大略湖与其他北美四大湖联通起来,历经几个年代却没停息,是一个浩大和祖孙万代的工程,代表着加拿大式的骄傲。我走在略有些冰冷的大瀑布观光道上,歇息在无人的长椅上瞎想,一个人的世界与两个人的世界,或者与芸芸众生的世界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不同,亲情、友情、恋情亦或是掏心窝子的爱情本质上到底有什么不同……

美国心理学家T. H. 黧黑说: “如果一个人的伟大程度可以用他对后世的影响来衡量,那么弗洛伊德无疑是最伟大的心理学家。几乎没有一项探讨人性的问题没有被他触及过。他的学说影响了文学、哲学、神学、伦理学、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流行心理学……弗洛伊德、达尔文和马克思可算是20世纪西方思潮的三位先知……他公开宣称和哥白尼、达尔文站在同一线上,向人们幼稚的自我中心挑战,希望唤醒人类,使之迈向成熟的自知之明。他对人类的本性和必然的灾难充满了悲观的结论,但在这种悲观的宿命论中却存在着一丝的希望,希望人们能以理智面对自己的潜意识和黑暗的本性,唯有如此才能扭转人类的命运。”

弗洛伊德在早期的时候,把人格分为潜意识、前意识和意识三个层次。在晚期,他进一步提出了新的人格学说,提出人格是由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部分组成。本我按照快乐原则行事,自我按照现实原则行事,超我按照至善原则行事。精神分析心理学的研究对象事实上就是研究这三部分的内容和相互关系。

【未完待续,明天续(九)】

111

作者: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美国索菲亚大学、英国剑桥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目前主要从事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环球华报》首席顾问。

640 (5)

播音:司晓红
640 (4)
栏目总监:Yuki
内容合作投稿邮箱 edit@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